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七章 骨尺乱影诀?挠痒都不够

见自己的攻击如此轻易得手,尺泽先是一愣,转而耻笑道:“什么凡界无人可敌,小小年纪实力是不错,可也未免太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被我这上品玄宝骨尺配以骨尺乱影决围困住,过不了多久你的骨头就会一点点让骨尺击碎,看你还有什么能力灭我孤尺宗!”
法令声落,尺泽一甩将手中骨尺猛然扔出,道道骨白色元力于尺泽丹田尺骨灵涡中散出灌入骨尺,得到尺骨元力的加持,骨尺表面骨白色光芒爆闪不已,转而像是爆炸一样分散成九十九把袖珍小尺直奔凌逸包围而去,一时间,凌逸便是猝不及防的被漫天尺影包裹在内。
话虽这么说着,李众心里却在嘲讽着:你们再怎么看重他,他不还是着了人家的道?拖吧,拖的时间久了一旦凌逸受伤甚至身死,到时候看你们收场,好心当成驴肝肺,哼!
心中想法被凌逸一语道破,尺泽也不再多做解释,一手举尺一手掐诀,及至凌逸身前十几丈处陡然喝m.hetushu.com道:“骨尺乱影决!”
看着血辉那饱含冷意的双眼,李众连忙把头低下说道:“不,不,凌逸使者的名声如今冠绝仙郡,在下不敢小觑半分。”
再说天真的尺泽,遥看凌逸还在挥洒着优雅的剑招催动血色剑芒劈斩护罩,立即大喝一声制止道:“凌逸!和一个阵法撕斗有何意思,让尺某来会会你这血剑!”
话音落下,尺泽举着自己那与其同生的本命宝器骨尺凌然窜出万元骨尺大阵的保护范围,朝凌逸悍然冲去!
就在不知内情的人以为凌逸要遭到骨尺碎骨之灾,即将受伤败退时,一声悠然的言语突然于那漫天尺影中发出,所有观战修士无一不闻言色变,其中脸色变化最丰富的,当属自信满满的尺泽本人!
尺泽没有回应,而是翻手取出一把五尺长短的骨白色尺状宝器抓在了手里,伸手抚摸了一下骨尺表面一根根微不可查的细小骨刺,尺泽高举骨尺回应凌逸道:“你的和-图-书本事尺某早有耳闻,尺某自知不是渡劫期圆满修士的敌手,可我混迹修真界数千年,经历大小磨难无数,从来没有一次退缩认命过,废话少说,如若尺某注定死在你的手上,也算是无憾了!”
看着尺泽和沈峰两人惊惧的表情,凌逸嗤笑一声,接着再次举剑疯狂而飘逸的在骨白色光罩上连连猛刺,万道血红色剑影穿梭变幻,凌逸在一刹那挥剑次数难辨,可不管是孤尺宗一众还是高空上俯瞰的三殿之人都不难望见,凌逸每一剑挥出都伴随着一道残影停滞在半空久久不散,几乎每一个刹那瞬息,皆有上百个交杂在一起的凌逸举剑斩刺护罩。
“骨尺乱影决……挠痒的力度都不够,还想打碎我的骨头?”
血灵剑剑灵小十那张稚嫩的童颜出现在血灵剑剑身表层,望着那双近在咫尺的血瞳,尺泽心头骇然万分,剑虽未砍在他的身上,他却不由自主的连连往后退去,而他旁边的孤尺宗副宗主沈峰和*图*书见状同样惊骇无比,凌空跟着尺泽下降了十几丈距离,生怕那血剑穿过光罩刺死他二人。
凌逸闻言冲着尺泽笑了笑,随即把视线又放在了万元尺骨大阵上,举剑扭了扭脖子说道:“尺泽宗主这万元尺骨大阵也不赖,居然能抵下我这一剑之威,不过无论如何,尺泽宗主你的下场已经落定,不如你还是自行了断,也省却你我的时间。”
“不行,若是再任由大阵损坏,没了大阵的加持,凭我渡劫中期之境决然不是这小子的对手,看来唯有力敌迎战了!”
“好!”沈峰作为尺泽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两人之间不仅默契十足,更是彼此在修真界里最为相信的兄弟,然而尺泽却没有看到,在他和沈峰商讨完计策转身看向凌逸时,后者嘴角扯起了一抹诡异阴狠的微笑。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万元尺骨大阵形成的护罩在凌逸源源不断的劈斩下震颤不已,随后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发出,距离光罩最近的尺泽和*图*书恐惧的看到,自己赖以抵挡先前三殿之人进攻的万元尺骨大阵俨然趋于毁坏,骨白色光罩上一道道裂纹犹如冰面受到巨石砸击分裂凝现,而他因为大阵提升的境界也开始有了收缩的迹象。
骨白色尺影在围绕凌逸攻击了一盏茶的功夫后依然没有停歇之色,见状高空上恭敬站在月芯身后的李众不由得第一个出言问道:“使者大人,我们要不要去帮一下忙,尺泽那厮如今出了大阵,正是击杀他破阵的大好契机,更何况……”
“咯咯咯……”
“好,如你所愿。”凌逸可不会意气用事为尺泽这一番豪言壮语所迷惑,从而将其放走,血灵剑再度举过头顶,只是这次凌逸不打算再用剑芒攻击,而是改用血灵剑本体冲击万元尺骨大阵形成的护罩!
双目凝重的望着骨白色光罩上凌逸一剑斩出的裂纹上,尺泽脸色肃然,遥望凌逸沉声赞扬道。
识破李众等人心思的血辉冷哼一声也不多说,尺泽展露出来的本事他用七八成的实力便可hetushu.com将其拿下,更别提曾经在窥灵期圆满之境便把他轻易制住的凌逸了!
“你是想说更何况凌逸要落败了吧?”月芯还未回应,其身旁的血辉忽然把头一扭,面容冷峻的看向李众说道。
自知不可再继续让凌逸损坏大阵的尺泽心中如此自语一句,回头冲着沈峰传音道:“沈峰,待会我去和那凌逸斗法,届时你伺机出手偷袭于他,哪怕不能将其毙命,起码也要让他重伤,然后我们便可以凭借万元尺骨大阵再拖延一段时间,偷偷溜走不见得不会成功!”
眼见尺泽攻来,凌逸收剑后撤一段距离冷眼与其对视道:“尺泽宗主果然肯出来与在下一战了么,还是说,担心大阵被破,你自身实力增幅会遭到损害?!”
血剑直指尺泽所站之地,凌逸身形眨眼间便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当凌逸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他手中的血灵剑已是狠狠劈斩在了那骨白色光罩上!
“传闻自诩凡界无人可敌的青年凌逸,如今得见,果然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