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八章 重伤羽长老

“咳!咳!”
而且,此时的羽长老正左右环顾着些什么,好像发现周围并无异样,所以将紧张的眼神转换为淫靡之色,伸手去拉一个娇俏人儿的雪白藕臂。
亲眼见到凌逸化作一道漆黑魔光爆闪消失在原地的羽长老等了一会儿发现凌逸还没回来,只道是凌逸找那蜕兽期凶兽而去,双方定然战斗在了一处,而蜕兽期和窥灵期又是同等阶级,持以凶兽在这怒兽峡谷的地利优势以及身体上的强悍,羽长老猜测即便不懂法术神通的凌逸能够凭借自己修炼的本事逃脱而回,估计也必然会被那蜕兽期凶兽所伤。
“还有时间在这里消磨,看来你们修魔者果然是个个心狠手辣,对自己人的生死也全然不在乎。”
“小美人儿,在这里休息吗?这怒兽峡谷里面凶兽这么多,往来清风又直刺骨髓,来来,还是老夫怀里安全温暖,让老夫好好抱抱你。”
再退一步来说,就算那蜕兽期凶兽不是凌逸的对手,既然这里真的确定www.hetushu.com了有凶兽势力存在,想必其内决然还存在着蜕兽期之上,也就是兽劫期的霸道凶兽。
“小美人儿,你越是这样,老夫就越是喜欢,叫我老妖怪可以,不过一会儿你可是要承受一个老妖怪的邪火烘烤哦,快,让老妖怪我先摸摸小手,啧啧,看你这双小手,就觉得好嫩好滑啊!”
羽长老和凌逸有一点疑问相同,便是为什么这怒兽峡谷里面的凶兽势力一直都保持神秘,从来不和外界修魔者势力接触,且外来者在怒兽峡谷中猎杀低等级凶兽,这股凶兽势力又为何不予理睬。
最后嘛,当然是羽长老要来凌逸身上所有好东西,包括丹药、灵石、控尸之法、控兽之法、僵尸仆从、白色道袍防御类宝器等等,而等他拿到了这些,再让如今四周已然轻易控制住徐家二十名分支族人的魔巳宗弟子将手中徐家人一一灭杀抢夺财富……
挟持!
正在一边笑望着魔巳宗二十余名丹融期门和图书徒逐一将徐家族人按在地上的卜臆辰心中正为此行得意着,羽长老和徐玥的对话忽然打断他想要走到徐伯毅面前将其嘲讽一番的心思,瞥见正欲拉扯徐玥而去的羽长老,卜臆辰立即慌了神,出言大喊道。
然而不管理由如何,一心想着富贵险中求的羽长老只赌那神秘凶兽势力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无法外出它们存在的范围与人类修士接触,于是趁着凌逸在和那蜕兽期凶兽纠缠的这一段时间,羽长老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出了一个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法。
他,魔巳宗羽长老,即将展开人生中另一幅恢弘图卷!
想着想着,羽长老看向徐玥的眼神更加邪恶了!
“羽长老,不可!您不是答应晚辈,徐玥交给晚辈,剩下的全归你么!”
“留我全尸?不死何来全尸一说,可若是说了全尸,岂不是要我死?”
羽长老直起身体打算望向声源方向,心头在同一时间思虑着“全尸”和“死”的关联,还不待和图书他得出答案,胸口一阵剧痛钻心,羽长老只见一道漆黑魔元力光束点在胸前炸裂,后来他便是在这光束冲击下不断抛飞出去,撞到了一棵棵成年人合抱都难以环绕全面的参天大树,直到身上的劲道完全消散,他才是在撞歪了最后一棵巨树后,瘫坐在地上往外大吐鲜血。
卜臆辰的呼喊都没能让羽长老手上动作停滞一瞬,耳边这一声低沉谩骂传来,羽长老朝徐玥伸过去的手没来由一顿,好像如果他的手不按这声音主人的话停下来,等他死的那一刻,恐怕真是连尸体都无法保全了。
于是,那个蜕兽中期面色凶狠的壮汉便是再度目睹了凌逸来去无踪,根本抓不到一点影子的神通。
凶色壮汉话只说到这个份儿上,后面再任凌逸怎么追问他也是一句回答也不肯说了,凌逸刚要眯眼发狠,施展点手段让这大块儿头开口,突然一道神识传入了他的脑海里。
“你个老妖怪,别碰我!”
只要挟持了徐玥、徐伯毅这hetushu.com两个看起来那个叫“亦灵”的小子十分在乎的人,羽长老不相信等他安全归来,或者想的更好点,凌逸受了重伤奔跑归来的时候,不会对他妥协,届时以徐玥性命相胁迫,外加事情紧急,羽长老猜测凌逸一定会慌乱急切,任由他摆布。
羽长老稍有枯燥的右手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徐玥在大感恶心之余,还用双手死死抓着胸前的衣物,由于惊慌过度,那一片纱裙被她抓的十分紧绷,然而此举不仅没让羽长老生出半点退缩之意,看到徐玥胸前突起出来的两座“山峰”,“小羽长老”多少年没昂起来的脑袋,一时间更加雄赳赳了一分。
听到卜臆辰的呼喊,羽长老扭头朝他狠狠一瞪。“小子你喊什么!既然你唤我一声前辈,老夫又打算收你为亲传弟子,徒弟的女人给师尊玩玩天经地义!”
吐着鲜血的羽长老重重咳嗽两声,直感腹腔里面五脏六腑尽皆移了位,缓过气来,一双不沾半点灰尘的白色布鞋出现在他低着的视线里,http://m•hetushu.com而后随着视线往上移动,一张令羽长老冷意直冲脚心的面容映入其视线之中。
“好一个徒弟的女人给师尊玩玩天经地义,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老东西!给你一个留全尸的机会,现在把你的脏手拿开!”
娇俏人儿,自然是凌逸打心底喜欢的徐玥妹妹,虽然喜欢的类别与对伊凝萱、狐嫣儿等人的不同,但这不妨碍凌逸恶心一些人渣碰触自己妹妹的身体,起码,类似于彭雪儿、血婷、徐玥这种亲人,凌逸要保证她们干干净净的,与自己未来的他幸福生活下去。
重要的是,将来的一小段日子里,他还有手下这个即将被自己揽入怀里肆意蹂躏抚摸的娇俏美人儿!
这个声音一钻入凌逸耳朵,凌逸没有放出神识究及源头,而是直接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不远处徐伯毅一行人那里,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凌逸愤怒的发现,羽长老等人不再躲躲藏藏,而是现身在徐伯毅等人面前。
“谁!哪个找死的小子胆敢对我魔巳宗羽长老口出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