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四章 寿元的重要

凌逸笑了笑,又环顾众人说道:“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几位都坐吧。”说着,凌逸便自行在先前那仆人摆放茶杯的地方落座,满口不提半句索要回报之事。
人活着很累,要面临许多艰难的抉择和成长路上的荆棘,会有人因此轻生,也会有人因为天下世事的肮脏而厌世,可那毕竟只是百万分之一的懦夫的思想,但凡有抱负、有宏伟大志者,无论每天将会面对多大的困难险阻,都会坚定不移的向前狂奔着,越是接近死亡,他们就越是不甘,越希望活着。
“不可!”
“爷爷!”望着徐睿渊说着说着,气劲渐有衰弱迹象,徐真心中一疼出声关切喊道。
见徐真要跪向自己,凌逸挥手散出一道温和的魔元力光华将其扶起,继而皱眉认真道:“徐真兄若是拿我亦灵当朋友,以后这些事情都不要再做,何况男儿膝下有黄金,跪父,跪母,跪长辈,哪能随随便便就弯膝!”
其实也不怪徐真如此大惊小怪,和-图-书试想任谁明知道自己还有几十年寿命就要面临死亡,突然天降鸿运一下砸在了自己头上,给其一个再活九百年的机缘会不激动?
人的心脏很小,却可以容纳无限大的梦想,只要愿意迎难而上,再加上足够长的时间,他们才可以尽可能多的实现自身价值。
任由徐真兴奋了一阵,待他自己逐渐稳住心性,彻底平静下来以后,徐睿渊才轻咳两声眼神示意扑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徐玥起身落座,肃然朝凌逸抱了抱拳真诚道:“不管怎么说,亦灵小友是聪明人,应该也清楚真儿在我徐家的重要程度,可以说我这个老头子在死了以后徐家未来是继续发展存活下去,还是随我之死一起尘归尘,土归土,全都系在真儿和伯毅两兄弟身上,伯毅还年轻,又可以修炼,只要他不遇到极大的危难,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只是真儿……”
“且自打真儿展露出经商天赋,老头子我把徐家产业全权交给http://m.hetushu.com他打理后,徐家上下几千口修炼生存的重担就落在了他身上,他做的也的确很好,目前来讲徐家的状况就是:徐家在,真儿生。可若是真儿亡,我这个老头子再归了土,那卜家即便现在不把矛头指向徐家,徐家在卜家卜臆辰那小子的对付下,用不了几十年也定会将徐家慢慢蚕食殆尽……”
因为在成仙之路上变强,不仅能够保护好为自己傻傻奉献的萱儿、无比疼爱自己的爹娘,还能让岁月走慢一些,让他多陪自己所爱之人几年。
还有听刚才他所言,这丹药还是他自己炼制出来的?!
听了凌逸的话,徐真憋得脸色通红,终而长长舒了一口气,朝凌逸真诚笑道:“亦灵兄弟教训的是,不管怎样,这情我徐真记下了!”
“爷爷!爹!孩儿能感觉自己真的年轻了许多,这丹药比之以前服用的药效强得不知凡几,孩儿又能多孝敬你们一段岁月了!”
徐真对自己和-图-书爹的忠告深以为然,感激的朝凌逸看了一眼,随后珍而重之的将手掌摊开,内心无比激荡的把夺天寿丹送入嘴里。
徐睿渊对凌逸的表现不解中带有惊奇,按理说假如那粒丹药效力为真,其价值决然要比徐家以往收购的增寿丹药还要高出几十倍,而且凌逸年纪轻轻,体内生机盎然,不可能实力强大到在凡界任取修炼资源的地步,可眼下他一直不提半点回报之事,让徐睿渊实在难以相信,他帮助徐真这一把,真的单纯只是因为朋友间的情谊么?
丹药入口即溶,一股温暖的药流瞬间渗透徐真全身血液,随着体内鲜血的流淌遍及全身,徐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丝丝蓬勃的生机在自己每一个细胞里跳跃翻腾,犹如春天到来种子发芽,迫不及待的钻土而出,顶的他皮肤上无数毛孔都顺畅呼吸起来。
做任何事的前提,是活着,有时间,才有希望。
重获新生的徐真此时是热泪盈眶,身体抑制不住的猛烈颤抖和图书,说话声音洪亮突生一种莫名的穿透力,其言行举止哪里还有平时徐家掌财大少爷半点稳重平淡的姿态。
时至如今,修道不足一百五十年,却拥有整整八千年寿元的凌逸仍然不满意自己的现状,他要继续变强,强到永生不灭,强到堪破轮回改天换命,强到天地间任何外物外力都无法阻拦他和亲人不离不弃,直至永恒!
凌逸都说不让再提及夺天寿丹的事情了,徐睿渊他们也就把话锋转到了别处,只是关心自己儿子增寿问题的徐斌担心丹药在外面放置的时间太长会影响到药效,故而嘱咐徐真道:“真儿,赶紧把丹药服下去吧,不然在外面安置太久其内蕴含的灵气会消散许多,届时恐怕效力会有所减弱。”
徐睿渊冲着徐真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转向凌逸道:“真儿生来便没有灵脉,无法修炼,从这一点来讲,其实老头子我倒觉得不见得不是一件好事,修真界中人心险恶,稍一失神便可能在一次斗法中丧失性命,真儿他面和*图*书对修士时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一般无二,到了外面人家不认识他,自然也就不会提起害他的心思,而且只要徐家还在,他在商道上有多么出色多么惹人嫉恨,乃至引来居心叵测的人害他,我徐家也自有保他不死的能力。”
所以不管徐真现在有什么样的表现,凌逸都觉得无可厚非,曾经幼时在青灵镇中每每和伊凝萱呆在一起畅想未来的时候,凌逸总希望自己能够变强一点,再变强一点。
夺天寿丹的药效几乎在吞服之后便立即产生了效果,徐真一头隐然失去明亮光泽的黑发重新焕发生机,其间偶尔有几根白丝也从发根开始慢慢变黑,粗糙的皮肤亦是随之变得细滑,一如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般富有弹性,而最为明显的,还是徐真脸上色泽由淡黄转为了红润。
如此明显的变化就连身为局外人的徐睿渊、徐斌等人都看在了眼里,可以说凌逸为徐真炼制的这粒丹药就像一粒火星落在了大片干柴上,瞬间即燃,熊熊火势照亮了四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