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八章 魔巳宗弟子入城

“当初不是我们徐家给他们一席之地任其苟延残喘保存血脉,如今哪里还轮得到他们猖狂?!一群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凌逸嘴里念着案桌上所印光圈的特点,终而才是彻底找到了石板和重棍宝器的联系之处!
看着手中这长度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粗约两寸的重棍宝器,凌逸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因为始终秉承着大丈夫自当大口饮酒畅快杀敌的他虽然也喜欢剑这种轻灵武器,但相对而言,他更喜欢把持重器,将敌人一扫一片,一砸一个肉饼的快感!
“光圈……直径两寸的光圈……等等!重棍宝器的粗细不就大约两寸么?!”
念及此处,凌逸又把重棍宝器重新放回案桌上,俯身拿起被自己丢掉的石板仔细观察起来,由于先前他一直把心思放在用各种属性能量或者用鲜血来试探石板,而石板上又毫无独特之处,所以他起初观察虽说也算仔细,却也没到石板上每一寸地方不放过的地步hetushu•com
有此发现凌逸激动无比,挥手一凝火元力凝聚,便是在案桌上方聚成了一个火团光源,继而在这片昏暗的石屋里,凌逸起身双手把持着石板放在那火团光源下方,接着那小光圈又一次出现印在了案桌上,这下凌逸便是肯定,这直径两寸的小光圈定和石板奥秘有关!
“既然这重棍宝器和石板中隐藏的法术神通相匹配,会不会解开石板奥秘的钥匙也在这棍状宝器之上?”
“卜家这群王八蛋,以前让他们在这城里发展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有古怪!”
“妈的,真当我们徐家好欺负了不成?”
翻来覆去查探了几遍,凌逸还是看不出石板上究竟有什么能和重棍宝器联系到一块儿的地方,然而就当他把石板举起,放在自己身前斜上方观察时,眼前视线由于被石板挡住,四周墙壁上的烛火之光本应该是石板所挡的方向一点儿都透不过来,可偏偏就有那http://www•hetushu•com么一小圈犹如针尖般细微的小光束连成一个直径两寸的光圈穿过石板映入了凌逸视线中。
显然,卜家近日来愈发活跃的迹象使得徐睿渊这几个仅存的儿子不得不提前出关共同应对徐家危难,好在虽然徐家这一辈老四、老五、老八距离突破窥灵前期之境还欠缺点火候,徐德义却是在被徐睿渊呼唤出关之际引动天劫成功晋级窥灵中期。
法决显现,修习的问题就难不倒凌逸了,不知为何,凌逸天生似乎就对法术神通有着极其卓群的感悟能力,这和宸苍界传承无关,与浊道更是没有半点联系,完全是他自己天赋异禀,如果要说凌逸自打出生后有什么强大的地方一直没有改变,就唯有领悟法术诀窍这一特点了。
接下来的时间凌逸便全部花在参透徐家老祖遗留下来的这神通之中,可外界徐家情况却是不容乐观。
而这重棍宝器便能满足他的欲望!
徐家待客hetushu•com大厅中,此时老老少少聚满了徐家之人,主座上徐睿渊脸上再无半点和蔼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满脸肃然之色,而徐睿渊面前两排客座上则是老少皆有,其中有凌逸见过的徐睿渊大儿子徐斌,还有徐真、徐伯毅两兄弟,除此之外,还有凌逸没见过的四名中年人。
然而这还不算完,由石板裂解而成的这些小石块并没有在案桌上停留太久,没有任何能量控制,自动飞起漂浮在凌逸身前的半空中像是互有吸力般一小堆一小堆的聚集,形成一个个文字接连到一起形成一篇神通法决。
这次有了新的想法,凌逸又因得到重棍宝器这么一个宝贝心境上得到愉悦,故而再度端详起石板他便是更加认真了一分。
“伯毅,你说徐家有人在城池里见到大批魔巳宗门徒入城了?”
……
把石板放在案桌上铺好,凌逸竖起重棍宝器用其一端对准方才那光圈显现之地直直杵了下去,重棍宝器刚一落在石板上光和图书圈形成之地,骤然一阵漆黑魔光闪烁爆射,接着凌逸便是看到这青灰色石板开始慢慢浮现了裂痕,最后一通咔嚓咔嚓响动,自动粉碎成了细小石块平铺在案桌上。
这四名中年人长相隐隐有着神似之处,其中一人既与徐睿渊容貌相近,又与徐伯毅的五官相差不多,毅然便是徐伯毅的爹,徐家徐斌一辈排行老二的徐德义。
徐德义在这个时刻晋级按理说应该算是一件大大的好事,毕竟徐家人整体实力越强能够为凌逸拖延的时间就越久,奈何那该死的天劫不仅让徐德义好生吃了一番苦,还引起了城池中每一名修士的注意,尤其是卜家看到徐家宅院上空引动天地异象后更是加快了让魔巳宗门徒进城的速度,于是才是有了此时徐斌问向徐伯毅的这一句话。
徐斌四弟、五弟、八弟三人显然属于脾气比较暴躁的那类人,而他们也更符合修魔者残暴的形象,然而面对敌人这种无谓的愤怒往往是最容易致命的漏洞,好http://www•hetushu•com在这时徐斌作为几人的大哥适时安抚道:“好了,你们都别在那顾着逞莽夫之勇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亦灵出关,届时他若是能够成功接受老祖传承,徐家便是能安然渡过此劫,但假若他没成功,我们到时候再说拼命的问题也不晚。”
凌逸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重棍宝器,随即脑中灵光一闪,似是陡然抓住了些什么。
望着这水落石出一切奥秘尽显明朗的情境,凌逸不由得长长舒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终于是把这传承的奥秘给揪出来了。”
徐斌问完,徐伯毅表情凝重的点点头,再度将自己从下人口中得到的消息详细禀报给在场长辈道:“据下人禀报,卜家之人昨日在爹他渡劫之后很快便停住了招收客卿长老一事,接着陆续有大批大批穿着魔巳宗弟子道袍的修士络绎不绝的从城门内进入,而后不在城池中停留半刻纷纷朝卜家大宅行去,想来应该是卜家担心迟则生变,故而才要打算迅速集结人马对付我们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