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章 羽长老之死

“自己明白为了外物丢掉性命是得不偿失,活了那么大岁数好不容易懂那么几条修真界的道理,却还抱着侥幸心理去触犯,你死了,也是活该。”
凌逸先前随手一记魔元力光束事发突然,待得那些制住徐家族人的魔巳宗弟子发现,羽长老的身形已是随着一干参天大树的轰倒抛飞了出去,少顷时间匆匆而过,羽长老迟迟未归,对其施展攻击的人也没见到,这下才是有一名魔巳宗的丹融中期门徒在众人派遣下来此寻觅,且出言叫喊着羽长老的名号。
不知羽长老是不是由于死亡临近思维混乱起来,还是心中早有着如此恢弘的目标,他的身体慢慢枯竭着,嘴里还不忘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凌逸嘶吼,大诉心中不甘怨愤。
“明白就行,赶紧交出储物戒指和装着你那僵尸仆从的乾坤府!”说到乾坤府,羽长老双眼又明亮一分,贪婪之色更浓!
“别急,你很快便会和你的羽长老相聚和-图-书。”
“放心,他们会随后陪你而去的,假如真有地狱结界,你们魔巳宗之人于那里聚首后再慢慢发展壮大吧,兴许哪天我心血来潮,会去看望你们的。”
总之,羽长老认定,眼前这个青年不仅修炼方向有些不符合修魔者的规律、实力出乎意料的强大,并且还有着丰厚无比的身家,基于这两点,羽长老再次认定,凌逸肯定是一名历经大机缘的散修!
凌逸话毕,挥手扔出一记魔元力漆黑光球砸在那魔巳宗弟子脑袋上,速度之快,那魔巳宗弟子又因羽长老之死还处于短暂的失神中,故而连闪躲的念头都来不及生出,他的脑袋便随着魔元力光球炸裂一同化作血雾,成为一具无头尸躯砰然落地,荡起片片尘土飞扬。
羽长老残留在血妖骨甲臂铠上的鲜血滴答滴答落在地面上,听着耳边脚步声靠近,凌逸将手臂一阵散去凝聚血妖骨甲的血、妖两种属性元力和-图-书,而后重新施展幻息术伪装好自身元力波动,把滴血未沾的右手与左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转过身来望向脚步发出的方向。
“羽长老!”
羽长老在震惊于凌逸这一刹那释放的血、妖两种属性波动之际,还不等他道出凌逸让他骇然意外的体质秘密,便由自己捂着胸口的手背开始,剧烈的疼痛感不断传递,手背、胸口、内脏直至全身每一个部分,随着死亡气息的临近,羽长老终是明白过来,眼前这个饱含神秘的银发白袍青年压根儿就没被自己的言辞所镇住,反而想也不想的把自己灭杀在此。
然而凌逸在羽长老意欲对徐玥做出非人之事时,便已然宣判了他的死刑,如此孽障不除,凌逸都觉得对不起千千万万的猥琐同胞。
“你……你难道不怕魔巳宗的追杀么?!”
凌逸越是不给羽长老答复,羽长老的心就越是平静不下来,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凌逸眼神依旧,羽和_图_书长老却是呆不住了,双方既无缓和的余地,羽长老唯有强装镇定,把强势姿态进行到底。
这魔巳宗弟子见羽长老双眼无神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惊骇之下不由得大喊出声。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魔巳宗长老,我是窥灵后期巅峰强者!我还要爬到更高的位置,享受更美妙的生活,我要成仙,我要掌控众界!”
吃掉凌逸,他羽长老便是拨开云雾见明月,从此踏上康庄大道,一往无边!
女人若是不接受自己,可以死皮赖脸的去追求,但绝对不能无耻的用暴力去强求,强扭的瓜不甜,万一因为一时的冲动导致修真界少一朵灿烂鲜花,那不仅是一个人损失,更是修真界内广大男性修士的损失!
对于要罚者,凌逸的审判便是死亡,一如羽长老现在这般。
“羽长老,您老在哪,没事吧?!”
听得有人寻自己而来,尽管感觉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羽长老还是不放弃最后一丝www.hetushu.com希望回应着。
活物无法装进储物空间里,只能放入乾坤府或者其他一些类似于玲珑图卷的宝物之内的规则,是每一名稍微有点修炼基础的修士尽皆明白的一件事,因此见过凌逸将小九收入体内的羽长老,根本想不到凌逸的储物空间正是他的本命宝器宸苍界,而且宸苍界不仅可以装纳死物,还可以兼并活物。
低头望着插入自己胸口血肉之中,带给自己无尽痛苦的血色手臂,羽长老艰难的再度抬头注视着凌逸,不甘疑问一句,脑子里不断想着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的办法。
有功要赏,有过要罚,你若是给修真界多造了几个美人儿出来,那么所有男性修士都会念你的好,可你若是摧残了几个美人儿,那么万夫所指的下场你是逃不掉了。
不多时,一名身穿魔巳宗道袍的修士赶到,不等凌逸说话,这厮便是先一步看到了瘫坐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羽长老。
凌逸言罢,不再给羽长老回话的机和*图*书会,垂于身侧的右手陡然一阵血光幻化,在羽长老震惊的目光中,一个布满血红色颗粒的甲胄手臂部分凝现而出,将凌逸整条右边胳膊包裹其中,继而突兀抬起,直穿向羽长老胸口那被魔元力光束轰出的血洞!
最后一句话说完,凌逸抽回插进羽长老胸口的手臂,眼睁睁看着他倚着歪倒巨树缓缓倒地,死了个通透。
“是啊,人的性命只有一条,为了外物丢了小命儿,的确很得不偿失……”
“小子,识相的话就按照老夫的命令去做!人的性命只有一条,即便身为修士也难逃这个铁律,为了一些外物没了小命儿可就得不偿失了。”
生机逐渐以肉眼看不见的方式流逝,羽长老直感自己身体里面的鲜血在不断外涌,而吸收了其鲜血的血妖骨甲则是绽放着更加妖异、诡秘的色泽,在阳光照耀下,愈发璀璨四射!
“我……我在这,快来……救我。”
当一个修真界的地痞流氓可以,但凌逸始终信奉着一个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