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六章 搭救徐伯毅

“先别说了,把二哥先拉到一边去。”
“你……这怎么可能!”
听完清瘦男子的质疑之言,凌逸也不恼怒,只是双手环胸悠然回应道:“是个人就会怕死,谁也不会傻到为了装相把命搭进去,既然我说了就肯定保证能做到,与其有时间在这里怀疑我,还不如快点带我前去,万一去晚了,即便打跑了凶兽,你们那同伴不死也得重伤。”
“哦,丹化期圆满……什么?!你说他是丹化期圆满的修为?!”
而那时,恰好是徐伯毅被双尾铁马的两条尾巴打上半空又轰然落地的时刻。
“徐家?原来这几个都是一个宗族的小辈。”
清瘦男子话毕,凌逸脸上依旧是那副温和模样,摸了摸鼻子笑道:“道友先别急,如果在下没猜错,你们说的那个凶兽应该被你们的同伴在不远处阻拦着呢吧?不如这样,我帮你们把凶兽击退,或许还能救下你们的同伴,而你们则要答应回答我一些问题怎样?”
和图书着凌逸前来,准备赌一把前者的确有手段应付双尾铁马的清瘦男子六人一见凌逸出手便把双尾铁马甩到一边,连连撞碎数块巨石,还不等他们为此感到欣喜,清瘦男子便第一个看到了深坑中全身染红的徐伯毅。
终于,凌逸颇有道理的话语把清瘦男子打动了,添上身边几人在一旁劝说,他不由得咬牙攥拳道:“那好,只要你能帮我们救下二哥,那我徐家上下定会把你奉为贵宾!”
由于先前走出的距离还不算远,所幸清瘦男子也就没带错路,不多时,他们便听到了一声轰然落地声。
这时清瘦男子一把将少女拉到身后,狠狠瞪了后者一眼,望向凌逸质疑道:“就凭你?我和你同为丹化期圆满之境,而且我这些族弟和这个族妹都是丹化后期的修为,我们六个人加起来都不够那凶兽塞牙缝儿,你说你能击退凶兽还救下我们的人?!”
丹融前期之境的徐伯毅虽然是徐家年轻一http://m.hetushu.com辈的佼佼者,但在面对双尾铁马这匹通灵后期凶兽时也是难免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先前他是没施展什么法术神通,不过祭出其本命宝器魔炼刀对双尾铁马全力劈斩都毫无作用,他的那些神通法术自然也是压根儿不会起什么作用。
清瘦男子颇为别扭的回道:“丹化期圆满。”
何况现在的他连操控神识吞服丹药恢复伤势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又如何妄想起身再度与双尾铁马一战呢?
“凶兽?”
闻言清瘦男子生怕自己这二哥再因为生气导致伤情加重,急忙回答道:“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修士,好像和我们一样,也在巨石林里迷了路,他想问我们如何走出去,我们本来告诉他让他离开,可是当他听了我们几个的遭遇后,便自己要求来救下二哥你,他说等救完人,让我们回答他一些问题就行。”
“原来如此……那他是何等修为?看那双尾铁马好像真不是和图书他的对手。”徐伯毅恍然点头,接着举目望向凌逸那边问道。
徐伯毅话毕,便是闭眼等待脑浆四射的时刻到来,然而如此闭眼等了几息时间,俨然已经超过了自己面临死亡的功夫,心生疑惑的他不由得大张双眼,映入眼帘的并非两只逐渐变大的铁蹄,而是一道雪白色身影腾空站在其身体上方,单手指天一撑,把双尾铁马庞大的身躯牢牢举在了半空中!
“好啊!那你快帮我们救救二哥去吧,兴许现在还来得及!”一听凌逸提出这般交易,那少女含着泪珠兴奋的点头赞同道。
“二哥!”
少女眼角的泪水、悲伤的表情,加上此时这一句提醒的言辞,凌逸瞬间便大致猜想到了六人的遭遇,身形变幻间凌逸再度拦在清瘦男子等人身前,这一下,清瘦男子在生出夹杂着愤怒的不耐烦情绪之余,不由得放出神识小心审视起凌逸来。
“二哥,你怎么了!?”
单手甩走双尾铁马的人,正是凌逸!
……
和_图_书修魔者本就脾气暴躁,持以凌逸在传送之前施展幻息术将境界隐藏在了丹化期圆满之境,又改变成普通的魔属性灵脉,故而清瘦男子见其不知进退,方才出得此言。
搭救他的这人居然一只手将双尾铁马甩了出去!
查探一番,发现凌逸这个不断拦住他们去路的青年只不过是一名丹化期圆满修士后,清瘦男子腾空上前两步沉声道:“道友我们无意与你为敌,但是你若再阻拦我们去路,就休怪我等手下不留情了!”
“二哥,来,我这里有疗伤丹药,你快服下!”
“丹化期圆满,只是单纯的魔属性灵脉,也不是魔灵之体……”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兀,徐伯毅还没来得及用神识查探替他挡下双尾铁马攻击的身影究竟是何境界,便忍不住震惊的呼喊一句,那雪白色身影回头朝他温和一笑,继而令徐伯毅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走到徐伯毅砸出深坑边缘的双尾铁马发出一声胜利的马鸣声,接着高www.hetushu.com抬前面两只犹如钢铁浇灌打造而成的前蹄猛然就要踩爆徐伯毅的脑袋,见得此幕徐伯毅绝望的闭上双眼,嘴里还不忘喃喃一声。“三弟,希望你能带着小妹他们逃出生天吧,这样我的性命也不算白丢了……卜家,你们要是想要对我徐家下手,我徐伯毅若得化为阴魂厉鬼也绝不会放过尔等!”
于是清瘦男子一行六人连忙上前,趁着双尾铁马被扔飞的空当急忙将徐伯毅从深坑里小心翼翼的拉出来,然后带到一边的巨石旁边喂服疗伤丹药,替其缓解伤势。
眼看自家弟弟妹妹几个又赶了回来,徐伯毅本能下就要大吼责怪他们,不过一看到正面对站起身体洒然而立的凌逸,徐伯毅到嘴边的吼声又变得温和少许。“你们几个怎么又回来了?!他是谁?你们请来的救兵?”
心中如此自语一句,凌逸也清楚现在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眼神示意清瘦男子带路,算上凌逸重新组成的七人小队便往徐伯毅和双尾铁马的方向快速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