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八章 赶走卜欣

一个丹化期圆满修士能悄无声息的让两名丹融前期修士连说话都张不开嘴?
闻听此言,凌逸顿感好笑的摸了摸鼻子,而后把自己刻意降低了无数倍的威压霎时一收,轻笑回应卜欣道:“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你们卜家的手段了,尤其是你挂在嘴边的爹和爷爷,记住,我叫亦灵,今天有我在,你是不可能花一千块上品灵石买下那粒极品融体丹了,走吧,去叫些实力看得过去眼的来找我,丹融前期,不够格!”
“双尾铁马?稚子散人?”
双尾铁马一身钢铁皮毛,碎山马尾,境界更是相当于人类的丹融后期之境。
说到年龄,徐真虽然没有半点修为,但依旧凭借其自家长辈的元力温养以及各种增长少许寿元的丹药一直让其挺到了现在。
更加重要的是,徐真命好,还高价收购过一粒能够驻颜的丹药服食,因此徐真现在虽有四百岁的年龄,却依然像一名二十多岁的青www.hetushu.com年。
凌逸心中如是想到。
凌逸声落,待最后一个字说完,他身上的气势又陡然暴起,经受如此大起大落的气势折磨,卜欣再也忍不住这场面的难过,留下一句“你们徐家等着”的话,便带着那两名恢复行动,狼狈不堪的丹融前期随从落荒而逃。
卜欣的言辞愈发犀利,凌逸也明白这个女人是无可救药了,故而也不再和她磨蹭打口水仗,低下头双手相互扭捏着,一点也没把卜欣口中的“爹和爷爷”放在心里,像是低声自语道:“资格?好像很多人都喜欢跟我提资格,但是最后他们知道我有没有资格的结果后,就再也无法承认我的确拥有他们口中的资格了,因为,他们都死了。”
卜欣一走,徐真和先前那个去城门口等待徐伯毅救援的徐家子弟皆是把疑惑的眼神投到徐伯毅脸上,意思十分明显,那就是他们想问问后者,这位兄弟是谁?
www•hetushu.com欣还以为自己的威势起了作用,不慌不忙的重新落座,举起旁边茶杯抿了一口香茶又自作优雅的放回原处傲然回应道:“怎么?知道怕了?怕了最好,因为怕我的人不容易死,但是反抗我的人都得死!”
稚子散人于怒兽峡谷里杀人夺宝无数,让四周各个势力都追杀清剿过,却每一次都无功而返,除了其头脑精明、逃命本事非凡之外,更重要的他是一名丹融期圆满的强者!这般境界,已是快和与他徐家叔伯辈的修为一样了!
徐伯毅满脸感激的起身冲着凌逸抱拳道谢,接着与他大哥介绍道:“大哥,这位是亦灵大哥,我们今日前往怒兽峡谷遭遇到双尾铁马袭击和稚子散人拦路打劫,都是侥幸碰到亦灵大哥被他所救,总的来说,我们兄妹几个能够回来,全仰仗亦灵大哥了。”
看来,这卜家三小姐不仅刁蛮任性,还很白痴……
看着此番麻烦在凌逸一阵威压下便得www•hetushu.com以解决,在场的徐家长孙徐真,老二徐伯毅,老三徐浩宇……直到最后的小妹徐玥,没有一个徐家小辈不对凌逸竖起大拇指,试想他们的年龄明明看起来和凌逸差不多,但人家不出手就能把常年在他们面前狂妄自大的卜家三小姐吓走,如此手段,怎可不让他们佩服?!
将刁蛮性子刻到骨子里的卜欣张口闭口全是“死不死”的问题,好像她就是那地狱判官一样,想让谁生谁就生,想让谁亡谁就亡,不过如果在这座城池内她没碰到凌逸的话,也确然有这个资格说,可是很不幸,今日她碰到的人是一个铁板,凡界之中没有人能踢得动的铁板。
“当条龙?你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么?笑话,天大的笑话,区区一名丹化期圆满修士而已,还能在此城里翻了天不成?你可知道我爹和我爷爷分别都是什么境界?他们还未称龙,你也敢?你也配?”
那就是恐惧!
“你是卜家三小姐?”凌和*图*书逸没有回答卜欣的疑问,而是嘴角扯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反问道。
“姑娘家家的,别总把他人的生死挂在嘴边,没事学学刺绣女工,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侍奉长辈,研习一下忠孝礼节,这才是女人该做的事情,天高海阔,你这样总有一天是会丢掉性命的,明白么?”
卜欣根本不吃凌逸这一套,俏脸越来越冷,出言愤声道:“教训我?你有那个资格么?!你有么!赶紧给本姑娘跪下认错,否则待会我回到家中让我爹和爷爷把你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卜欣听完凌逸的话,像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嗤笑一声连连发问,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凌逸觉得卜欣似乎忽略掉了什么。
念及至此,卜欣自打徐伯毅等人入场,终于第一次露出了除了傲然之外的脸色。
是啊,自己带的两个丹融前期随从在其手段下连说话都费劲,这不就说明眼前此人起码是丹融前期以上的实力么?!以前从未www.hetushu.com在城池里见过他,说明他的身份不是徐家之人,若是一名居无定所的散修,然后出手将我灭杀在此终而逃跑,爹和爷爷也不一定能给我报仇!
话音落下,一股难言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将这徐家交易坊市的待客大厅整个笼罩在内,感受到如山岳压身般的沉重威能,卜欣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多么愚蠢。
双方气氛压抑到这般地步,隐有不死不休之境况,而凌逸却分毫没被这种气氛影响,还是一脸洒然模样跟卜欣调侃着。
“你……你要做什么,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我爹和爷爷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将你挫骨扬灰!”
然而,这两者全被眼前这位看起来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修士给灭杀了?
听到这两个对自己而言几乎连仰望资格都没有的强大敌人,徐真久经商场的镇定脸色随之破碎,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他没接触过修炼是不错,但徐家所处这座城池周边的势力以及有名的散修、凶兽他都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