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一章 风伯文活命的恳求

“三殿使者何在!”
不得不说,凌逸如今的名声在仙郡传的实在是太响太响了,响到仙郡之人想不知道他都不行,几乎小到灵基期大到渡劫期,没有一个修士最近闲聊时话题是离开凌逸的,毕竟不是每一人修士都敢自诩凡界无人可敌这六个字。
“血辉,我帮你一起对付他们两个。”正当凌逸准备点头同意血辉的做法时,月芯忽然插言开口道,说来让血辉以一敌二和风伯文、邓越两人相斗,凌逸心里诚然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风伯文的境界乃是渡劫中期,比血辉要高上一筹,而邓越又是渡劫前期巅峰差一步就可迈入渡劫中期,修真界里不是每个修士都能像凌逸那般不仅可以跨级战斗,甚至还可以以一对多,即便血辉身怀血属性灵脉加上种种血属性神通,也不见得能够把风伯文、邓越两人一起打败。
“你就是凌逸?!”
“有这个觉悟很不错,但是你们还是得死。”解开心中迷雾,血辉http://m.hetushu.com也就懒得再和这两个老家伙在言语上厮磨。冷声道出一句,浑身便是立即绽放出渡劫中期的气势来,滚滚猩红血光也是由此在血辉体外喷涌而出!
凌逸把风伯文的心思全看在眼里,也不表现半分嗤笑之意,挂着笑容回应道:“在下凌逸,和血辉兄一样,同为血殿使者。”
“叛族?哼,老夫就是风家家主风伯文。”
血辉满意的点点头,继而冷声问道:“你可知我三殿来此意欲何为?”
此话说时声音不大,却因为风伯文夹杂元力在喉咙中的缘故传入了在场每一名三殿之人耳朵里,正在黑暗天龙辇里陪着月醒“促进感情”的凌逸一听立马来了兴趣,拿出和月醒纤腰亲密贴合的双手轻轻用嘴在其雪白额头点了一下,随后走出黑暗天龙辇俯身看向血辉道:“血辉兄,既然风家主都准备了那么长时间说辞了,不给人家一点机会也未免有失我三殿气和_图_书量,一切便依风家主所言吧。”
于是,刚刚和血辉缘定三生的月芯一见血辉要冒险,便立即出言阻拦道,心中还不免暗恼血辉死要面子,待会要真一个人迎敌结果活受罪了看你怎么办。
风伯文白眉一挑,回应血辉道,邓越显然有点以风伯文为首的样子,同是回应一句,并不多言。
凌逸话毕,血辉面朝风伯文、邓越二人嗜血一笑,扭动脖子发出嘎嘣嘎嘣的骨头声说道:“对付这两个老家伙,我一人足矣。”
闻言血辉只身脱离三殿人群于风伯文、邓越身前百丈远处站好,面色冷峻沉声道:“血殿使者血辉,你二人便是风家、邓家两大叛族族长?”
白须老者风伯文和凶相壮汉邓越两人一经在高空落定,风伯文便是出言朝血辉这边大喝一声说道。
尤其是凌逸还自己表露,他的修道岁月不过百余年而已……
凌逸的话血辉自然是生不出半点异议,在其说完后一口答应风伯文的http://www.hetushu.com要求,两家存活的生机近在眼前,风伯文欣喜之余,不禁暗暗打量了一番上方站在黑暗天龙精魂虚像边上的白袍青年,遥遥抱拳道:“多谢这位道友成全,不知道友名号?”
“既然知道结果,又为何不逃?”血辉心里想的和凌逸一样,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风家和邓家有时间联合在一起共敌三殿进军,却不借此带着一些家族核心隐匿奔逃,于是尽管血辉清楚在这里多浪费一分时间,剩下的炎罗门可能就多一丝逃跑的机会,但心生疑惑的他还是忍不住出言问道。
风伯文沉重点头,说道:“知道,而且从刚才进城的那些孤尺宗长老弟子们来看,想必孤尺宗已经先一步遭殃了吧?”
风伯文身为风家家主多年,经常与周边各大势力来往交流,也参加过不少大型交易集会,故而在仙郡这片地界,他认识的大人物不少,可眼下见到血殿使者血辉对这么一个看起来不像是血殿之人的青年言听计从,不http://www.hetushu.com由得心中大生好奇,同时也在思量着出言讨好凌逸一番,也许多出一丝生的几率也说不定。
“邓家家主邓越。”
似乎对这种惊叹早就见怪不怪了,凌逸笑着朝风伯文点点头,随即问向血辉道:“血辉兄,你是要以一敌二,还是在三殿里挑一个人陪你一同迎战?”
凌逸所言血辉十分赞同,点头朝前者示意后,血辉便是眼神爱怜的盯着月芯看了一眼,月芯出言叮嘱让他小心,血辉答应一声便欲领人飞身掠进风家城池展开杀戮,经过这一段路程上的交谈,血辉和月芯酝酿许久的感情终于得到发泄口,两人的关系也是一时间突飞猛进,若不是还未得到月苑莹的亲口应允,恐怕两人早就找个没人的角落做一些男女都爱做的事情了。
然而不等血辉携众飞入风家城池,那下方城池中却是先现出两人,一名为身着素袍的白须老者,另一人则是一位面相凶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壮汉,但凡和风家、邓家有过深入交往的修士hetushu•com便不难认出,这两人便是风家、邓家的现任家主,风伯文、邓越。
风伯文和邓越两人见状相视把头一点,随即风伯文打断血辉道:“等等!我风家和邓家虽然确与魔郡一众修魔者达成了合作关系,可至今为止却从未做出半点有损仙郡同僚的事情,三殿若是仅凭我二人一时糊涂的决定便把我两家传承上万年的家族灭掉,岂非有着借故独裁之嫌?不如这样,我二人代表风家、邓家与你三殿一战,共斗两场,我二人输了,那风家、邓家族人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不够要是三殿输了,便不能再刁难我两家族人如何?!”
血辉问完,风伯文抬手捋着他那雪白长须朗声笑道:“哈哈,逃?偌大的仙郡是有很多地方可以藏身,但家族姓氏祖宗名誉岂能毁在我二人手里?即便我们能带着家族之人藏起来,难道以后就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背负着叛徒之名逃一辈子?今日事已至此,只怪我二人老眼昏花选错了路,与其苟且偷生,倒不如痛快一战,而后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