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兄弟情

“三弟说来听听,我和大哥当年不也是总听你小子的主意么,我们都知道你办法多。”
凌逸在赵荣轩紧追不舍,举爪抓来的过程中瞬间将两者附着在掌心之上,继而不给赵荣轩任何预兆,凌逸陡然大喝一声:“赵家家主赵荣轩!”
言及至此,赵处又把凌逸和他说的当下赵家的一系列情况讲述了一遍,不用说,听完赵黎勾结魔郡魔修企图帮助修魔者入侵仙郡一事,赵荣轩表现虽然十分镇定,但脸上的怒色依旧掩饰不住。
“行了二弟,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咱兄弟三人只求问心无愧,再说,咱们三个做出此举是单纯为了自己么?还不是为了我们的亲人宗族,能让赵家好好传承下去便是咱们三兄弟最大的功劳了。”
“大哥说的不错,其实我在遇到他以后便有个想法,不知两位哥哥觉得如何……”
总而言之,凌逸这一通折腾下来,可算是累得不轻。
如此这般,凌逸又给赵荣hetushu.com轩释放了一阵元力助其驱除体内魔气,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赵荣轩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渐渐有了动作,先是手指弯曲勾动,接着缓缓抬起,双眼眨动两下低头望向自己的双手,翻来覆去看了两遍,赵荣轩才终在体外那层佛光的附着下望向凌逸三人。
赵处闻言像个小孩子一样搔搔头,露出一抹孩子气的笑容说道:“大哥,二哥,既然我们兄弟三人已经被剥离成了魂体,而我们又无法飞升阴魂界吸收阴魂之气修炼,况且经此一役,我们心中的戾气、恨气、怨气等也都消逝了不少,估计很快便无法保持阴魂之体,这样活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今日我们兄弟三人能围在这里好好说上几句话,我觉得心愿也是已了,不如我们三人把自身的能量压缩送给那位小友,助其突破境界增长修为,也算是报答他的恩情了。”
“大哥!”
兄弟不分彼此,两个字阔于天和*图*书重比地!
凌逸站在距离赵荣轩三兄弟百丈远的地方,没有动用神识去旁听三人在说些什么,连目光也没放在三人身上,要说这是三个黄花大姑娘凑在一起说悄悄话,兴许凌逸还有点心思偷听一下,三个大男人的“缠绵”言语,他可没半点兴趣知晓。
亲情可以巍峨如山,可以浩瀚如海。
不管凌逸心中之前作何感想,脑子里又有着多少麻烦事凌乱,此时此刻,他一切视线一切思想全部被眼前这一幕所充斥在心了……
右手蓝白色闪电雷光,左手金黄色净世佛光。
所谓兄弟情,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你做的对还是错,你做的事情有多少人反对,有多少人指着你鼻子问候你爹娘,我绝对会和你一起抗下万世臭名,不管对错先把你敌对的所有人杀光打光,因为你是我兄弟,你做的事情就是我的决定,别人质疑你就等于侮辱我!
“大哥,当年咱兄弟三人也是老糊涂了,遇到魔郡魔修http://www.hetushu.com入侵一事就数咱兄弟冲的最猛,结果安逸享受全让别人占了,唉,想想就他娘的憋屈。”
赵荣轩、赵南、赵处三位长相身材都差不多的老兄弟往那围绕一圈痛哭流涕,凌逸无言悄悄走到稍远处取出一些灵石来恢复先前消耗的元力,不管怎样,他先前那番战斗看起来电光火石之间便有了结果,实际上他已然消耗了三四成的元力,其实要是让他单纯杀了赵家三兄弟或许一次还用不了这么多,可是眼下这又得控制元力不伤到他们,又得用元力帮其净化魔气……
七个字犹如通天巨雷轰响在赵荣轩耳耳畔,听得这七个字,赵荣轩明显神情有了那么一丝恍惚,抓住机会凌逸双掌直指赵荣轩的身体,一蓝白色光束一金黄色光束,一雷电闪烁一佛光灿烂,两道刺眼光束于凌逸双掌悍然冲出,直奔赵荣轩暴射而去!
爱情可以海枯石烂,可以矢志不渝。
“这个畜生!我们三兄弟拼死拼活打下和_图_书来的名声,全让这个畜生给败坏了!还好有那位小友助我赵家清理门户,而且又保得赵家香火不灭,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丝丝肉眼难辨的魔气从赵荣轩身体中飞出又被佛光净化,此状让凌逸、赵南、赵处皆是不由得会心一笑,他们知道,这是自己的想法起到效果了,只要继续释放雷、佛两种元力到赵荣轩体内体外,双管齐下,必将彻底恢复赵荣轩的神智。
“大哥,提起赵家……唉!”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没有猛烈疯狂的罡风。一雷一佛两种属性元力光束冲击在赵荣轩身体上便立即散发弥漫开来,直到把赵荣轩的身体整个包裹笼罩,一缕缕电弧顺着赵荣轩体外毛孔、双眼口鼻钻入其体内,一层朦朦金黄色佛光则是覆盖在外,受到如此双属性能量加持,赵荣轩的身形定格在原地,脸上无喜无悲,静静享受着佛光雷电的沐浴。
“嗯……三弟这个主意不错!你们不是说那位小友此行要前往魔郡找修魔和*图*书者的麻烦么,这样一来和我们三人也算志同道合,于情于理都该助他一臂之力,好,就按照三弟说的办!”赵荣轩听完赵处的建议稍稍沉吟一阵,最后赞同道。
“二弟……三弟……”
再说赵荣轩兄弟三人,历经数千年岁月消磨,在这期间三人的神智虽然没有清醒之时,只懂得养鸟、种草、看桥,但是这记忆刚一回来,他三人甚至都没想到自己曾经的道侣,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兄弟彼此,这般情谊放在外人看来,好听点说三人手足情深,难听点估计要嘲讽三人会不会有那种倾向了……
但友情却可以因为外人对自己兄弟不经意说的一句辱骂之词而让自己不受理智的去与其拼命!
“三弟,赵家怎么了?是不是方才那位小友和你说了什么?快快告之与我!”
似乎是长久不曾言语的缘故,也可能是心中那股惆怅之情实在过于浓厚,赵荣轩喉咙里挤出来的这四个字沙哑难辨,但饶是如此,还是被他这两个老兄弟给听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