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入赵家禁地

因为还不等他稍作关于幻仙殿之行的回忆,他便是感觉到自己脚下落到了实处。
凌逸这么做其实也并非是鲁莽之举,赵家禁地里的这魔物虽不清楚具体能量如何,但是凌逸能隐隐感觉到它没有给自己带来危及生命的感觉,总而言之,他一定要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
然而赵黎一死,赵禾兄弟三人又被血乏监禁在血殿主城千年,在外人看来,赵禾三人是否已经身死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若不是血乏放出话来要保护赵家不受覆灭之灾,恐怕赵家主城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平静了。
站在墙边蓝白色幽火旁边的凌逸观察后自语一阵,言及最后,想到了一些问题的他骤然沉喝一声。
再说黑洞里的凌逸,进入黑洞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在下坠,过了近乎半盏茶的时间都没有停歇之意,这般情境跟曾经凌逸探索幻仙遗迹被无底洞拉进去的感觉差不多,不过相比那时下坠的距http://m•hetushu.com离,这次明显缩短了不少。
“这四周的雷火应该是赵家先祖用来给这走廊照明所用,可是为了照明的话,为什么不去收集一些夜明珠或者其他能够发亮的物件呢?而且这雷火又似乎存有不弱的威能波动……等等!波动!”
还有一点就是,他担心自己身在紫岚州的那些“亲人”会遭到魔郡修魔者的征伐,当年统一紫岚州魔修一脉时,他曾亲眼见到了自己幼时最大的敌人——凌泽,凌逸当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为紫岚州三大霸主势力之一的魔极门门主,居然是他幼时的族兄,而这个族兄又是在青灵镇三族比试之时为刹狂魔尊所救。
魔界阴谋固然可怕,但也不会让凌逸生出退缩之意,与之恰恰相反,如若魔界修士不来找他的麻烦,他自然不会有所动作,可要是那些魔修撒尿撒到他的头上,或者涉及到他身边的朋友,到时和*图*书候凌逸就会让他们好好看看,什么叫做永远打不死的麻烦。
蓝白色光束降落在黄土空地上的瞬间,一处仿若空间黑洞般的洞口在地面上凝现,相比于第一次显现这黑洞,凌逸明显看到在这黑洞四周开始往外冒出片片魔雾来,上次凌逸察觉到黑洞里有魔气存在还是利用神识探入方才发现,而这回魔气却自己冒出映入凌逸眼帘。
朵朵蓝白色幽火挂在长廊两侧墙面上,每隔三丈距离便有一朵,凌逸走近一些近距离察看那蓝白色幽火时才是发现,火焰四周环绕着一丝丝细小的闪电,虽无半点温度,却隐含着不弱的威能波动。
而魔郡大有可能就是魔界在凡界的据点,魔郡妄图争霸凡界,八成也是魔界下达的命令,为的就是为更大的野心提供基础。
望着下方城池中相比当日前来参加赵家内部比斗大会时明显稀少了十数倍的过往修士,凌逸不禁暗叹修真界的世态炎凉,想当初赵家一族和_图_书便拥有四名渡劫期老祖,而且赵黎四人还擅长联合攻击之法,如此强者坐镇,和风家、邓家一比,明显就能看出曾经的赵家是多么繁盛。
见得此状,凌逸眉头不由得随之一皱,魔气上涨至现在这般地步,如果不出凌逸所料的话,这赵家禁地中应该有什么魔物存在,试图破坏什么又或者在吸食什么疯狂成长,不管是以上哪种情况,都表明着一个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的潜在威胁正在悄然降临,想到仙郡里血痴等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凌逸把心一横毅然跳入黑洞内,无论即将面临的危险有多大,他都有必须的理由去面对。
随着蓝白色雷元力光华顺着凌逸的双臂缓缓窜动到他那白皙修长的双手处,凌逸看向石碑的眼神也随之愈发坚定,虽然不知道赵家禁地中隐隐预兆到的那一危险是否真的存在,但为了帮助月醒抢回禁元密匙助她早日和自己飞升第二层次界面,为了追求更强的实力,他必须要和图书去魔郡!
凌逸的感叹心绪稍纵即逝,抛开心头杂念凌逸一头扎进了赵家禁地所处之地,他的到来城池中没有一名修士得知,十分简单的来到那片黄土碎石空地上,凌逸落在那刻有“禁”字的石碑旁,抬手轻抚石碑一阵,后退两步于丹田浊灵涡内剥离起雷元力来。
行至赵家主城势力范围内,凌逸在城池上空万丈之高处便施展幻息术完全收敛了自身气息波动,如果此时有其他修士站在凌逸旁边,一定会因为凌逸如同凡人的外表所震惊,毕竟一个凡人是不可能御空飞行的,而一名修士也无法丝毫气息都不放出就那么滞立于高空。
没有因为长时间下坠带来的反震冲击,凌逸落脚时感觉脚心力度十分柔和,而等他站稳后忽然发现原先的漆黑一片有了改变,入眼的是一缕缕蓝色幽火在其身前丈宽过道里闪烁。
进入空间黑洞后,赵家禁地石碑所在之地立即一阵蓝白色雷光收敛,原本浮现在黄土地面上的http://m.hetushu.com黑洞悄然闭合,一阵清风拂过,片片黄土飘扬撒过,一切都好像如初那般安静,而这里,仍然是赵家无人敢入的禁地。
最后一次见到凌泽的那次会面,凌泽曾亲口和他说前任魔极门门主已然功成身退被派到了魔郡,联系繁此种种,凌逸心里面逐渐形成了一张不算细密却隐含了大危机的蓝图,小到紫岚州魔极门,然后是魔郡,最后直接往上贯穿到魔界,如此看来,怕是魔界在很早的时候就有入侵凡界的心思了!
雷元力积蓄到了爆发点,凌逸挥手径直释放击打在了那石碑上,道道闪电雷弧于石碑上窜动缠绕,接着那一道道雷弧忽然犹如蚯蚓入土,钻进了那石碑之内,凌逸不敢放松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元力灌进石碑,待得石碑吸收雷元力达到饱和,“禁”之一字陡然绽放大片雷弧充斥整座石碑,终而蓝白色光华爆闪一阵又收缩而回,一道腿粗光束于那“禁”字之地喷出,毅然照在了石碑前方不远处的黄土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