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刁蛮的卜欣

“卜欣,我也明确的告诉你,徐家现在还没完,你这点刁蛮性子要耍就回你们卜家去耍,徐家人没有侍候你这种小姐脾气的先例!丹药要买,可以!三千块上品灵石,灵石缺一个角都不行!不买的话,就趁早回你们卜家,来人,送客!”
被徐伯毅气得花枝乱颤的卜欣站在原地抬起葱茏手指点向徐伯毅,嘴里“你你你”的说个不停,最终愤愤的跺了跺脚,回过神去就对她那两名丹融前期随从娇喝道:“你们还在一边看什么!没听见你们主子都被人家欺负到这个份儿上了么?!难道卜家给你们灵石丹药供你们修炼,就是让你们看着自家主子在外面受气的?!”
卜欣一口一个主子,让其两位随从心里十分不喜,但是不喜归不喜,这两人也明白他们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尤其是最近得知魔巳宗有支持卜家在这城池里一家独大的意图,他们就更不敢违背卜家人的号令了。
徐伯毅听完和*图*书认真的点点头,转而看向卜家三小姐说道:“我大哥说的话三小姐你应该没什么异议吧?买卖一事首先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其次三小姐自家也有交易坊市在这城池里,应该懂得无利不起早这个道理吧?你让我们赔进去一千块上品灵石卖你这粒极品融体丹,那旁人知道了以后岂不会来个东施效颦?我们徐家日后的买卖怎么做?如此这般,不会就因为三小姐你是卜家人,所以才有特权吧?”
其实在徐玥坐下来的那一刻,凌逸便察觉到了她的靠近,不过为了奉行出门在外绝不拈花惹草的原则,凌逸还是狠了狠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静静在一边吐息,只是他那极不匀称的呼吸不难让明眼人看出其心境的不平稳。
说到最后,徐伯毅将卜家三小姐那句“因为我是卜家人”原封不动还了回去,这般犀利言辞对付一个女流之辈,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徐伯毅hetushu•com在这里欺负人,但只有清楚徐家、卜家两家恩怨纠葛的人才明白,徐家这些子孙一辈究竟和卜家发生过多少摩擦。
这点小讽刺,不过是饭前的开胃菜罢了。
话音落下,徐伯毅没有急于给卜家三小姐回复,而是面带恭敬的看向自家大哥徐真,虽然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里,你没有灵脉或者修炼天赋差的要命,就算亲人也不会给予你好脸色的,凌逸就是一个十分贴切的例子,然而让凌逸颇为意外的是,这规律在徐家似乎不存在。
面对卜家三小姐卜欣的强势,徐伯毅再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言辞语调上分毫不显慌乱,有板有眼的反驳卜欣道。
终于,卜家三小姐好像受不了徐伯毅那种质问的眼光,轻轻娇哼一声出言打破寂静的气氛问责道。
况且卜家日日给他们灵石丹药,不就是让他们遇见麻烦去当先锋么?!所谓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不管现在他m•hetushu•com们面对的徐伯毅有多么强悍,这待客大厅后面藏着多少徐家交易坊市看管者,他们想不冲上去为卜欣出气都不行。
凌逸不说话,徐玥以为他真的实在入定打坐,于是她也就十分乖巧的呆在一边不言不语,偷偷用那双明眸余光扫视着凌逸的侧脸,一时间芳心更加滚烫。
“有什么好谈的?我来你们徐家的交易坊市竞拍东西,结果你们不但撤去竞拍之物,反而说什么都不肯卖给我,既然你们拿出来,就应该出售不是么?难道就因为我是卜家之人,所以就不能来你们徐家的交易坊市购买修炼材料之物了?”
一通解释过后,卜家三小姐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身为一个女孩子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家说自己强买强卖,脸面上终究是挂不住,奈何她自己本就是理亏的一方,心里即便有诸多愤怒,此时也是没了话锋攻击徐真之言。
徐真听得自家这个往日里无比照顾自己面子,而且经常鼓励和图书自己不要因为没有灵脉而气馁的二弟提问,不慌不忙、不卑不亢的回答解释道:“二弟,不是大哥不卖她东西,那极品融体丹乃是极其稀罕的宝贝丹药,一名丹融期圆满修士吞服后,很可能就因为顶破境界屏障,一举登临窥灵期,哪怕这增加的几率不如那些转门为丹融期修士提升进阶几率的丹药,可其效果也是决然明显的。大哥收来这丹药花费两千块上品灵石,然后又按照收购价定的拍卖底价,最后有一位修士愿意出三千块上品灵石购买,卜家三小姐却强行干扰竞拍,说一定要用一千块上品灵石买下这粒极品融体丹,这连本钱都拿不回来,我怎么可能卖给她?!”
越来越觉得自己被无情打脸的卜家三小姐终是忍不住心中怒火,拍案而起愤然道:“徐伯毅,我告诉你,你们徐家若是还这般跟我们卜家作对,迟早要落得更加惨烈的下场,现在讨好了本姑娘,或许将来选狗的时候我还会把你带在身边,否则最和-图-书后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然,他这心境的不平稳可不是因为激动或者对徐玥有什么情愫,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徐玥,美人有意,君却无情,这种情况不可谓不是一种罪过。
凌逸孤身一人坐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自顾自吐息修炼着,然而不等他完全进入状态,徐玥已是悄悄来到了他身旁的空位上,小脸儿上带着几分羞涩之意坐了下去,她盯着凌逸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孔,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徐玥很想和凌逸说点什么,但是嗫嚅了半天一个字儿也没吐出出来,只是单纯坐在其旁边,两只雪白小手摆动弄着衣角。
凌逸这么认为的根据无非就是他用神识扫视到的徐伯毅此刻真诚恭敬的目光。
再说让众人落座安定下来的徐伯毅,出言让卜家三小姐讲明冲突的缘由后,便一直表情肃然的盯着卜家三小姐看,卜家三小姐仿佛也清楚这件事是她无理取闹,故而眼神在对向徐伯毅时,难免有点闪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