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四章 羽长老的贪婪

卜臆辰暗自总结一番,目露精光的回答羽长老道:“晚辈认为,有关这个叫做亦灵的小子,第一,他身上那件白色道袍必然是一件品质不低于极品丹宝层次的防御类宝器,甚至还可能是一种玄宝!第二,他精通控制类神通,比如控制先前那个由他祭出的僵尸仆从,还有如今收服的双尾铁马王以及紫纹魔蟒;第三,这个亦灵实际修为应该和羽长老一样,不是单纯的窥灵后期修士,而是窥灵后期巅峰之境!第四,他的身体强度比较寻常修魔者要强悍许多,只是不知和同级修妖者相比如何;第五,他在法术神通的修习方面许是不强,不然经历几次战斗,他不可能一次法术都不施展出来,反而更倾向于修妖者的近战战斗方式。”
“不不不,晚辈怎敢有心加害羽长老您啊!”
一听羽长老要收自己为徒,卜臆辰脸上装作十分惊喜,其实心里不仅不高兴,反而产生浓浓的忧愁心绪。
“窥灵http://m.hetushu.com后期?!窥灵后期对付一条紫纹魔蟒肯定是绰绰有余,可老夫还从未见过一名窥灵后期修魔者可以任由紫纹魔蟒的天赋紫纹攻击笼罩半盏茶的时间连道袍都没弄破半点!”卜臆辰还说凌逸的境界是窥灵后期,这让羽长老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于是不由得沉喝说道。
卜臆辰惊慌解释,正欲继续说些什么,心境稍稍平复下来的羽长老却是又摆手打断道:“罢了,看在卜家和魔巳宗建立的未来良好合作关系上,老夫不予追究此事了,不过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那银发白袍的小子究竟是何境界?他的来历你又知晓几分?”
言及至此,羽长老眉头一挑,问道:“你见过那小子上次和卜南闲比斗时祭出自己的本命宝器了么?还有,卜南闲可祭出了他那斧头宝器?”
羽长老闻言顿时觉得的确是这么个道理,脸上怒色渐消,眼神示意卜臆辰继续和*图*书说。
再加上羽长老从关注凌逸一行人开始,就没见到凌逸施展过法术神通,便更加坚定了羽长老认为凌逸只是在修炼侧重方面比较适合于在怒兽峡谷众多凶兽攻击中生存罢了,于是乎,他内心都凌逸的忌惮也就少了许多。
“手指?!”羽长老知晓卜臆辰三叔卜南闲的实力,如果卜南闲祭出本命宝器,他身为一个比之还要高上一个小等级甚至要高出两个小等级的窥灵后期巅峰强者,也绝对不可能不放出自己的本命宝器加持法术攻击予以应对,否则必然难逃大意轻敌,导致落败的下场。
说到这,卜臆辰似乎也是意识到凌逸的表现出来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变态,假如凌逸真是一名窥灵后期修士,那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将仅仅低于他一个小等级的窥灵中期修士的夺命攻击破去,再想到今日所见凌逸展露的种种手段,卜臆辰心里对凌逸的本事大致有了一个概括……
恰好这时羽长老皱眉和-图-书深思少顷,问向卜臆辰道:“听你家长辈总说你小子头脑过人,那么你给老夫说说,关于那个小子,你看出了什么?”
卜臆辰见气氛变得好了些,急忙趁势解释道:“那银发白袍的小子据我三叔上次见面时观察所说,应该是窥灵后期之境,不过不知道他是不是扮猪吃老虎,有什么隐匿修为的神秘法术,若是按照羽长老所言那般,或许他也就是身体强度上比其他同级修士强些,也可能是有某种防御类宝器,哦,对了,羽长老不是说他在紫纹魔蟒攻击下连道袍都没损坏半分么,估计那白色道袍便是他的本命宝器吧!”
感受到羽长老眼神中迫切想要知晓答案的目光,卜臆辰自知不可拖延解释时间,迅速道来。“上次在徐家和那小子交手,三叔一共出了两招,第一次是单纯用魔元力凝结的拳头攻击,第二次是用本命宝器魔斧劈斩出的攻击,不错两次那小子都没有还手,而是用同一根手指将三www•hetushu•com叔的攻击破除。”
“那晚辈就先多谢羽长老了!”
所以归结起这些,羽长老几乎能够确定,凌逸的本命宝器一定是他身外那身雪白色道袍!而凌逸的主攻修炼方面也毅然是防御和身体强度两方面,对!还有控制之术上!
羽长老思量了一会儿,而后嘴角重新流露出了笑意,点头看向卜臆辰说道:“不错不错,你小子果然是年轻有为,此行若是接下来顺利完成任务,等回到宗内我便将你收为亲传弟子。”
年龄虽小,却久经人情世故的卜臆辰哪里听不出羽长老语气里的不耐,生怕受到羽长老怒极伤害自己的卜臆辰赶快说道:“羽长老,晚辈此时绝对不敢和您说半句虚假之言,事到如今,我们卜家和魔巳宗已然算得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是共进退,同荣辱,况且能够在此处拿下徐伯毅带领的一众徐家族人,对徐家而言无论是实力还是士气上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此好事,我怎会还生出和*图*书借其之手加害羽长老您的心思?”
然而,就在羽长老在左边松了以后气时,右边的气又被卜臆辰的话提了起来!
无他,他身为卜家未来家主,若是成了魔巳宗一位长老的徒弟,那么卜家以后在和魔巳宗合作获取利益时,难免要低人一等……
羽长老脸色的变化让卜臆辰心境宽松了许多,细想之下回应道:“当初晚辈带着自家三叔和一些家族客卿长老前往徐家,意欲给徐家找点不痛快,那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银发白袍的小子,而他的境界如果我们感应不错的话,应该是窥灵后期没错。”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卜臆辰想了想,确定道:“三叔倒是祭出了他的本命宝器,而那小子……当时晚辈看他只是单纯凭借手指和三叔斗了两手。”
说完这些,卜臆辰重重吐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瞧向羽长老的脸色。
用一根手指和窥灵中期且祭出本命宝器的卜南闲对战而没有落败,最后还把卜家众人灰溜溜的赶出徐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