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一章 理由不充分

“我也愿意臣服!”
“理由不充分,你们还是要死。”
凌逸的语气听不出喜怒,看表情是在笑,但这五名魔巳宗弟子不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了。
“啊!”
“不要!”
凌逸挂着他温和的笑容再次安慰徐玥几句,直到确定徐玥真的缓过劲来,才转向徐伯毅说道:“伯毅兄弟,这是那魔巳宗羽长老的储物戒指和操控小铁、小纹的铃铛宝器,据我猜测,一路上我们没见到一只低级凶兽,也没看到一个人类修士,应该都是羽长老等人从中作梗。”说着,凌逸把从杀死羽长老之地取得的两枚储物戒指递到徐伯毅面前,驱兽魔铃也是被他一并送了过去。
“没错,我们根本不想和前辈为敌,一切都是羽长老,哦,不,羽老匹夫在一旁发令,我们这些做手下的不得不听令而为啊!”
不过凌逸想了又想,实在是没有不杀他们的理由……
“前辈你饶我一命,今后晚辈一定按照前辈的命和_图_书令办事!”
“别杀我!”
在羽长老这个窥灵后期巅峰强者持以驱兽魔铃的辅助下,小铁和小纹会中招被控制住情有可原,凌逸自然不会因此责罚两者。
话音落下,那五名魔巳宗弟子骤然脸色大变惊恐无比,本能下就要催动全身力量四处奔逃,然且伴随着一道漆黑光线在五人齐列的队伍中凭空出现斜斩而下,五人从第一人开始先是脑袋与身体分了家,喷出一道血泉,接着第二人从胸口往上和下面的身体斜斜分开,而后是第三人,第四人……
二十余名魔巳宗弟子的死似乎根本没给凌逸带来一丁点情绪波动,利用神识强行抹除羽长老储物戒指上的神识烙印,他本想看看羽长老有什么值得自己关注的物件,偶然从丹药、灵石、灵草等物中发现驱兽魔铃宝器后,凌逸本是出于好奇将其取出灌入魔元力摇晃一阵,接着他便是看到呆在徐家众人不远处,之前受到羽m.hetushu.com长老控制杵在原地不动的双尾铁马王和紫纹魔蟒二者眼神瞬间恢复神采,见状凌逸立即明白了这铃铛宝器的用途。
徐玥好歹也是活了三百年的人了,虽说没杀过几次人,在怒兽峡谷里面凶兽却也是杀了不少,因此对于眼前血腥环境的适应还算迅速,稍稍平复了一下心境,回应凌逸道:“我没事,幸亏亦灵哥哥你回来的及时,不然……不然我就……”
……
……
“我愿意臣服前辈,为前辈效犬马劳!”
好话说了不要钱,而且将来的事情又没人说得清,这名信誓旦旦向凌逸保证的魔巳宗弟子几乎绞尽脑汁要用词语把自己的忠心表露出来,就差跟凌逸讲,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其一观证明忠心了。
缓步走到徐玥身边,冲着徐伯毅点头示意一下,凌逸饱含关切之意的抚了抚徐玥的脑袋问道:“玥儿妹妹,没吓着吧?”
“你们想活?”
挥手一招,五名丹m.hetushu.com融前期到丹融后期修为不等的修士同时陨灭,五人身体全部以分成两半的情景落入在场徐家族人眼中,算上徐伯毅、徐玥两人在内的二十二名徐家族人尽皆为此惨烈一幕吓得脸色苍白,徐虎几个年迈者经历了较多的杀戮还算好些,尤其是徐玥这个唯一的女儿身,先前羽长老的举动便是让她吓了个不轻,当前又有二十余名魔巳宗弟子惨死在自己面前,她没吐出来就已经算是够坚强的了。
恐惧感疯狂灌入内心,在凌逸的迅猛杀戮下仅剩的五名魔巳宗弟子根本想不到要挟持手中徐家分支族人来要挟凌逸求得一丝生的希望,他们极为聪明的选择了跪地求饶,同时嘴里叫喊着臣服的言辞。
似是想到羽长老那张老而猥琐的面容,徐玥俏脸上后怕之色又起。
收了羽长老和那名丹融中期魔巳宗弟子的储物戒指,凌逸连多看一眼两人的心思都没有,身形闪烁下便回到了徐伯毅等人被和图书魔巳宗弟子看押的地方,那些魔巳宗弟子一见凌逸这个带给他们多次震惊表演的青年修士归来,本能下就有几个想要联合出手将其灭杀,然而还不待他们神识锁定施展法术,凌逸的身影便又一次消失在了原地。
作为两只成为了凌逸奴仆的凶兽,小铁和小纹也没多问些什么,各自来到徐玥和徐伯毅的身旁,对于没能在这些突然出现的修士手中保护好徐伯毅兄妹二人,小铁和小纹本来是有些担心凌逸会责怪它们,可看到凌逸了然的目光后,它们悬着的心又是放了下来。
活着的这五名魔巳宗弟子接连表态,让杀完倒数第六个魔巳宗弟子的凌逸停下了手中动作,将目光扫过得到解救的二十名徐家分支族人脸上,最后落在徐伯毅和徐玥两兄妹那里,见到众人毫发无损,仅是有些年轻徐家小辈眼神里还隐有惊惧之色,不过也并无大碍,终而温和笑意重新浮现在凌逸脸上,瞧向魔巳宗五人。
接二连三和*图*书的惨叫响彻整片山林,消失了的凌逸几乎每过一息时间便出现在一名企图动手的魔巳宗弟子身前,漆黑魔元力光华附着在双手之上,或是一拳,或是一掌,每一招的出现都伴随着一条人命的收割,魔巳宗这些丹融期中上层弟子在凌逸的拳掌下无一能躲,全部以雷霆之势毙命倒地,使得其余魔巳宗之人在惊骇凌逸的速度与手段之余,逐渐为死亡的即将到来而倍感恐惧。
其中一人听得凌逸的问话,以为有了活命的机会,急忙上前躬身抱拳道:“晚辈深知前辈实力通天,以前盲目无知加入了魔巳宗,眼下能为前辈效力,是晚辈过去生生世世修来的福分,请前辈饶晚辈一命,日后为前辈抛头颅洒热血绝不眨一下眼睛!”
“前辈,我们都是受命而来,这件事也全是羽长老一人在发号施令,我们只是照做而已,不管我们的事!”
“怪不得怒兽峡谷里面的低级凶兽一个也见不到,想来是被这羽长老给驱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