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八章 赵家禁地里的“人”

“是你杀了我的魔羽鸟?还把我栽种的这棵魔羽鸟树冻成冰雕?”矮个修士看不出喜怒的双眼无神看向凌逸,嘴里冷然说道。
抬头望着自己亲手打造的艺术品,凌逸摸着下巴喃喃一阵,眼神中饱含认真之意,这般姿态若是让他那几位红颜知己看到,怕是又得嗔怪他闹小孩子脾气了……
“这下魔羽鸟要变冰羽鸟了,只不过恐怕它们的羽毛,再也不能用来灭杀敌人。”
可切实感受到眼前此人蕴含强大能量的凌逸却是十分清楚,他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悄然出现,绝对不是什么平常人物,而且凌逸在听到此人声音时便立即放出神识将其包裹查探,结果大出凌逸预料,因为凌逸查探的结果是——此人一点元力波动、灵脉属性气息都没有!
没有想象中的巨树轰塌,凌逸在冰龙撞在千丈巨树上的刹那,便改变念头将冰龙由头到尾整个消散了去,冰龙虽散,但寒气依旧!磅礴冰冷的www.hetushu.com气雾根本不给魔羽鸟反应的机会,在释放瞬间便把整棵千丈巨树萦绕在内,冰雾爬上树梢落上树叶,这千丈巨树从根部开始慢慢往上冰冻起来,三息时间匆匆而过,伴随着一阵咔嚓咔嚓的结冰声,凌逸眼前这棵漆黑巨树在寒冰刺龙之法的攻击下,毅然成为了巨大冰雕!
环顾着四周再无半点活物存在的漆黑魔草平原,凌逸颇为无奈的思考着接下来该何去何从的问题,这片空间除了黑色就是黑色,既没有辨别方向的标识,又没有半点人影可以问出相关信息,一时间可谓是让凌逸陷入了困境。
“我问你,是不是你杀了我的魔羽鸟?”
“难道是有人暗中操控的死尸?”
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假如这矮个修士只是单纯的没有元力波动和灵脉属性气息,凌逸还能认为他是精通某种隐匿法术或者境界远超自己,虽然这种修士出现,对凌逸而http://m.hetushu.com言无疑是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但好歹凌逸还能想办法应对。可是让凌逸心惊的问题在于,此人没有半点生机!
不过攻击是由魔羽鸟挑衅起来的,此时说不打就不打,未免太不把凌逸放在眼里了,陪着这群“可爱”的小鸟玩了一阵,发现对方不再发动攻击袭杀自己,凌逸颇为无趣的摇摇头,收回体外的四象神盾慢慢掐起法决来。
一记轻喝发出,结印完毕的凌逸高举右手朝天一指,接着这片天空上的漆黑魔云便在凌逸手指射出的冰蓝色元力光华下冲开了一个大洞,待得元力霎时蓄势到了极致,四周原本就黑暗无比的环境再度变得昏暗一些,而后一声蕴含着兽族皇者威严的龙鸣声响彻天际,在那朵朵乌云之内,毅然钻出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龙头!
凌逸第一个斩去尾翼的魔羽鸟还在魔草地面上奄奄一息垂死挣扎,突然一道人影在他都没能察觉到的情况下和-图-书忽然出现在那魔羽鸟身前,这人身材不高顶多五尺过半,一身粗布麻衣,皮肤漆黑发亮,犹如魔羽鸟身上的羽翼颜色一般,如果不知情者望见此人,多半会以为是中毒过深了。
魔羽鸟羽刃攻势的频率渐渐降低,凌逸很快便猜到了魔羽鸟的想法,想来一定是他之前把对方克制的死死地,导致魔羽鸟清楚它们不是眼前这白袍青年的对手,因此想要退避三舍,老老实实呆在千丈巨树上保命,眼下同伴伤亡数量已经足够庞大,若是它们全部都丧生在此,恐怕在这空间之内,魔羽鸟群就要灭亡殆尽了。
被寒气冻成冰雕的漆黑巨树此时仍然通体呈暗黑之色,只不过有了外面那层冒着寒气的蓝色透明寒冰表层的映衬下,显得不再那么富有阴森之感,取而代之的,一种艺术意蕴的诞生!
“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兽类,要是能遇到几个真正蜕去兽身的凶兽就好了,到时候也能逼问一下赵家和图书禁地的秘密,眼下这魔草平原如此广阔望不到边际,盲目乱走不知要走多久才能侥幸碰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寒冰刺龙!”
眼神片刻不离矮个修士的凌逸心中暗暗猜测着,这时那矮个修士再次开口了。
“不想打了么……”
龙头表面为锋利冰刺所充斥,龙头现,龙身亦是随之在魔云和乌云结合的云朵中扭曲窜动不已,法术凝聚,凌逸将直指天空的手指陡然下落指向千丈巨树,神识锁定之下天上冰龙得到命令,厉然俯身冲出云层,六十丈长的龙身粗壮精悍,片片龙鳞冰刺交杂在一起呈极有规律的姿态散布于龙身表面,冰龙出云,寒封万物!
然而正当凌逸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时,一声让他警惕又无比欣喜的人类言语传入其双耳中。
法决施展过程中,凌逸面向千丈巨树自语一句,转而双手结印速度愈发熟练迅捷起来,一股股浊元力于其丹田浊灵涡内漫布周身,终而一阵冰蓝色光华闪hetushu.com烁,再看凌逸,身上已然是被缕缕婴儿臂粗的寒气所包裹。
大片冰蓝色寒雾在冰龙俯冲过程中在天空上弥漫,瞬息之间,冰龙便是在凌逸的操控下轰然撞在了千丈巨树上,那些魔羽鸟不知是被前面的龙鸣声吓傻了,还是自以为这千丈巨树是它们最安全的栖息之地,所以当冰龙撞在巨树上溅起片片冰屑时,它们还眨着自己那双猩红双眸停靠在树枝上,全然不知致命危机已然降临。
“既然你们不想陪我继续玩下去,那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原本还以为能从你们身上得到些什么,看来陪你们这群没有蜕去兽身的牲畜也没必要交流了。”
尚不知敌人的底细,凌逸不敢草草与其大战一场,听得矮个修士问话,立即抱拳施礼说道:“晚辈凌逸,误入前辈领地之事实乃无奈之举,先前这些魔羽鸟想要杀我,晚辈为了保命不得不与之争斗,多有得罪,还请前辈勿怪。”
“大胆入侵者,竟敢杀了我的魔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