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一章 石棍宝器

反正时间还有,凌逸暂时想不出办法也不着急,自顾自盘坐在了蒲团之上,仔细打量起石棍的外形来。
“有意思,有意思。”
石质案桌的长度约有两丈长,上面有两个东西,一个是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棍,开始凌逸还没把这石棍往徐家老祖传承下来的宝器方面去想,可当他目光侧移,望见石棍旁边摆放的一块似乎用同样石头材料制成的普通石板后,却是忍不住愕然猜想道:“这两个看起来和外面随处可见的石头一样石质的物件不会就是徐家老祖所留传承吧?!”
这石棍会不会里面另有乾坤?外面这些石质材料有没有可能仅是包裹其中真容的伪装呢?
凌逸的这个想法来得莫名其妙,但他心里却一直被这个想法萦绕着,驱之不散。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徐家后人无法接受徐家老祖的传承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境界不够吗?按照徐家人所言,徐家老祖应该是因为境界足够受和_图_书到天地法则影响不得已渡劫飞升魔界而去,那么也就是说徐家老祖的境界是渡劫期圆满,可一名拥有家族后辈渡劫期圆满修士应该不可能把自己的传承定位太高吧?!那样和把自己后辈往死路上逼有什么两样?”
石棍长度和凌逸的身高相差不多,通体青灰色,石面并不是绝对光滑,甚至还存在着不少坑坑洞洞、向外突起之处。
见徐睿渊该交代的事情就交代完了,凌逸认真的朝前者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就绪,随之又分别向徐真、徐伯毅、徐玥兄妹三人知会一句,转身便是毅然决然的推开了眼前石屋的大门。
因此即便凌逸需要时间一气呵成完成传承的获得,拖延时间之事也落不到徐家族人身上,他们顶多就扫扫尾,帮小九解决一下咬不疼人膈应人的蛤蟆小将便足够了。
往里面更深了些,由于石屋内东西本来就少,所以中央之地上摆放的唯一一个一尺高的石质和图书案桌和一个漆黑蒲团就显得极为显眼。
徐睿渊的保证其实对凌逸而言没有半点用处,只要接受徐家老祖的传承不会时间太长,或者强制性让接受传承者无法动弹,一旦卜家和魔巳宗联合来攻,大不了他就暂时中断传承出去随意动动手将两方灭掉便是。
徐家老少五人的心思就不是凌逸现在需要念及的了,此时的他心中被一个疑问塞满,而且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疑问的答案之中。
“凭借现在徐家家主的修为层次,无论怎么说都应该到了可以接受徐家老祖传承的地步,难道说想要堪破那藏有徐家老祖遗留神通的石板有什么蹊跷之处?而且控制那配套的魔属性宝器同样需要些什么特殊手段才可以催动吗?”
神识无用,凌逸俯身用双手意欲把石棍拿起来仔细观察一番,让他郁闷的是,自己这相当于伪劫宝层次的强悍身躯以及体内蕴含的狂暴之力居然是无法提动这东西!
想了http://m•hetushu.com半天也没得到答案,凌逸借着石屋四周墙壁上挂着的灯盏昏暗火光慢慢往中央处行进,这越往前走,凌逸就越是明白徐睿渊那句“石屋里面可能有些简陋”的话语从何而来了,因为这石屋之中和血殿安置血池的石屋差不多,里面半点雕刻、木质家具、字画等修饰品都没有。
如果凌逸真能成功习得徐家老祖的传承,那么徐家重新夺得此城的唯一掌控权将指日可待,甚至还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吞并周边各大相对强悍的势力,逐渐扩大徐家家族疆土!
看到石棍这个样子,凌逸不由得忽然脑子里生出一个想法。
神识无法探入石棍内部,不仅没让凌逸感到丝毫失望心绪,反而还因此释怀了一些,毕竟越是不平凡的东西就越难得到,自己近乎玄灵期修士的强大神识竟是无法钻进石棍,就说明这青灰色石棍不是用凡石打磨而成,而是和这石屋的建筑石料相同,属于比较珍稀宝贵的和_图_书材料。
何况宸苍界里还有着尸王后期之境的小九,持以金灵战甲防御,只要不遇到渡劫前期以上的修士,小九与其战个平手还是绰绰有余的,起码也能做到双方谁也无法奈何谁。
心中自语一句,凌逸全然无视掉了血灵剑的来历和如今的品阶,也没想到会不会把石棍斩碎。
认清现实,凌逸颇为无奈的回到案桌前站立,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放置到那石棍上面,尝试着把神识渗入其中,不过一试之下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神识居然钻不进去!
想到这里,凌逸已是进入了石屋之中,而身后的石门也在他进来的那一刻徐徐关闭,他便是彻底与外面切断了联系,除了他本人利用神识查探外界,否则他要是不从里面打开石门,外面的人又没达到渡劫期层次,便是永远不可能击破石屋进入其内。
据那魔巳宗羽长老临死前和凌逸说的讯息来看,魔巳宗宗主现在还没堪破窥灵期圆满进阶到渡劫期的那一层桎梏hetushu•com,只要不到渡劫期,什么窥灵期圆满,什么半步渡劫期,在小九面前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
“这宝器果然有鬼。”
“用血灵剑劈斩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砍出什么线索。”
石面间摩擦的声音徐徐发出,听在徐睿渊老少五人心里格外紧张,而紧张之余,也有一些对此事的期待。
尽管心里非常不愿意相信自己猜测的这一点,但随着他在石屋内整个转悠了一遍,发现这里除了那个案桌、蒲团以及案桌上的石棍、石板之外再无他物的时候,他却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猜测了。
接连两次碰壁终于是让凌逸体会到了徐家历来妄图接受徐家老祖这传承的族人心中之无奈,神识渗透不进去,就无法铭刻烙印,无法铭刻烙印就等于宣判徐家人没法操控这石棍宝器。
在他看来,自己力气用的小一点,劈斩的范围窄一点便是了。
疆土面积扩张,对修真资源的控制自然也会水涨船高,届时徐家会慢慢走向辉煌,不辱先祖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