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对我,不是爱

说着,凌逸拿起手边用翠玉精细打磨的筷子夹了一片透明嫩白的鱼肉放到徐玥小碟里,徐玥轻轻嗯了一声,自己夹起凌逸递来的鱼肉片送到嘴角咬了一小口,优雅淑女的咀嚼起来。
凌逸咽酒的声音在这安静环境中落得十分明显,徐玥压了压芳心紧张的心绪,才是回应凌逸道:“喜欢。”
想了半天得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徐玥把求解的目光放在了凌逸脸上。
换做另外一个男人坐在徐玥面前,得到这个答案恐怕都会情不自禁的将徐玥揽入怀中,借着月明星灿做一番男女之间都爱做的事情,然且在凌逸心里一直把徐玥当做妹妹看待,根本没有男女之情的意思,况且他也不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牲畜,基于以上几点,凌逸再度发问道:“可是玥儿妹妹,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一席话入耳,徐玥眼神中的疑惑越来越浓,同时自己对待凌逸的感情也随之变得犹豫起来,仔细想想,徐玥觉得凌逸说的话m•hetushu•com不无道理,从第一次见到凌逸开始,她就一直被凌逸年轻有为、本事卓群的姿态吸引着,可那也仅仅局限于对凌逸的崇拜惊叹,且如果真正要说对凌逸的感觉,徐玥也只找到了喜欢的痕迹,至于爱,仿佛不曾出现过。
徐玥脸上疑惑的神情让凌逸更加确定,这个小妮子对自己分明就是崇拜强者犯花痴的表现,连爱的定义都没理解,何来爱之一说?!
凌逸这一发问,弄得徐玥小脸儿霎时红透,误以为凌逸这是要向自己表明心意的她慌张无比,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回应。
徐玥闻言点点头,迈着扭捏的莲步把头略低往院中走去,一进小院,徐玥先是抬头确定了一下凌逸所处的方位,随后又急忙低下头来,想要借此遮掩自己那因为芳心巨颤惹起的粉颊羞红之态。
徐玥可爱的姿态让凌逸忍不住抬手刮了刮她那挺翘的琼鼻,佯装无奈道:“唉,亦灵哥哥可养http://m•hetushu.com不起我们徐大小姐,吃穷了我,我找谁说理去?”
“可这些究竟是不是爱,爱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亦灵哥哥和你说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连自己心中的爱都没法对自己喜欢的人表述出来,那就根本不是爱。”
说到这里,凌逸看到徐玥眸中明显闪过一抹失落神采,不过小丫头似乎并不气馁,眼神坚定的问向凌逸道:“那亦灵哥哥可不可以答应玥儿,以后要是玥儿觉得自己爱上亦灵哥哥了,亦灵哥哥就给玥儿一个做你爱人的机会。”
咕咚——
凌逸招呼一声,肖客卿受令,又回过身来朝向徐玥微微躬身伸手请道:“小姐里面请,亦灵大人让您进去。”
“或许你可能会说,真正的爱是难以言喻的感觉,但是你仔细想想,对于我,你真的爱么?”
如此这般,二人斟酒吃菜不作交流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凌逸才是放在筷子畅饮和图书了一口烈酒看向徐玥说道:“玥儿妹妹,你喜欢亦灵哥哥吗?”
“爱至极处。伟大如成人之美,宽容如谅解一切,静谧如凝望远看,惜护如互为知己……”
徐玥作答,凌逸也是有了继续往下说的引子。“那玥儿妹妹爱亦灵哥哥吗?”
徐玥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凌逸就是想不答应都没办法了,天下间最残酷的事情之一便是美人有意,君却无情,凌逸实在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内心认可的亲人。“好,可是日后你若是找到了自己真正爱的人,必须给亦灵哥哥瞧瞧,给你好好把把关,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宝贝妹妹嫁给一个没有能力保护她的小子。”
走到凌逸身边坐下,徐玥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离得凌逸太近了些,尚未做好和凌逸共赴巫山准备的她不留痕迹的往一边换了个座位,低着头不言不语,更不敢多看凌逸一眼。
察觉到徐玥的动作,凌逸颇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莫非我在她眼里就那么猥琐?这小www.hetushu.com妮子,也太不给哥哥留面子了吧。
凌逸闻言起身走到徐玥身边靠近坐下,宠溺的揉了揉徐玥的脑袋回应道:“傻丫头,能够培养出来的是习惯,而不是爱,爱情需要两个人的共同努力才能诞生属于双方的结晶,一个人的爱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玥儿妹妹你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让我愿意去当做妹妹去呵护宠爱的对象,却并不是爱人的选择。”
见状凌逸摇摇头,怅然远望天际,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为徐玥讲解道:“爱是明知对方在外人眼中不够优秀,却仍然愿意守护在其身边不离不弃;爱是初识之时,便难以理解的生出想要保护对方的感觉,即便这个保护的代价是自身性命;爱是对方明明触碰到了自己的原则底线,却愿意为对方把自己的原则抛之脑后,将所谓的底线范围一扩再扩;爱是女人愿意给自己的男人成长的时间,爱是男人愿意给自己的女人足够的包容……”
“咳咳。”
轻咳两声,凌逸打破尴尬的氛围道和_图_书:“玥儿妹妹,来,吃点东西再说。”
“亦灵哥哥,难道爱不是由喜欢培养出来的吗?”
气氛让凌逸这一句话带动的又轻松了起来,徐玥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撅嘴小嘴儿不满道:“干嘛,难道人家以后找了夫君,亦灵哥哥就不会保护人家了吗?要真是那样,玥儿一辈子都赖在亦灵哥哥身边不走了,永远不寻道侣作伴。”
想到前面这些,徐玥对凌逸的情感态度潜移默化的发生了转变,只是这个转变,她自己也没发觉。
被凌逸这么一问,为“爱”之问题所困的徐玥马上从先前两人暧昧的气氛中挣脱出来,俏脸上的羞涩也减少了几分,抬头看向凌逸疑惑道:“什么叫爱?”
问一个姑娘家问到这般地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凌逸脸皮恐怕要比城墙还厚,不过铁了心今晚要和凌逸表白的徐玥此时也是放开了许多,再次回答道:“嗯。”
“肖客卿,让玥儿妹妹进来吧。”
见徐玥不答,凌逸也不着急,自顾自悠然倒酒,而后送入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