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六章 神秘凶兽势力

听得凌逸唤自己“小铁”,双尾铁马王估计是认了命,索性不再为自己这个新名字纠结,神识中带着敬畏之意回答凌逸的问题道:“回主人的话,怒兽峡谷里面的确存在凶兽势力不假,但我并未能接触到那个势力,尽管进阶到通灵期圆满,可我也仅仅是碰到那势力的一点边缘而已。”
众人达成共识,凌逸自然也没什么异议,何况他还要趁此机会,多多询问双尾铁马王一些关于怒兽峡谷中凶兽势力的问题,毕竟等他们回到徐家,徐玥指不定要怎么折腾双尾铁马王了,届时总见徐玥一来容易引起误会,二来也容易暴露自己想要接近怒兽峡谷凶兽势力的目的,如此牵连下去,他的身份很可能会提早曝光。
徐家族人一唱一和间,徐伯毅赞同的点点头,同时心里暗道:果然利益和实力还是拉拢人最有力的资本,念及至此,徐伯毅看向凌逸的目光更加热切了一分,而且心里还默默决定必要努力修m•hetushu.com炼,争取早日能达到凌逸这种层次。
“哦?这是为何?”
“管他呢!只要再驱赶一些强大凶兽来攻,等他们精疲力尽的那一刻,便是我将那强大僵尸仆从和那小美人儿收入囊中的时候!”
“呃……小铁,你说怒兽峡谷里面的确存在凶兽势力,那你们双尾铁马种群属于哪个等级?你在凶兽势力中又任何职?”
“好,我们听二少主的!”
但卜臆辰越是祈祷这一点,他心里嘀咕的声音就愈发剧烈……
徐玥正调教着双尾铁马王,这时徐伯毅派去打扫战场的徐家二十名分支族人也是个个志得意满的完成任务走了回来,看到自家这些同族长辈、兄弟脸上兴奋的表情,徐伯毅知道他们在里面一点偷拿了些许油水,想到自家爷爷“小便宜可让,大便宜严守”的教训,徐伯毅便是权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朝众人说道:“劳烦几位叔伯兄弟了,既然怒兽峡谷和_图_书里没有凶兽的诡异问题眼下得到解决,我们还是赶快继续寻找凶兽获取材料,而后早日踏上归途。”
“他……他的确是窥灵后期修士啊!”闻听羽长老语气里带着的些许恼怒,卜臆辰生怕得罪这个魔巳宗颇有地位的老家伙小声回答道。
卜臆辰的言辞不像是说谎,故意引他们这些人来怒兽峡谷里送死,因此羽长老也不再为难卜臆辰,而是把思绪放在接下来的计划上。
羽长老凝神沉思不再刁难自己,卜臆辰这才大松一口气,心里默默恨道:“这个白袍银发青年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和徐家突然间搭上了线,看羽长老的言行举止似乎对那小子也产生了忌惮,莫非他是一名窥灵期圆满强者?又或者说……”
……
因此无论如何,这个白袍银发青年都不能是渡劫期大能!
再说打头带着徐家族人继续深入怒兽峡谷的凌逸,羽长老、卜臆辰两人之间的对话包括其他魔巳宗弟子对他和小和-图-书九的议论之语,全部被其利用神识“听”在脑子里,对此凌逸仅是淡然一笑,根本不为所动。
震惊的缘由,自然是因为那强大的僵尸居然是凌逸这个白袍银发青年的仆从,还有就是,向来以悍猛著称的双尾铁马竟被那僵尸一人近乎全部覆灭,且那头双尾铁马王还让白袍银发青年给收服了!
凌逸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暗自询问双尾铁马王有关怒兽峡谷中,隐藏起来的凶兽势力之具体讯息。
有此一幕,羽长老心中开始升起了不妙的想法,原因在于他比谁都清楚,利用驱兽魔铃操控来的这一千余只双尾铁马的攻击究竟有多么难以抵抗,起码他自问单纯依靠自己窥灵后期巅峰的实力,就算可以最后把这些双尾铁马杀光,也必然做不到凌逸和其僵尸仆从那种风轻云淡的姿态。
凌逸等人在整装待发,迈开脚步准备继续往怒兽峡谷深处行进的时候,站在不远处隐藏起来的羽长老、卜臆辰以及其和_图_书他魔巳宗弟子则是处于深深的震惊之中。
魔巳宗宗主,也不过是半步渡劫期修士而已,半步和一步的距离,若是抬脚就能将其跨越的事情,那么魔巳宗还何必担心明目张胆的帮助卜家大战徐家,会导致自身门派势力遭到削弱,从而致使周边宗派势力趁虚而入这个问题呢?!
羽长老重重哼了一句,继续反问道:“你觉得一名窥灵后期修魔者可以在一千只双尾铁马王面前如此游刃有余的解决掉麻烦?”
“利叔说得对,伯毅哥,咱们赶快继续前进吧,眼下时过正午,再不快点天色过不了多久便黑了。”
“嗯,这些东西的确还不够徐家解决眼前困难的,毕竟不是每一名前来徐家店面购买凶兽材料的都要双尾铁马身上的材料,而且一般人也买不起这些,我们得想办法找一些低级凶兽材料拿回去出售。”
这就好比一群蚂蚁在商量着什么计谋去绊倒一头大象,计划再怎么周密,没有足够的力量作为施行计www.hetushu.com划的基础,那么那个完美计划又有何用?
再往后面,卜臆辰想的自然是凌逸乃是一位渡劫期大能,但念及至此,他又不往下想了,哦,不对,应该说卜臆辰是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因为假如他的猜测成真,得罪一名渡劫期大能,就算卜家背后有魔巳宗当靠山,也是一点活路也无!
听到徐伯毅说还要继续深入怒兽峡谷,原本以徐虎为代表的几位徐家分支族人老者本能下就欲反对,可当他们看到凌逸又想到自己手中偷拿的利益时,便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人性本贪,在巨大的利益和诱惑面前,羽长老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欲望,心中暗道一句,转而目光凝重的盯着身边卜家大少爷卜臆辰问道:“卜臆辰,你不是说那白袍银发青年只是窥灵后期修士么?!”
“可是……可是那麻烦也不是他解决的,是他那僵尸仆从解决的啊,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助手,否则怎么敢不和羽长老,不和魔巳宗上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