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九章 魔巳宗,大鱼?

半步渡劫期修士以及两万渡劫期修为以下的门徒,在凌逸眼里,与一堆蝼蚁无异!
原本羽长老还想着凌逸在法术神通方面的修炼肯定比较薄弱,换一句话来说,凌逸肯定属于那种明明身为修魔者,体内怀有魔属性灵脉,却偏偏剑走偏锋修炼一些淬炼体魄、操控外物的修士,只要在斗法过程中与其拉开一定的距离不让他近身,羽长老自信能够凭借自己的强大法术以及将近窥灵期圆满之境的浑厚魔元力把他轰成渣滓。
“你……你怎么会……”
和羽长老自报家门,凌逸险些将自己的真实姓名讲了出来,虽然现在他把自己的真名告诉徐伯毅等一众徐家人和这些在他眼里已是死人的魔巳宗门徒已无大碍,但能够保险一点,晚一分让魔郡郡王知晓自己登临魔郡的消息,对他扮演毒蛇的角色总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魔巳宗?果然不出我所料……听徐家人说,你们魔巳宗在这一片地界十分和*图*书强势,不知你们宗主的实力如何?宗门弟子又有多少?”
凌逸面对敌人时,一般都不会产生什么愤怒的表情,反而他喜欢笑,而且笑意越浓,杀意越重!
然而当凌逸那一道魔元力漆黑光束冲撞在自己胸口上,直到现在腹腔之中五脏六腑还隐有刺痛之感不时冲击着他的感官,羽长老才是明白过来,自己分明和眼前这个银发白袍的飘逸青年不时一个层次的人物。
“半步渡劫期,弟子两万……魔巳宗,比起徐家和卜家,果真算得上是一条大鱼了。”
听凌逸之言似乎对魔巳宗不是很了解,羽长老权当凌逸是一位魔郡其他地方游历到此地的散修,也可能是深居山林,近日才外出闲逛,碰巧与徐家结识的修士,总之,羽长老又开始了自我安慰的精神,不知有意还是无心,默默把凌逸归为除了自身实力强点儿,其他一无是处半点背景也无的闲云野鹤。
凌逸面带悠www.hetushu.com然之色,分毫畏惧也不曾显现的说出这话,可这般姿态看在羽长老眼里,却是让其以为凌逸听了魔巳宗的名头,心底生出了忧惧之情。
将羽长老一击轰飞,并且此时站在其身前俯瞰他的人正是受到神秘传音提醒,从那蜕兽中期凶色壮汉身边赶回来的凌逸,想到方才差点就让眼前这个老家伙占了自己妹妹的便宜,凌逸心中便是一阵怒火中烧,只不过他在笑。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魔巳宗长老,如果你要是敢对我造成半点伤害,就等着宗主带领魔巳宗弟子对你进行无尽追杀吧!”
羽长老抬起另一只手指着凌逸瞪大双眼,目光中为愤怒之色所充斥,不过很快他便将手挥袖甩下,冲着凌逸冷哼一声说道:“哼,现在你大可用言语来激怒我,不是问我魔巳宗弟子几何,宗主实力又达到什么境界么?告诉你也无妨!我魔巳宗弟子两万有余,宗主更是半步渡劫期之境hetushu.com,可以说渡劫期之下没有敌手!怎么样,怕了么?怕了就老老实实的把身上所有修真财物全部交出来,还有你那控尸、控兽之法,对了,你那个僵尸仆从也一并交予老夫,另外,那个小美人儿也给老夫奉上,做到这些,老夫可以饶你一命,并且许诺将你引荐进入我魔巳宗,摆脱散修孤独无依的境地!”
而且孤尺宗宗主尺泽在有着万元尺骨大阵的加成下,依旧难逃凌逸随手灭杀,其他风家、邓家两家若不是凌逸要给血辉在三殿之人面前一个表现的机会,并借此让月苑莹认可血辉,觉得他能够保护自己的爱徒月芯,翻手之际,凌逸自信绝对可以把四个势力接连玩死。
凌逸一点面子也不给羽长老留,言辞之中句句带着轻蔑嘲讽之意。
注意,是玩死,而不是奋力灭杀或者带伤取胜!
但是,远的不提,单是凌逸在传送到达魔郡之前覆灭的孤尺宗、风家、邓家以及炎罗门四个仙郡势力,随http://www•hetushu•com便拿出一个便足够轻易将魔巳宗这种势力连根拔起好几次了,而他凌逸,则是一人一招焚灭整个炎罗门城池的人物!
“我是不是这片地界的修魔者和问你的问题有很大关系么?是你人老脑子不灵光了,还是说耳朵有了毛病听不懂人话?”
“小子,识相的话就按照老夫的命令去做!人的性命只有一条,即便身为修士也难逃这个铁律,为了一些外物没了小命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乎,羽长老只能将自己活命的资本寄托于背后魔巳宗这个靠山上面!
想到这些,凌逸嗤笑一声,眼神里带着让人迷惑的情感盯着羽长老一动不动,既不急于出手,也没有一点同意羽长老要求的样子。
“你是想问我怎么会这么快回来,还是想问我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回来?是不是觉得我离开了你就有机可乘了?!敢动我凌……亦灵的朋友,魔巳宗,也该走到头儿了。”
徐家族人算上分支旁系,既然如今以徐伯毅http://m.hetushu•com的爷爷为当家家主,说明至今也就是三代族人,所以据凌逸估测,加上客卿长老以及仆人护卫,徐家目前应该也就几千口人丁而已,卜家境况也差不多,两家族人加起来,可能都不到魔巳宗弟子数量的一半。
“你!”
听得凌逸的连连发问,再加上凌逸嘴角完全不适合此时境况的笑容,羽长老身为一名活了千余年,修为达至窥灵后期巅峰的老家伙,当下也是不由得一阵心底发凉,因为凌逸之前带给他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深刻惊人了。
抵着这棵被自己撞歪了的巨树,羽长老缓缓起身,一只手捂着胸口那个让魔元力光束击破的血洞止血,一边面带疑然之色盯着凌逸说道:“你居然不知道我魔巳宗如此基本的讯息?!看来你好像不是我们这片地界的修魔者啊……”
怪不得徐家对卜家有了魔巳宗这个靠山那么忌惮,两万名弟子加上半步渡劫期的宗主以及众多窥灵期长老,魔巳宗的确有着傲笑徐家、卜家这种家族势力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