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听话的李众

“一定要杀了凌逸!”
“放肆!”
看着自己这群老兄弟慷慨激昂的姿态,炎烈除了随声附和之外,眼角还闪过一抹晦涩的眼神,只不过转瞬即逝,谁也没能捕捉到罢了。
如今凌逸不在场中,炎烈自然不会让自己手下这些炮灰轻易死去,他要拖,争取拖到高空中的凌逸不耐烦,自己进入此地和他们一众激斗起来。
因此当这消息传入炎烈双耳,炎烈先是皱了皱眉,转而又突然舒展开来,似乎一切烦恼都没有了的样子看向这群炎罗门元老说道:“兄弟们,你们都是当年陪我一起打江山的兄弟,今日因我一人决定的失误导致要命丧黄泉,我对不起你们!但事已至此,我们想跑也跑不掉了,不如就像你们所说,我们痛痛快快的再战上一场!凌逸……我临死也要把这个间接害死我炎罗门的罪魁祸首灭杀!”
“怎么,带头者没现身吗?”炎罗门副门主在一边磕磕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炎烈眉毛一挑,出言沉和-图-书声问道。
“没错,要不是他揭露赵家一事,我们也不可能被供出来落得现在这般局面!”
“凌逸?!”
不过凌逸是不知道他的计划,可凌逸的计划,却不仅仅把炎烈的想法彻底打散,而且凌逸的意思是,一招覆灭所有企图勾结魔郡修魔者的修士!
然而就在炎烈准备带着这一群老兄弟出去死战的下一刻,还不等他们走出这议事大厅,三道人影从门外那条道路上透过房门映入了他们眼帘中。
李众心中如此低声自语一阵,面露凶狠之相只身面对炎烈等人。再看云均和那血殿修士几息之后已是来到了凌逸面前,凌逸一看云均两人归来,立即出言问道:“怎么样,炎罗门门主可在城中?他们高层修士齐不齐?”
最后一个字落下,还不及炎烈众人反应过来,云均便是第一个踏地升空,化作一道惊虹往城池上空凌逸等三殿之人的方向飞去,那名血殿副城渡劫期修士则听到云均出声后紧紧跟http://www•hetushu•com随,一同快速往上方掠去,只是让云均二人又郁闷又不解的是,李众竟然不跟他们走!
……
炎罗门包括副门主在内的二十几名高层正群情激奋的呐喊,一脸和炎烈同生共死的姿态,孰不知他们一直奉为门主的大哥,却是内心道出这么一番说辞,暗暗把他们全部人的性命都卖掉,以此来作为他存活的资本了。
话音落下,炎罗门二十余人的人群中分左右让开一条道路,让炎烈那厮从中走了出来。
“杀了凌逸为我炎罗门上上下下数万弟子报仇!”
一名靠近议事大厅门口的炎罗门长老一见云均三人迎面漫步走来,立即指着云均出言结巴问道,而云均则和李众两人并肩驻足于议事大厅门口前十丈远处回应喝道。
“哼,凌逸那小子一定是想要玩什么阴谋诡计引炎罗门这些人为了追我们而分散开来,再派人逐个击破,自己拥有那么一身好本事还畏畏缩缩,算什么男人?!看和-图-书他那小白脸的样子老子就来气,还把殿主大弟子勾搭上了,呸,老子偏要杀了炎烈给你们瞧瞧!”
“我们?我们三个就是此行前来剿灭你炎罗门的人!”
“报仇!”
炎罗门副门主说出此话时完全没有刚才那英勇就义的模样,尤其是说出凌逸两个字,他更是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想到传闻中有关凌逸的种种怪物言论,简直匪夷所思堪称奇迹。
接着不等炎罗门众人回应,云均便出言继续道:“炎罗门门主炎烈身在何处?!”
云均肃然朝凌逸点点头,回答道:“所有人都在城内炎罗门议事大厅里,只是……只是李众好像没有听凌道友的话,仍然呆在城内。”
“大哥说得对,誓死也要把凌逸杀了!”
“凌逸?!”炎烈出言要找凌逸,云均三人先是表情一怔,随即云均摆手笑道:“我可不是凌逸,他比我要强上太多了。”
“哦?那个叫凌逸的果真那么强?你们是谁?!”炎烈其实现在完全不是在刻意要询hetushu.com问什么,而是单纯的想要多拖延一下时间,既然这三人当中没有凌逸,那么激战起来造就混乱场面也就没有意义了,他要的是等凌逸这种身在外围观望的大人物进场,接着再让自己手下这些人出手扰乱众人视线,而他自己借机腾空与凌逸一战,最后装作不敌受上凌逸一招倒入城外,终而伺机逃走。
云均得到炎烈身份的确定,随即偏头冲着身边两人眼神示意一番,一边运足体内元力准备按照凌逸的指示腾空而起,一边佯装要和炎烈一战的姿态回应道:“他强不强或许你一会儿就会知道了,至于我们,将死之人,也不必打听我们的身份了,走!”
“他们……他们是……”
凌逸还未出言,一脸冷色的月芯先是娇喝一声责骂李众道。如此情景说起来也不怪月芯年轻气盛教训月殿长者,主要是在眼下阶级职位中,月芯身为月殿使者本就高李众一等,凌逸先前嘱托又是月芯默许了的,现在李众不听命令,自然难免要落得个违和*图*书令之罪。
事已至此炎罗门副门主不敢再有所隐瞒,据实回答道:“大哥,不是没现身,那领头修士驾驭着一架由黑暗天龙拉着的辇车,身穿白袍容貌俊逸,好像……好像和传闻中的凌逸有几分相似,若真是他带头前来意欲覆灭我炎罗门,恐怕事情就真的不妙了!”
炎烈听闻炎罗门副门主的话语,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也听说了有关凌逸的传闻,只是除了心中稍微有那么一点怀疑传言的真实性外,他对凌逸还有着一丝浓烈战意!
“求生的办法?办法自然是趁着你们和三殿之人对上,我再佯装不敌凌逸坠出城外,到时佯装已死,说不定运气好就真能活下来。硬拼?也只有你们这群白痴才会和三殿联合势力硬拼,找死的东西。”
炎烈走到云均三人近前,可以保持着大约十丈左右的距离谨慎问道:“你们三人就是三殿此行派来剿灭我炎罗门的带头者?谁是凌逸?是你么?”说着,炎烈举目环顾云均三人一眼,最后抬手指向云均出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