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六章 有我在,徐家必安!

徐家必安。
凌逸摇头,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作为事情的女主角徐玥突兀从刚刚的慌乱中平复下来,表情前所未有的平淡,起身朝向徐睿渊等一众徐家人决然道:“爷爷,大伯,大哥,二哥,你们不要怪亦灵哥哥,他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先不管亦灵哥哥有没有自己的苦衷,即便他愿意救我,我也绝不会离开你们独自苟活下去,徐家在,玥儿在,徐家不在了,玥儿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最后一个字铿锵落地,徐伯毅像是被抽光了所有力气,瘫坐在木椅上失神盯着凌逸。
见状徐睿渊心里安稳了不少,徐真、徐伯毅两兄弟也是知道自己刚才误会了凌逸,目光含着歉意朝向凌逸尴尬的点了点头,徐玥俏脸上也是随之恢复了神采,满脸温暖之色,幸福不语。
于是,接下来的场面霎时变得沉闷寂静,大厅环境落针可闻,凌逸也不多说,嘴角自信温和的笑容又起,自顾http://m•hetushu•com自举起手边茶杯浅浅品了一口,悠然点头自语道:“茶不错,很香。”
“大哥,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要给玥儿未来的夫君把关呢。”
面对众人真情的“责问”,凌逸不仅没有半点改变主意的样子,反而再度强调了一次。“关于徐爷爷您老的请求,小子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答应。”
说完这些,徐伯毅顿了顿,面容陡然凌厉了一分,继续沉声道:“可是……可是亦灵大哥你如此天赋异禀,聪明绝顶,难道还看不出玥儿对你是什么情谊?就算你不喜欢玥儿,凭我们之间的感情,凭玥儿的这份心思,你就忍心眼睁睁看她随我们一起死去?如果是那样,亦灵大哥你……真的太让兄弟我失望了!”
两句话,徐真、徐伯毅两个大男子汉已是忍不住掩面放声痛哭起来,徐睿渊、徐斌两个长辈,此刻亦是眼角含泪,眼眶里升起了水雾。和图书
念及自己妹妹的一番痴情妾意在这一瞬间被凌逸一口否决掉,饶是凌逸之前从阎王手里救了他们兄弟多次,刚刚又无私拿出一粒珍贵的增寿丹药给徐真吞服食用,他们两兄弟都无法面不改色的沉住气了。
“还有二哥,你说过要亲手把玥儿送上花轿,世俗虽俗,却也有其存在的意义,没有八抬大轿来咱徐家娶,玥儿可不过门,没有二哥你亲手送玥儿上轿,玥儿亦是不嫁。”
“傻妹妹,如果能活着,哥怎么会忘记对你的允诺,只是那个前提是……我们可以活着啊!”
“亦灵大哥,你救了兄弟好几次命,还多次给予徐家大量的修真资源,眼下又给大哥炼制出增加九百年寿元的丹药,这些兄弟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是亦灵大哥你天赋如此之高,甚至说是妖孽怪物也不为过,虽然你不曾透露自己的年龄,但我能够看出,也感觉得到你比我、比玥儿年龄都要小,可我依旧心甘http://www.hetushu.com情愿的叫你一声大哥,这和强者为尊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的为人我徐伯毅佩服!”
这股气势好像在无声吐露着,在这天,在这地,我就是皇,天地万物皆奉我为主,我要谁生,谁死不了,我让谁亡,谁也别想活!
说完,不等厅中众人声音再起,凌逸目光陡然一凛,语气中带着他那嚣张霸道的气势毅然道:“因为我的脚步不会在某个地方停止下来,或许有一天会,但那一天离现在还太远,所以我不能把玥儿送上花轿,不能每天都陪在她身边嬉戏打闹,更无法给予她的亲人长辈所赋予的、谁也无法替代的关怀疼爱,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你们徐家族人自己去给玥儿,去让她幸福的走下去。”
这四个字在凌逸这么一个看起来在修真界里尚且属于“乳臭未干”层次的毛头小子嘴里说出来,徐睿渊、徐斌等徐家五人听完居然发现自己心里没有一点怀疑,反而好像那“安”字落www.hetushu.com地,他们的心态也就安定了,徐斌、徐真、徐伯毅、徐玥四人相信是因为见过凌逸做出了太多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事情,而徐睿渊相信,则是源自于凌逸说出此话时体外无形的那阵皇者之势!
徐真、徐伯毅心中呐喊一声,暗恨自己太弱,暗恼自己没法守护自己男人的誓言!
“亦灵兄弟,小妹对你的心思你难道看不出来么?爷爷说得对,我们徐家上下不求亦灵大哥你能帮助我们渡过眼前难关,而且我们也没有什么理由要求你那么做,可是小妹对你那么好,你难道救她一命都不愿意吗?这种事情,凭窥灵后期的你应该不难吧?!”
凌逸的坦然自若让徐睿渊第一个被感染,从沉寂中回过神来,心怀仿佛瞬间敞开,大厅里的压抑气氛也随之一扫而空。“好好好,英雄出少年,亦灵小友年龄不大却能有这般作为,罢了罢了,不管小友你的话是真是假,说难听点,就算小友你只是无谓的狂妄糊弄我www.hetushu.com等,凭玥儿这丫头的性子也不会听我的话跟你走,所以无论如何,小友在卜家和魔巳宗来攻时哪怕逃跑我们徐家也不会怨愤小友。”
徐真擅商,久经人情世故的他此时虽有些心态不稳,却也没说话太过放肆,徐伯毅则不然,修炼之人本就崇尚武力,遇到惹恼自己的问题难免会产生愤怒心绪,况且别忘了这是在魔郡,修魔者狂烈直爽的脾气在众多种类的修炼者之中可是闻名遐迩。
“徐爷爷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小子还没活够,还有很多事要做,如若真遇到致命危险,小子自会逃命。”凌逸话这么说,眼神里却没有半点临阵脱逃之意。
徐真往日里在徐家小辈中算是比较沉稳的了,可现在听了凌逸拒绝的回答,方才还信誓旦旦把自己命交给凌逸的他也是忍不住疑惑问道,语气中难掩的责怪语气表露无遗。
“你们担心的问题我知道,卜家、魔巳宗在你们眼里或许强不可敌,但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在,徐家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