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六章 徐玥心思

徐玥脑子里正胡乱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羞人事情,因此在肖客卿说出“禀报”之词后本能下应了一声,站在原地等待答复,谁知由于她的“不正常”表现让肖客卿傻愣在了那里,等徐玥回过神来,发现他还盯着自己不动地方,霎时皱起了黛眉疑问道。
被徐玥这么一提醒,身边另一名徐家客卿长老急忙捅了捅肖客卿的胳膊,肖客卿回过神来急忙点头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体内的异样让徐家这几名仆人舒服非常,感激的看了凌逸一眼,望见凌逸银发白袍、一脸让人如浴春风的面容,皆是不禁心中感叹:仙人姿态,不外如是吧?!
念着这些,肖客卿转身脚步刚起,凌逸的声音又是裹着元力传了出来,清晰映入几人的耳朵。“肖客卿,让玥儿妹妹进来吧。”
“肖客卿,这是小姐让我们做的菜肴,说是晚上这个时辰送到亦灵大人这里来,还请肖客卿让我们把饭菜递进去。”和*图*书一名徐家厨房掌勺大厨挂着沾着不少油渍的围裙站在凌逸院门口与一名徐家派来看守的客卿长老恭敬说道,身后还跟着几名同样端着菜盘子的徐家仆人。
肖客卿在目送徐家仆人离开后,很快便看到从不远处走来一个亭亭玉立的人儿,待那人走近,他才是看出来这人正是方才徐家大厨口中命令送来菜肴的正主,不过徐玥的身份在徐家虽高,却仍然让肖客卿这种受到徐斌大老爷命令的丹融期强者不得不抬手阻拦而下,硬着头皮为其解释一番。
然而让肖客卿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惹来徐玥的“报复”!反而对方还柔声细语的准许了自己的说法,这让肖客卿不由得抬手抹了抹眼睛,随后再度看向徐玥,试图查探一番,这到底是不是他们家的小姐。
还好,听闻那徐家大厨禀报的凌逸不等肖客卿犹豫一番后,迈步来庭院内尝试发问是否让这些徐家仆人进http://m.hetushu.com来端菜,便是先一步出声招呼道:“肖客卿,让他们把菜端进来吧。”
不多时,凌逸所在的徐家小院院门口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继而凌逸敏锐的听觉便是收获到一个讯息。
天空上,羞涩了整整一个白昼的明月瞧瞧掀开它那蒙面夜纱,露出清宁昏黄的光晕,月如银盘,繁星四溢,如此佳境在往日里纷争不断的修真界里很难有人可以静下心来观望体会,唯有像凌逸这般静候佳人的时候,才有可能感受到夜景的美妙。
徐玥在徐家偶尔散发的魔女气息可是众人皆知,比如时不时给自家几位嫡系兄长一顿“友好的拳脚问候”,再比如给自家叔叔伯伯“整理一下胡须”,反正徐家现任老家主在徐玥对其撒娇时朗笑着说过:玥儿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你们也得给她去摘!
因此在奉命拦下意欲径直走进凌逸居住小院的徐玥时,肖客卿脑子里是一万个悲http://m.hetushu.com催凄苦的念头。
“嗯,好。”
不过这名肖客卿似乎根本不为所动,自顾自奉行着徐斌的命令回绝道:“没有亦灵前辈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徐家厨子和跟来的那几名端菜仆人朝肖客卿和其身边的另一名徐家客卿长老点头躬身行了一礼,随即小心翼翼的低头端着菜肴走到小院中,按照凌逸的指示来到其身旁,一样样摆放在圆形石座之上,看着几人颤抖紧张的模样,凌逸挥手散出一道魔元力光华打入几人体内,温暖感觉入体,这几人的动作立即顺畅了许多。
“小姐,大老爷他让我们在这里看护,没有亦灵大人的准许任何人不得入内,您看是不是等我先通报一声?”
如此一来,凌逸在徐斌的体贴关照下如愿以偿的落得个清净,而那些想着一睹凌逸庐山真面目的徐家族人见事不可为,便一个个退了回去,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议论着有关“亦灵”临至徐家之后,为徐和*图*书家作出的种种巨大贡献来。
“你怎么还不去?”
凌逸及时解围让肖客卿两人和徐家厨子、仆人皆是松了一口气,都说凡人皇者不好侍候,其实在修真界里,侍候一些实力强大又年轻气盛的修士比之更要难上加难,故而见凌逸予以肯定的回应,众人不免暗喜。
更何况,如今的修真界中,四季分明的地域存在太少了,无他,天地元气的弥漫使得众界每一片地域都是整日阳光灿烂,温和舒畅。
肖客卿回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好家伙,要是自己真得罪了小姐,别说自己在徐家的客卿长老地位不保,说不准连命都得留在徐家了。
时至傍晚,凌逸这个徐家新来的强大外援已然引起了所有徐家人的注意,一些好奇心比较重的人,接二连三的借着各种方式意欲“误入”凌逸居住小院,见一见这个徐家的大恩人,哪知在徐斌听完徐伯毅关于此次怒兽峡谷发生种种的叙述后,便立即派遣族内实力在丹融中期以http://m•hetushu.com上的客卿长老分队把守在凌逸居住之地,并命令没有凌逸个人的许可,任何徐家族人不得入内打扰。
肖客卿的回应让这些徐家厨房里面的厨子仆人顿时犯了难,他们是受到小姐所托,而这看守院门口的两人又是奉徐斌之命,双方都有着自己的任务,谁也没法退一步,否则就是自己的失职,难免落得徐家掌权人责怪。
凌逸正说着,院门口继那几位徐家仆从之后又一阵骚动顿起。
在庭院石桌旁边,凌逸静坐于圆墩石椅之上,夜晚寒冷,石椅上也是透着丝丝刺透全身的凉意,这股凉意在普通凡人身体中或许会肆虐的人受不了,但对于凌逸这种修士而言,寒冬酷暑,四季变化的问题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微笑着送走对凌逸好感大增的徐家仆人,低头看向这一桌色彩艳丽、让人见了就忍不住食指大动的菜肴,凌逸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语一声道:“这丫头,告诉她随便弄得东西吃就是了,干嘛非得这么大张旗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