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一章 徐家老家主出关

“炼制帮我增加寿元的丹药?”
回到房间,凌逸立即大放神识扩散到整个徐家宅院建筑群,当他看到徐家之中气氛凝重,一个个徐家族人满脸忧色之时,不由得心中暗道:莫非徐家这几日遇到了大麻烦?
神识直至徐家待客大厅内,这一下,他发现待客大厅里面多了一位老者,这老者须发皆白,精神却是十分饱满,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但嘴边却总带着和蔼可亲的笑意,这人样貌与徐斌有几分相似,凌逸稍一猜测,便是猜出了这老者的身份。
因为这十万粒蜕兽丹,皆是极品。
感应着丹药散发的独特波动,凌逸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这粒夺天寿丹并不是极品品质,却要比上品品质还好一些。
炼制蜕兽丹的过程就简单多了,几个时辰时间匆匆而过,不多时,伴随着淡蓝色火凤溃散,鼎盖掀开,大量天地浊气涌入凝固,一条青色丹河便是于九狐丹鼎之中飞出落在凌http://m•hetushu•com逸身前堆成一座小丹山,望着丹山上飘荡的浓郁灵气,凌逸笑意十足。
随着吞吸浊气之势渐渐收敛,九狐丹鼎鼎口处伴随着一阵白色光华闪烁,缕缕白色灵气烟雾升腾而出,接着在凌逸神识的操控下,一粒为朦朦白光包裹着的丹药从九狐丹鼎里面徐徐飞出,落在了凌逸近前。
虽说结果不太理想,凌逸也没打算再重新炼制一粒,一来即便他再炼制一次,也不一定能炼制出极品品质,炼丹这种事情除了依靠丹方、材料、前人心得经验等可把持因素之外,还具备运气成分在内,与其浪费时间精力在碰运气上面,还不如做点别的事情;二来一千年和九百年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若是徐真命不该绝,日后自然有其他方法助他长生,若是他就该寿终坐化,给他增加万年寿元过不了多久也得让人灭杀。
徐伯毅不想那种情况发生,所以在后面和-图-书的几天里一直叮嘱徐玥不要把这件事宣传出去,然而此时徐斌发问,他只好如实回答。“亦灵大哥回来以后说要闭关炼制丹药,有关增加大哥他寿元的丹药。”
……
丹药在六阶品质以上,一株或者几株灵草材料便只能炼制一粒丹药,而像蜕兽丹这种五阶丹药想要炼制出两粒的话,则仅需要一株化形双叶草便足够了。
徐斌、徐真、徐伯毅老少三人正在徐家待客大厅里面交谈着有关凌逸炼丹一事的时候,作为他们话中主角的凌逸已是将夺天寿丹的炼制进行到了最后一刻,神识操控着丹药雏形彻底凝结,凌逸挥手隔空掀开九狐丹鼎鼎盖,宸苍界内独有的天地浊气瞬间蜂拥而至挤进丹鼎,那般情景使得九狐丹鼎宛如沙漠流沙口,不断往体内吞吸着浊气之沙。
别忘了,他还要和怒兽峡谷的神秘凶兽势力打交道,所谓天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尽管凌和*图*书逸尚且不明白为什么怒兽峡谷里面的那个神秘凶兽势力对于附近修魔者猎杀其中低级凶兽不管不顾,可他相信,那凶兽势力的门徒来源定然是怒兽峡谷里面尚未成功蜕去兽身的凶兽。
当然,谈判之中除了这个“礼”,还有他凡界无人可敌的“兵”。
“徐家现任老家主都出关了,看来卜家和魔巳宗是真的要动手了啊。”
不过当他扫探到双尾铁马王和紫纹魔蟒两兽仍在那广场之上悠然休憩后,便推翻了先前的猜想。
近七日的功夫,凌逸成功将此次炼丹任务完成,闭目在宸苍界内盘膝休憩两日,醒来后吞服了几颗浊果进行身体淬炼,待得感觉自己状态恢复到了巅峰,他才是神识一动出了宸苍界,回到徐家为其安置的房屋里。
换言之,这粒夺天寿丹乃是一粒半极品丹药,其效果无法助普通凡人增加千年寿元,只能增加九百年。
而凌逸之所以要炼制五万株,也就是十万粒蜕兽丹是有http://m.hetushu.com他自己的计划的,他这么做除了要信守承诺助双尾铁马王以及紫纹魔蟒两兽成功突破桎梏,晋级蜕兽期之外,剩下的那些则是想要用来收买“兽”心上。
徐斌了然的点点头,目光中闪烁着感激的色彩感叹道:“无妨无妨,亦灵他能有这么个心意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如果他真能帮助徐真增加寿元,哪怕增加个几十年,我这个老头子心里也会感激不尽啊!”
徐伯毅说起凌逸来,徐斌眼神也是随之一亮,想到有好几天凌逸都没有动静了,徐斌不由得问向徐伯毅道:“亦灵自打回来都好几天没露过面了,莫非是怒兽峡谷之行中受了伤?”
凌逸要为徐真炼制增加寿元丹药一事徐伯毅和徐玥两人没有和家族里的人提及,这一点源自于他们兄妹二人对凌逸小小的关心,毕竟这种丹药炼制起来肯定不简单,成功几率也算不得有多大,万一真像凌逸说的那样失败了,不免会引起知晓此事的徐家人失望。
hetushu.com了丹药,凌逸没有把九狐丹鼎安放落地,他还要继续炼制蜕兽丹,蜕兽丹属于五阶丹药,因此相比于夺天寿丹,无论是在炼丹时间上还是在难度系数上都要小许多,神识锁定宸苍界内化形双叶草,取来五万株投入九狐丹鼎之内,凌逸便是按照《丹苍诀》里面的炼丹步骤炼制起来。
徐伯毅点点头,望着自家大伯那激动的样子确定道:“嗯,不过大伯和大哥你们两个也别抱太大的希望,亦灵大哥说那丹药品阶不低,炼制起来也颇为不易,成功的几率好像不太理想,所以我才一直没和你们说这件事,就是担心希望怀的太大,最后却徒增伤感。”
闻听徐伯毅的话,徐真在徐斌脸上流露惊喜表情之余惊问出声。
这一点从双尾铁马王曾经受到过邀请便能看出,因此先把握住那凶兽势力的新鲜血液,凌逸日后在谈判的时候才能有更好的筹码。
心中这般念头闪过,凌逸起身下床推开房门,漫步往那徐家待客大厅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