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五章 徐伯毅的赌注

“交代?你闯我徐家大院,杀我徐家护卫,我们徐家还未找你要个交代,你倒是反咬一口,难道为老不尊这个词,你不懂么?”
凌逸微微一笑,然后收敛笑容抱拳回应道:“在下亦灵,乃是徐家客人,也是徐家的朋友,阁下闯人宅院,杀人守卫不说,还要以老欺少,出手意在取人性命,不觉得以上种种举动,有失一个大家族的风范么?”
心中怒气更甚,卜南闲却没有失去理智,眼前这青年能轻易破除自己的攻击,说明他一定有不弱的实力,在徐家卜南闲也没见过此人,所以当即对其犯起了嘀咕。
谁知突然出现的这个穿着雪白色道袍的修士不仅替徐伯毅挡住致命一击,还如此轻易的把自己一招破除,此举不光让卜南闲的想法落空,还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狠狠抽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连带着卜家的脸面一起扇了!
徐伯毅心中喃喃一句,举刀便要劈出他最强一击与卜南闲的魔元力光http://m.hetushu.com拳硬憾,在卜南闲的攻击距离徐伯毅还有不到三尺的距离时,一道熟悉的雪白色身影陡然挡在了他前面,接着这道人影轻描淡写的抬起了他那只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白皙右手冲着漆黑光拳轻轻一点。
“破。”
挡在徐伯毅身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前者所在赌注之人凌逸,瞬间站到徐伯毅身前后,凌逸举指朝卜南闲凝聚的漆黑光拳一点,嘴里道出一个“破”字,魔元力光拳随之顶撞在凌逸手指指尖,在“破”字发出的刹那,陡然崩溃瓦解,化作一缕缕漆黑魔元力光华升空消散。
徐家生,他们生,徐家亡,他们也活不成!
听凌逸又把自己这一行人的“恶行”数落一遍,卜南闲老脸挂之不住,继续喝道:“小辈乱讲!他徐家在交易坊市中将我爱女打成重伤,我闯他宅院、杀他守卫又有何不妥之处?”
此战拉开,徐家要么灭亡,要么辉煌!
hetushu.com想,他一个窥灵中期强者的攻击居然被一个看起来顶多两三百岁的年轻人轻易抹除,这不叫打脸叫什么?!
卜南闲这一击虽然没用多少力气,但对付一名丹融前期修士卜南闲自信还是绰绰有余的,和徐家一战势在必行,眼下又是卜家和魔巳宗的蜜月期,要打铁就得趁热,所以借着卜欣这件事,卜南闲今日来到徐家就已经做好了和徐家翻脸的准备,于是刚刚才施展出这么一招,想要当场把徐伯毅这个徐家的未来当家人灭杀。
“你是何人?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么?居然敢阻拦我卜家的事!”
双方正面色肃然相对之际,卜南闲终于找到机会上前两步说上两句话。“徐伯毅,让你大伯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徐家今日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卜家一行人在冲进徐家大院后,就有人前往徐家各个客卿长老的房间通知他们有强敌入侵,让他们赶紧出去迎敌,所谓吃人家嘴和图书短,拿人家手短,徐家每一位听得呼唤的客卿长老不管是在修炼什么法术,还是正在凝厚元力,尽皆强行停止下来,纷纷来到眼下的徐伯毅身边进行保护。
尽管这些客卿长老知道徐家现在的日子不好过,而且卜家又得到了魔巳宗的支持,不过知道归知道,他们以前为徐家办的事情不少,有些人甚至还在暗中帮徐家拦路抢劫过卜家的商队,卜家人他们同样杀过不少,总之这些徐家的客卿长老明白,他们和徐家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反正,他徐伯毅今天是疯狂了,赌,用徐家全家人的性命玩一场豪赌!
卜南闲心中存有忌惮,也不敢再盲目出招,而是朝凌逸呼喝问道。
徐伯毅在赌,赌身边的凌逸真能和窥灵中期一战,只要凌逸能帮他挡下这一攻击,徐伯毅心中便可有把握确定凌逸究竟有没有那个能力,如果挡不下,导致他自己身死在这一击之下,那么徐家和卜家的战争便是要提前展开,而且最和图书终必然只有一家在这城池内独大!
“亦灵大哥,徐家的未来全系在你身上了。”
徐家和卜家一战早就成为必然,所以徐伯毅今日也算是豁出去了,原本按照往常来讲,见到卜南闲他就算做做样子也得行个晚辈之礼,而既然他任由凌逸在城南交易坊市里给卜欣难堪,就说明他做好了和卜家迎头相对的准备,身为徐家武之一脉接班人,徐伯毅有资格代表徐家和卜家开战!
当他们看到为首之人乃是卜南闲这个窥灵中期强者时,顿时面容犯苦,心生临阵脱逃之意,不过想到徐家也有徐真他爹那位窥灵中期压镇,一旦他们临阵脱逃,那么接下来要承受的便是整个徐家的追杀,横竖要面对窥灵期强者,他们还不如现在拼拼命,若是赌赢了,徐家给他们的好处绝对少不了!
“狂妄小儿,你们徐家的礼数便是如此?见到长辈不仅直呼‘你’,还斗胆说我为老不尊?好好好,既然你说我为老不尊,那老子就给你为老不尊个hetushu.com看看!”
这一切的一切,徐伯毅全赌在了一个人身上,那就是他身边这个穿着雪白色道袍,见到卜南闲等人仍旧不改淡然之色的青年“亦灵”!
说不出为什么,徐伯毅打心底是相信凌逸能创造奇迹的,或许是因为凌逸以雷霆之势灭杀了在他们以前遇见这种只有逃命的份儿的双尾铁马和稚子散人,又或许是因为凌逸身上无形散发的那种让人心安的气息。
卜南闲怒极连说三声好,继而不给徐伯毅回应的机会,举拳就是击出一道漆黑魔光拳头朝徐伯毅攻来,足有皮球大小的魔元力拳头极速袭至,徐伯毅眼神一凛,翻手祭出他那上品丹宝层次的魔炼刀意欲阻挡,然而从魔元力拳头携带的悍猛之意来看,徐伯毅根本就抵挡不住这一击。
面对窥灵中期,在年龄上又称得上是长辈的卜南闲,徐伯毅言语中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反而处处冷嘲热讽,丝毫不惧,由此可见,徐家和卜家的积怨有多么深厚,俨然到了无法调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