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九章 背离常识

徐德义几人自然知道徐斌没有必要拿出自家修真资源哄骗他们,见到这般多的灵石丹药,其中还不乏有一些珍稀灵丹,他们对徐伯毅讲述的有关“亦灵”的故事顿时信了五六分。
然而徐伯毅这么一说,徐德义的心脏便是再次遭受了冲击。“你说什么?!那双尾铁马王与紫纹魔蟒在一起准备同时突破至蜕兽期?!这么危险的事情没人在一旁守护岂不是很有可能失败?”
徐斌说完,徐伯毅扭头朝徐真看了一眼,徐真会意,便将之前凌逸在怒兽峡谷中灭杀羽长老等人后夺来的丹药、灵石等物全部命下人去拿来,不多时,一个接一个的徐家仆人小心捧着一个个托盘走进大厅,分两排站齐,这时徐德义和几位弟弟尽皆起身,走到这些丹药灵石前进行查看。
须知,凶兽天生喜战好杀,骨子里更是有着不容侮辱的骄傲,一般而言,很多修士都愿意尝试去收服一些能力特殊或者战斗力爆http://m•hetushu•com炸的凶兽作为奴兽,以求在修真界里能够更好的保住自己性命,然而凶兽在启灵期以后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灵智,收服它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你有着足够让它们仰视臣服的资本,否则让凶兽臣服人类,根本就是妄想。
使两只通灵期圆满凶兽臣服,其中还有一只拥有王者骄傲的双尾铁马王,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徐德义自念恐怕还真得对这个叫亦灵的青年刮目相看了。
“大哥,那个叫亦灵的小子当真有那般厉害?”
面对自家二弟的疑问,徐斌十分明白徐德义的感受如何,当初他出关之时若不是亲眼见到凌逸仅凭一根手指便将卜南闲两次杀招破掉,光凭徐伯毅一面之词,恐怕他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娃娃拥有那般匪夷所思的能力。
“二弟,或许你们无法相信亦灵小友拥有那般超乎修真界常理的实力,但我们都切切实和*图*书实亲眼所见,而且他还轻易帮助伯毅和玥儿两人在怒兽峡谷里抓回了两只凶兽,带回了那些魔巳宗之人的随身宝物,你若还是不信,大可让伯毅拿出来让你们看看。”
重要的是,他们兄弟几个听到徐伯毅讲述最近半个月以来发生的种种,实在让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年龄比自家几个小辈还要小的青年居然是一位窥灵后期修士,而且先杀双尾铁马,再灭稚子散人,后来徐家被迫在此风口浪尖之时不得不前往怒兽峡谷猎取凶兽维持自家店面发展,这个“亦灵”更是以雷霆手段灭杀包括一名窥灵后期巅峰之境的魔巳宗长老以及二十余名魔巳宗丹融期弟子。
徐德义话没说完,他儿子徐伯毅便是打断焦急道,主要自己老爹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让他太过郁闷了。
可问题是,他偏偏亲眼目睹了。
假若徐德义等人相信了凌逸有帮助徐家力挽狂澜的实力,不仅能为他们增添信心,http://www•hetushu•com在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斗中发挥自己最大化的能力,还可以为徐家之人增长士气,让他们明白他们不是在做无谓的反抗,而是为了以后更加充满阳光的生活而奋斗!
然而让一只比自己实力低许多的凶兽作为奴兽,在战斗中根本就帮不到自己什么忙,那又何必浪费时间在驯兽方面呢?于是这种事情便成了修士中难以实现的麻烦事。
要说徐睿渊有这个本事他们这些让前者看着长大的“孩子”肯定深信不疑,毕竟他们的爹是窥灵期圆满修士,一个境界之差,如若没有极其特殊的因素在内,定然可以做出以上这些事情来,可问题是,这个亦灵只是一名两三百岁的青年啊!
徐斌突然想起有关双尾铁马王与紫纹魔蟒的存在没和徐德义几人说,想想有这些证物存在,徐德义几人便是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显然,徐斌的话又一次引起了徐德义几人的震惊,双尾铁马王与紫纹魔http://m.hetushu.com蟒两兽听起来似乎不是很强,起码对于他们这些窥灵期修士而言应付起来不会有那么费力,不过战胜这两种凶兽是一方面,能收服则又是另一方面了。
两三百岁,在修真界里和普通凡人中十几岁的小孩子几乎没什么两样,而一位十几岁的小孩子居然可以灭杀巨猿般的凶兽以及几十个久经沙场的战士,这如何不让徐德义等人感到疑惑惊诧?
“爹,大伯的为人你也知道,他不可能为了让你们别心灰意冷说出这种话来,双尾铁马王与紫纹魔蟒此时就在和亦灵大哥一起闭关,等亦灵大哥出关那两兽恐怕也会成功蜕去兽身登临蜕兽期之境了,届时我们徐家凭空多出三名窥灵期强者来,卜家和魔巳宗不一定就能在我们这里讨好。”
至于徐斌为什么这么强调凌逸的本领卓群,还务必要让徐德义几兄弟相信自己的话,主要是因为徐家现在来自外界的威胁实在太过强大,一旦再发生什么内忧的问题,恐怕等不http://m.hetushu.com到凌逸出来徐家族人便全部灭亡,徐家老祖留下来的血脉也会断送在他们这一代人手中。
所以现在徐斌明言道明让他们尽力保住性命拖着等凌逸出关就好,且徐睿渊还轻微点头以示赞同,徐真、徐伯毅两兄弟更是满脸希望之色,明显被凌逸高大的形象铭刻在心,就差给他立个雕像在徐家大院里让徐家人整日朝拜了。
“大哥,不是我们兄弟几个不相信伯毅说的话,主要是这件事实在太过不可思议,这完全背离了修真界的常识……”
一根手指玩弄一名窥灵中期修士,这是什么概念?答案不言而喻。
徐斌语气中带着对凌逸的浓浓信任之意让徐德义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不仅自家大哥对那小子能解决徐家眼前困境如此坚定,甚至就在刚才徐伯毅把有关凌逸之事讲给他们兄弟几个的时候,他爹徐睿渊脸上也是难以遮掩的流露着希冀之色,显然,徐家所有和凌逸接触过的人基本上全把家族兴亡的命运压在了这个叫亦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