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八章 一寸难进

盯着凌逸胸前那一千块冒着浓郁元气的极品灵石,徐家这二十位分支族人不由得暗暗吞了一口唾沫,其一双眼睛,更是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我先来试试!”
随后不用多说,自然是凌逸暗中放出一道力量将徐家老者反震了回去,其余徐家分支族人扶起徐家老者,还不及问其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徐家老者便是赶忙起身站好往前两步,重新走到凌逸身前抱拳躬身道:“徐虎有眼无珠,不知前辈实力非凡,多有得罪,请前辈勿怪!”
一时间,场面安静下来,凌逸见状满意的点点头,最后确定道:“还有没有人怀疑我的实力?如若没有,此行领头的职位便由亦某来做如何?”
年纪大一些的,仿佛是从徐虎身上看出了些许蹊跷,没有人继续上前挑战,而是站在原地考虑着什么,灵石虽然诱人,但也得有足够的能力去获取不是?徐虎身为他们这些人里比较强的都被反震回来,这和*图*书说明有关“亦灵”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徐玥出言没有太过严肃,毕竟其中很多长辈平时还是很照顾她的,关系搞得太僵不好,可饶是如此,徐玥言语中的怒意还是被众人听了出来,提及卜家,再联想到其背后的魔巳宗,这二十人不禁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相比徐伯毅,徐玥的想法就很简单,出言侮辱自己喜欢的男人,她怎么忍得了?
不过他们其中有人还没被灵石冲昏头脑,有一名皮肤呈现淡黑色的老者出言问道:“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十万上品灵石?万一你没有,我们岂不是白白浪费力气?”
果不其然,其余十九人见这老者先自己一步走出,一个个泄气之余,还不由得暗骂自己愚蠢,若不是比那老者沉浸在贪欲中多了那么一息时间,那么这一个最可能成功的名额就属于他们了。
此话一说,其他徐家修士也是从巨大诱惑中挣脱和-图-书,恢复了神智,甚至还有些人耍起小聪明,对凌逸用起了激将法。
听完这叫徐虎的老者一席话,剩下的十九位徐家分支族人个个倒吸一口冷气,皆是瞪大了双眼,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先前还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徐虎就臣服于这么一个青年了呢?!
“你们如果在面对卜家时也能这么强势,那我就代表徐家谢谢几位叔叔伯伯和族兄了。”
……
见状凌逸轻蔑一笑,神识一动,在宸苍界里牵引出上千块极品灵石漂浮在身前。“这一千块极品灵石,应该抵得上十万上品灵石吧?”
“你们今日谁能用自己任何一种手段将我击退一寸,我便承诺给谁十万上品灵石,但如果你们都不能,此行就老老实实听我的命令!”
终于,二十人中的那位皮肤淡黑的老者先一步走出人群,第一个出言向凌逸挑战到,他怕,怕自己不早点拿这几乎白给的好处让别人占了和图书便宜,凌逸就再也拿不出这一千块极品灵石的量了。
“我看也是,他看起来比我还小,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多上品灵石?!”
想归想,因为这一千块极品灵石让这些徐家族人互相翻脸还是不可能的,先别说翻脸之后此次挑战的结果如何,单是徐家老家主知晓他们因为灵石而互相争斗后的怒火,他们便承受不住。
“算了,我们还是听伯毅的,就让这个……哦,这个亦灵发号施令吧,一个年轻人能受到如此重视不容易,我们就不要想着那虚无缥缈的灵石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早去早回。”
这位第一个吃螃蟹的徐家分支族人老者满脸自信走到凌逸近前,抬头看向凌逸问道:“你叫亦灵是吧?先说好,我可是丹融后期修士,待会若是力气用的大了,把你打得吐血受伤事后可别找我,而且也不能赖账。”
凌逸抛出这么一个巨大的诱惑,让在场所有徐家修士全部震撼当场和_图_书,同时心中生出浓浓的贪婪之欲来。
没想到自家这些分支同族长辈居然真的要和凌逸挑战,妄图赢取凌逸手中的灵石,先不管凌逸能不能赢下此次挑战,单是这些族人的举动,便足够徐伯毅鄙视不满了。
“是啊,早去早回既能避免天黑后发生危险,又能多打几颗凶兽内丹回家族里卖,到时候家族会给我们灵石的。”
嘶——
凌逸神识一动将一千块极品灵石收回宸苍界里,这些灵石单纯就是一个引子,根本没有第二次拿出来的必要,收回灵石,听完这老者的言辞,凌逸微微一笑,悠然道:“只是希望徐老别被小子震伤了就好。”
徐家老者这一拳看似击中了凌逸的胸口,实则不然,身体和心理有着双重洁癖的凌逸一般是不允许旁人碰触他的身体的,除了他的爹娘和女人还有亲近的朋友兄弟,一般人想要临近他,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故而徐家老者拳面及至凌逸胸前一寸之地,便被他笑着www.hetushu•com将其凝固在那里了。
众人的表现让徐伯毅忍不住心中一凛,万一这些人惹怒了凌逸将其气走,那么徐家眼下和卜家的战争,可就要失去起码八成胜算了。
然而就当在场徐家众人以为凌逸会因自己太过年轻气盛,胆大妄为而受到应有的伤害时,那徐家老者一拳打在凌逸那身雪白色道袍上,拳面覆盖的漆黑魔元力光华瞬间四溢爆散,而其本人也随之倒飞而回,踉踉跄跄的倒在了那十九名徐家分支族人怀里。
年纪小一些的,则是因为有了徐虎这个长辈的前车之鉴,更不敢出去挑战凌逸了。
被凌逸称作徐老的这位老者也不再多言,道出一句“小心了”,便凝聚起自身魔元力来,缕缕漆黑光华顺着其丹田窜动至臂膀,又于臂膀流动其双手之上,终而这老者沉喝一声,举拳便冲着凌逸胸口砸去!
“即便有,估计也是伯毅哥借给他的,到时候我们哪怕赢了,不还是赢回自家人的财富么,完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