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章 叛乱势力全灭

“我的手!”
“什么杀的炎罗门弟子越多,最后活命的机会越大,狗屁!凌逸,你这个骗子!”
因为死人,是不能泄露秘密的。
对此消耗了近半元力的凌逸轻声回应一句,也没多说其他,坐在黑暗天龙辇中取出数百块上品灵石恢复元力,而月芯在云均带人离开后,亦是为了尽早把消息传回月殿,先一步带人离去了,如此场中便只剩下血辉以及血殿门徒,还有凌逸、月醒两人。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啊!”
给予以上种种,月醒还是陪着正在恢复元力的凌逸呆在了黑暗天龙辇里,天性谨慎的凌逸直到补充好状态,才把头探出辇窗外对血辉众人说道:“血辉兄你先带人回去吧,我和月醒先四处转转,稍后把她送回月殿主城,我再只身返回。”
轰!
再说炎烈一众位处城池中心处的修士,火海把整座城池充斥,自然也难免触及到了他们,开始他们释放出自己的元力护罩还堪堪抵挡和-图-书了那么一瞬,然而还不等他们松口气,便恐惧的发现体外护罩像是泡沫般破碎掉,生命的最后一刻,炎烈吼出这么一句话。
受到烘烤燃烧的修士大喊着凌逸的名字,各式各样的辱骂声不绝于耳,最初是只有风邓两家族人在骂,后来炎罗门弟子知晓了这火凤施放者是凌逸后,亦是随之展开言语攻势,然而不等他们有所动作,这骂声刚起一瞬,便立即寂静下来。
还有就是,修真界里经常会出现选择,假如你自己选错了队伍,便理应想好站错队后的下场,一如赵家、孤尺宗、风家、邓家、炎罗门五方势力。
见状血辉稍稍平复下内心激荡的心绪,出言和三殿众人冷声说道:“叛乱势力全灭,返程!”
他这一声扭曲了声音的嘶吼让炎罗门一干长老皆是产生了共鸣,修炼火属性道义数千年的他们十分清楚,这焚灭了自己身体的青色火焰,气息波动完全与正常火元力炎火不http://www•hetushu.com同,不过他们的发现,却无法再被任何人知道了。
“凌逸,你不得好死!”
答应一声血辉朝那两名血殿副城渡劫期修士予以眼神示意,二人挥手一招命令在场血殿弟子跟随返城,与此同时,在走之前他们每个人都深深看了黑暗天龙辇一眼,似乎仍然处在被凌逸那一记凤凰神通的震惊里。
神识覆盖整座城池的凌逸把先前城内所有修士或辱骂、或顿悟的言辞听了个遍,对于那些辱骂声,凌逸彻底将其忽视掉了,而且分毫情绪波动也没能引起,身处修真界这个残酷的环境,你自己实力不够,最后道消陨灭也怪不得别人。
血辉发出返程的号令,云均便是带领着一众云殿修士先一步离开了,在走之前他还不忘走到黑暗天龙辇外和凌逸轻声道别一句,那意思不知是不是有点感谢凌逸没把他一同焚杀在城池中。
因为,火凤扑到地面上了!
虽然血辉看过了太多m•hetushu•com凌逸做出的妖孽事迹,但每每得见依旧难免心头震撼一阵,只是他的表现相比其他人,实在是再平淡不过了。
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在青色火凤碰触到炎罗门城池地面上时骤然发出,火凤撞击在地面上的刹那,便立即消散形体化作大片青色火焰往四周疯狂蔓延开来,青色火海以火凤消散处为中心,不到几息时间便把整座炎罗门城池覆盖个全面,燃烧至城墙边缘处,那些由特殊坚硬石材搭建的城墙,在火凤烘烤下亦是难免化为石灰的下场,几乎炎罗门城池里所有人或物,顷刻间全部变成了灰烬!
说起来对于凌逸这一手感触最深刻的当属云均以及那名和李众同样派去寻找炎烈的血殿修士两人了,看着下方漆黑一片的偌大城池,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大感一股冷风从脖颈刮过,试想这般恐怖的火焰若是落得一星半点在自己身上,怕是没有谁能逃过变成齑粉的结果。
凌逸施展完七彩凤凰炎后www.hetushu•com,城内数万名修士各有所想之余,不到三息时间,沐浴着青色炎火的凤凰便是一头扎进了炎罗门城池内,火凤临近,城中所有修士都毫不保留的运转起体内元力释放元力护罩保护自己,而一些有着防御本命宝器的修士,此刻更是庆幸不已,暗喜着自己或许能够凭借这一优势化险为夷。
不知是谁先喊出了第一声凄厉惨叫,或许是被火意燃烧烫的痛吼,或许是因为看到自己身体徐徐瓦解化灰惊吓的呼声,总而言之,随着第一个修士叫出声来,城池内便开始接连不断响起让人心悸的凄鸣!
“好。”凌逸的决定血辉虽然身为兄长,却从来不会给予半分怀疑和任何阻拦,认识到太多次凌逸的头脑精明和霸道实力,血辉早就把他不当成正常人来看待了,而凌逸不会出事,他便是可以放心离开。
……
然而当他们看到火凤靠近一些较高的建筑楼阁上,单凭四周的热气便将其全部熔解后,一股难言的绝望之意利马涌上了所有人m.hetushu.com心头,一些境界较低者甚至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开始慢慢瓦解,皮肤先是变得通红,接着一阵肉焦味窜入鼻中,亲眼目睹着自己的胳膊、双腿、毛发逐渐外翻弯曲,大片大片火斑出现在身体每一个部位。
月醒没有跟月芯一起回去,一来月醒还想要继续和凌逸多呆一段时间,二来凌逸不放心月芯带月醒走,月芯在月殿的地位虽高,却和月醒无法相提并论,一旦被实力强悍的无心之人撞见,色心上头意外从月芯众人中因贪图月醒美色将其硬抢夺走,事后再发现月醒元力被禁和她月殿殿主大弟子的身份,恐怕整个月殿都要因此受损繁重。
“这……这绝对不是火属性元力的法术!”
望着下方逐渐熄灭的青色火海,凌逸眼神中看不出半分色彩,就像在目睹一场寻常的巨火燎城一样,待得火焰逐渐熄灭,偶尔有那么一阵清风划过,刮起缕缕青炎升空消逝,凌逸转身不与,默默走进了黑暗天龙辇中。
“凌逸!临死我也要拉上你,啊!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