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孤尺宗灭

随后贪生怕死的沈峰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尺泽灌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理论,加上魔郡魔修许诺的好处的确够诱人且尺泽本身也不是什么正义凛然之徒,最后便是半推半就的结下了双方合作的协定。
一听凌逸言辞中带有饶恕意向,沈峰赶忙收剑正色道:“使者大人哪里的话,我与那尺泽叛徒有着数千年的兄弟交情不假,不过在下也是懂得大义胜过小情的道理,他尺泽身为仙郡修仙者,竟是斗胆勾结魔郡修魔者意欲先灭三殿,再统仙郡,如此恶举人人得而诛之,在下只是帮助使者大人清理垃圾,省得玷污使者大人双手而已,从今往后,我孤尺宗上下尽听使者大人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峰一席表露忠心的言辞使得凌逸也是不禁恍惚一瞬,差点就被他这举止言论所感染,收回闲绪抬起右手来一边看似无意的掐动着法决,一边与沈峰说道:“你说的话确实能瞒过很多人,可方才你为http://www.hetushu.com何要那么急于把尺泽灭杀?真是单纯的想要为仙郡除害么?还是说,勾结魔郡魔修的事情是因为你进言怂恿,尺泽才答应下来的?”
凌逸言罢,沈峰脸上明显流露出一抹骇然惊惧之色,他实在想象不到,一个刚刚还被他误认为“太嫩”的小子,居然能够仅凭一时观望,便瞧出了事情的起始缘由,没错,先前魔郡那位领头魔修找到尺泽提及魔郡入侵仙郡之事时,尺泽本是想要与其决一死战的,奈何双方实力实在太过悬殊,尺泽很快便被领头魔修制住,作为孤尺宗副宗主的沈峰自然也难逃例外,当场被一同拿下。
当三殿之人出现在孤尺宗城池上方时,沈峰就一直在琢磨着该如何把尺泽偷偷灭杀,然后向三殿表明自己的归顺之意保住性命,无奈尺泽的实力要远高于他,他即便想下手也没有半点方法,好在刚才的那一幕及时出现,才让他抓住了和*图*书一丝活命的机会。
离殇雷念凝聚完毕,凌逸话音一落便指间电弧甩入沈峰体内,电弧入体,在其疯狂的肆虐下,沈峰身体剧烈抖动起来,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凌逸便是看到沈峰体表透出一缕缕电弧的同时,双目也开始渐渐趋于无神,最终难逃毙命下场,犹如断线风筝飘落向地面,而他尸体降落之地,恰好离尺泽的尸体不远。
然而,凌逸当下的一席话,却让他仿若身临冰窖,颤抖不已。“不,不,使者大人你就是给在下几百个胆子,我沈峰也不敢做出和整个仙郡为敌的事情来啊!”
收拾完最难收拾的两个,万元尺骨大阵又成了摆设,凌逸冲着沈峰和尺泽的尸体所处之地冷眼望了望,随即转身消失在原地,等他身形再现,脸上便是又挂起了那抹温和笑容站在黑暗天龙辇辇门前走了进去,不知和月醒说些什么去了。
尺泽身死,那由尺泽亲自操控的万元尺骨大阵自然和-图-书也没了支持,在尺泽死的时候孤尺宗城池上空那万把骨尺便一个个掉落在地,狠狠插进了地面,没了万元尺骨大阵保护,尺泽和沈峰这两个孤尺宗渡劫期强者又没了性命,下方站在广场上的两万名孤尺宗弟子长老立即慌了神,一个个想跑却又不敢,只能心里默默祈求着待会三殿之人能大发慈悲,饶了他们性命,毕竟他们身为孤尺宗门徒,做事也都是听从宗主下令,即便有背叛之罪,应该也罪不至死。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你能接下我这离殇雷念而不死,我便饶你一命。”
受到离殇雷念的肆虐,沈峰体表不显半点损伤或者电焦的状况,只是他的生机在瞬息之间,已然尽数断灭。
凌逸的一番表现使得除了血辉外所有三人之人包括月芯在内都忍不住大吃一惊,所谓闻名不如见面,这一句话足以阐明他们对凌逸的看法了。
话又说回来,即便被人看到,在如今的凡界,他也已然不惧任何威胁和*图*书。至于会不会将来又渡劫飞升之人把这个讯息传到第二层次界面,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重要的是,凌逸就想用此术勾起沈峰的过往伤情,让他死在痛苦回忆之中!
血辉话毕,纵然李众心里有百般尴尬,此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可不想因为一时言语上的毛病给自己带来致命灾难。
“那孤尺宗的护宗大阵破了?”
先前出言建议搭救凌逸的李众在从震惊凌逸实力的状态脱离出来后,低头俯瞰着孤尺宗城池表面那层让他们头疼不已的光罩所在地问道。
离别情殇黯然穿魂,雷电之力霸道透体,神识意念可渗万物,三者结合,便是形成了一道三寸长短的蓝白色电弧于凌逸指间调皮流窜,这一神通乃是凌逸第三个自创法术,其威力凌逸本想在赵家比斗大会上拿赵家老祖试招,不过当时为了避免因灵脉属性问题引起太大轰动,他也就没施展出来,此时他与沈峰距离如此相近,凌逸自信现在施展,一定不会m.hetushu.com引起观战之人的注意。
沈峰说完凌空站在一边正有所想间,凌逸双眼带着一种难以揣摩的笑意瞧望着他,几息过后,凌逸忽然抬起双手问向沈峰道:“假如事情真如你所言,那想来你们这些孤尺宗门徒诚然算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三殿之人也不是不能饶过你们,但看你在孤尺宗的地位达至副宗主之位,想必和尺泽的交情应该不浅吧?做了那么多年兄弟,你倒果真下得去手杀他,凌某是该夸你大义灭亲呢,还是该骂你不顾兄弟情义呢?”
凌逸那只变动着的白皙右手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陡然一滞,继而不等脸色大变的沈峰有所应对,一道无形神识与一股蓝白色雷属性元力便是于其指间交杂在了一处,同样融合其中的,还有凌逸所附的一缕离殇之情。
往日沉默少言的血辉难得听了李众的话回过头来讽刺道:“孤尺宗宗主都死了,那大阵岂会独自运行?对了,你刚才不是想帮凌逸的忙吗?现在还觉得他年轻嚣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