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一章 灭杀稚子散人

不等稚子散人震惊出声,凌逸便是单手卡住了前者的喉咙,这一手凌逸对待很多敌人都使用过,不知道为什么,凌逸天生就喜欢这种掐着别人喉咙的感觉,或许只有如此,才能时刻提醒他不断变强,才能让他有把握住自己命运的感觉。
眼看着稚子散人的攻击就要落在徐伯毅、徐浩宇几人身上,凌逸不紧不慢的轻挑一句,嘴角带着邪邪笑意对徐玥说道,由于事情紧急,徐玥也来不及害羞或者生出其他什么情绪,急忙答应一声,央求凌逸快救人。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每次逃脱之后,稚子散人不但不收敛行径,反而愈发变本加厉,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被人抓住,而身为一个散修想要变得更强,抢劫之事自然也是最简单、最容易、最有效果的事情。
“一群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破财免灾的道理都不懂,活该你们得死。”
“小妹!万万不可!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http://www•hetushu.com
“两败俱伤?哈哈,一群蝼蚁小辈而已,还想和我稚子散人两败俱伤?!”众人辱骂之言入耳,稚子散人脸上没有分毫愤怒之色,反而一脸嘲讽的回应徐伯毅等人道。
徐玥说完要答应稚子散人的要求,其身旁的徐浩宇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阻拦道,接着其他众人纷纷辱骂起稚子散人来,满脸愤懑之色。
被凌逸牢牢握住脖颈的稚子散人双腿凌空就要卯足力气踢向凌逸的腹部,修魔者不炼体,因此稚子散人自信他这一脚夹杂着魔元力的攻击定然能让体外一点元力波动都没有的凌逸吃个大亏,只要凌逸受伤,管他到底是扮猪吃老虎还是怎么回事,终而依旧难逃一死。
稚子散人释放一记魔元力巨爪攻击后便独自站在原地冷眼观望着徐伯毅等人即将死亡的一幕,他这一招攻击先以威势震退徐伯毅,而后在几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再一招将几人秒http://www•hetushu.com杀,此番粗暴机智的做法,让一边淡然观望的凌逸也是不由得暗暗称赞一声:好心机!
一字轻声落地,凌逸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冲着魔元力漆黑光爪一点,那足够毁灭一座山头的巨爪便是突兀消失在徐伯毅等人面前不足一丈远处,继而凌逸身形再动,刹那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影便是来到了稚子散人面前。
凌逸从消失到出现几乎不到一息时间,先前稚子散人躲在草丛里查看几人境界时,明明发现凌逸等人修为最高者,也就是徐伯毅仅是丹融前期修士,其他人包括凌逸在内全部是丹化期修士,稚子散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个步法诡异的青年居然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由于身后站在徐浩宇等人,所以徐伯毅的身体没倒飞太远便被几人齐齐抵住半躺在原地,然而徐伯毅拼尽残余全力劈出的刀芒连阻挡都未能阻挡魔元力巨爪便被电光火石hetushu.com间击溃,随之那魔元力巨爪继续朝他们几人抓来!
稚子散人说完,似是不想让这场掠夺迟则生变,也不再和徐伯毅等人言语,直接将丹融期圆满之境的魔元力席卷而出,浑身漆黑色光华升腾间,抬起右手隔空冲着徐伯毅一抓,一只由魔属性元力凝聚而成的手爪便是悍然朝徐伯毅的身体抓去!
“你!”
然而待稚子散人这一脚是实实在在踢中凌逸肚子后,顺着脚尖传入骨髓的一阵剧痛让其不由得闷吼一声,心里大呼凌逸怪物!
稚子散人还想说“你不是修魔者,是修妖者”,他的话没说完,咔嚓一声骨头碎裂声发出,徐伯毅等人只见凌逸右手一握,稚子散人的脖子便歪向了一边,双眼瞪的滚圆。
攻击袭来,丹融前期的徐伯毅本就不是稚子散人的对手,更别不用他才让双尾铁马打伤,如今伤势未愈了。
“破。”
美人有求,凌逸虽然没有什么让徐玥为奴为婢的心思,却也不得不出手一和*图*书助了,更何况其实就算徐玥不求他,他最后的决定也会是救人,毕竟一如先前所想,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徐家直接或间接的帮助。
就在凌逸考虑着要不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再拉徐伯毅几人一把时,被稚子散人刻意放过的徐玥陡然绝望朝向凌逸娇呼一声:“亦灵大哥救救二哥他们,从此以后我愿意为奴为婢侍候你!”
因为稚子散人踢中凌逸的时候感觉不像是在踢一个人,而是犹如一个鸡蛋自己往钢铁上撞一般,碎了个通透……
事已至此,双方已然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见状徐伯毅索性不再和稚子散人讲条件,毅然决然的说道:“稚子散人,我们几个实力不如你没错,可是要想拿我们的东西,夺我们的性命,恐怕你自己也得掉几块肉!现在放我们过去还不算晚,当然,你要非得拼个两败俱伤也无妨,我们奉陪!”
凌逸漫不经心的态度以及徐玥的恳求帮助顿时引起了稚子散人的注意,看着凌逸一点不和*图*书怕他的模样,稚子散人心头一惊,还以为踢到了什么铁板,奈何攻击已出,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常年呆在怒兽峡谷里伺机打劫一些前来历练的低级修士,是稚子散人最拿手的勾当,这么多年也有很多势力长辈想要来这怒兽峡谷蹲一蹲稚子散人,将其灭杀为自家小辈报仇,但是稚子散人凭借一身逃命本事加上极其狡猾的头脑,常常可以逃脱生还。
漆黑色巨爪疾驰攻至,徐伯毅翻手祭出魔炼刀运足体内魔元力便是当空一斩竖劈而下,然而魔元力巨爪和魔炼刀刀身绽放的刀芒还未碰触在一处,一股难以抵抗的压力便是凌空冲击窜入徐伯毅身体,一口殷红鲜血喷出,徐伯毅瞬间往后倒飞!
“为奴为婢就不用了,回来给哥哥捏捏腿揉揉肩就好。”
“对!这老头儿不是东西,小妹你和他走了肯定要被当做炉鼎饱受双修之苦。”
“稚子散人作恶多端,我们和他拼了就是!”
“你……你的身体……有古怪……你不是修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