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四章 风邓身死

银弓表面罡风呼啸卷动,不等血辉施法趁势追击,风伯文全力撑开弓弦对准血辉,继而弓入满月,一根由风元力凝聚的透明箭矢显现而出,风伯文夹着弓弦的双手一放,透明箭矢便以流星坠落之态悍然射向血辉。
法令声落,月芯施展的清月掌仿若离弦之箭向意欲奋力挣脱血泉禁锢的邓越杀去,原本月芯的攻击就非常迅速,添以血泉禁锢的辅助,那巨大月元力光掌便是毫无悬念的击打在邓越身上!
血麒麟插箭奔来,心神大惊的风伯文连连暴退,一边退着一边继续射箭妄图把这血元力凝聚出的麒麟射死,不过这一举动带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攻势,终于,血麒麟在通体插满风元力箭矢的情况下冲到了风伯文身前,继而血辉于远处冷喝一声“爆”,那血麒麟便立即夹着些许风元力混合爆炸!
由于邓越的心思一直放在施展青木广泽之术压迫月芯上,所以对于身后突然袭来的两道血泉全然没有注hetushu.com意到,当他感觉到一股血气扑鼻用神识察觉到血泉缠绕而来时,便再难腾出空挡移动身形躲避,故而血泉十分容易的把他捆住了。
风伯文在漫天血光绽放间,身死。
修仙者不比修妖者体魄强度堪比一些皮毛骨骼强硬的凶兽,况且麒麟血术之法乃是血殿殿主血乏从血魔有意传承的神通法术里威力排名第二的强大手段,血魔一生得意法术有五,分别是血神指、血泉引禁、麒麟血术、血魔印、血魔召五种,而为了寻找凌逸这个传承者,血魔抛出前四种神通通过血池间接授予血乏,五种法术最为霸道者当属连凌逸都不敢妄加施展的血魔召,可以说,渡劫前期且以浊元力施展出血魔召之法,凡界修士无一难逃被百丈血魔拳轰成渣的下场。
连本命宝器都未来得及祭出的邓越,便在自己大意的结果下,刹那间灰飞烟灭,天空中仅剩下一个镶着绿色晶石的权杖以及m.hetushu.com一只储物戒指。
邓越身死,双手布满风元力透明光华全力抵挡血指冲击的风伯文脸上顿时失了颜色,这比斗说时是为了决定风家和邓家是否要被三殿灭族,而在斗法之前风伯文和邓越也曾商榷过,切勿不可伤及与他二人比斗之人的性命,为了就是防止三殿怒极以雷霆手段把他两家斩草除根,因此在风伯文和邓越在斗法时根本不敢出手太重,这也是他二人不敢祭出本命宝器的原因之一。
不过有了这么一个大好时机,月芯怎可轻易放弃,灵涡内元力几近枯竭的她强忍身体虚弱之感,释放出最后一股月元力传入右掌掌心,淡黄色月光闪烁间,月芯抬手隔空朝邓越一推,一只丈许大小的淡黄色光掌毅然冲出!
待得血元力麒麟自爆的光华收敛,先前风伯文所站之地和邓越死时境况相同,只剩下孤零零的银弓宝器和一枚储物戒指漂浮在原地,全力一战的血辉与月芯两人因为元力消m•hetushu•com耗过渡,两人腾空的身体皆有些漂浮不定,挥手收了风伯文和邓越遗留的战利品,血辉只身飞向月芯一把将其揽在怀里,瞧望着月芯略显苍白的面容,血辉不禁责怪道:“这一战那么凶险,万一方才我被风伯文那厮缠住无法给你施以援手,你受了重伤或者死掉怎么办?为什么非要和我一起参与此战?!”
麒麟血术固然没有血魔召那般毁灭力十足,可身为主修法术宝器的修仙者在这能够助血殿使者跨越一个小等级斗法取得胜利的法术之下,亦是难免道消陨灭。
整个清月掌把邓越击中,这时血泉的禁锢之力也是同时消散,月芯拼尽全力的一击轰的邓越满口喷血,邓越直感自己身体像是被一轮明月冲撞,五脏六腑混乱移位,筋骨撕裂之痛穿透心脏,接着他便是觉得自己的血肉细胞一个个脱离了掌控,瓦解消逝……
闻言月芯双眸露出一抹倔强之色,坚毅回应血辉道:“你一个人斗不过他们两http://m.hetushu•com个,既然选择了你,我当然要和你共进退同患难。”
“麒麟血术!”
“去!”
凝现出来的血元力麒麟在血辉的操控下以悍不畏死之姿厉然冲向射来的风元力箭矢,先后呼啸交错携着滚滚飓风的七只箭矢先后射入血麒麟体表,七只弓箭犹若实物插在血麒麟身上,然而血麒麟气势上不仅没有因此产生半点递减,反而双眸仿佛露出一抹人性凶色,任由箭矢入体,亦要把敌人彻底撕碎!
如今邓越因大意死于非命,望见脚下溢着血色华光奔袭而至的血辉,风伯文不敢再留手,双手用力往前一顶,释放风元力将胸前不足一尺处的臂粗血指悍然一震,血指化作血雾溃散四射,借机风伯文往后疾驰退开一段距离,翻手一握,凝聚出一把银白色长弓来!
“清月掌!”
两道血泉犹如两条血色巨蟒,从上到下将邓越裹了个严实,身体上传来的猛烈挤压力让邓越一时分神,无法继续往所施法术里传送木元力,借助这和图书个机会,月芯身形连连暴退,待得退到安全距离,月芯娇喝一声“爆!”,那三轮散步淡黄色月光抵御绿光海洋的元力光月便是陡然炸裂,双方法术在这一刻互相交杂在一处,逐渐湮灭殆尽。
风元力箭矢袭至,血辉连忙变动飞行方向往左边闪避,哪知箭矢在风伯文的操控下紧追不舍,根本不给血辉逃避的机会,借着箭矢追击血辉的刹那,风伯文拉弓再度连射六箭,终而这七只风元力箭矢便如跗骨之蛆般死死咬着血辉,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这点思想和凌逸信奉的“一力降十会”颇为相近,然而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血辉双手法决连打之下,毫不保留的喷放着丹田血灵涡内的血元力,印记出,元力凝,一只巨大的血色麒麟慢慢于血辉身前由虚凝实,鼻间吹动血气间前蹄高抬又猛然踏空而落,气势威猛,无比凶悍!
箭矢躲之不开,血辉狠劲也是充斥心头,既然躲不了,那索性就不躲,用绝对的力量将你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