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二章 卜臆辰的诡计

史长老见卜臆辰对自己丝毫不敢产生半点反抗之意,心里不由得暗自点头,其实他方才怒斥卜臆辰的话半真半假,“真”在于卜臆辰刚才说的那些话的确不够理智,“假”则是史长老原本完全没有必要对卜臆辰这般严厉斥责,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按照魔巳宗宗主临来时发布的号令,探探卜家这位家主接班人的底罢了。
“散修?亏你还是卜家老家伙推崇之至的后辈,真是没看出来你头脑哪里有过人之处,假如你说的这个徐家突然蹦出来的小子那般年轻,没有强大的背景他又如何能安然成长至斯?况且要是没有足够的修真资源予以支持,一个人即便天赋再怎么妖孽卓群,你觉得他可能拥有连你这三叔都拿之无可奈何的地步?”
卜臆辰闻言生怕因自己的缘故推迟了对徐家的剿灭计划,要知道,徐家最近可是又有人引动天劫了!眼看着徐家势力愈发强大,万一趁着魔巳宗之人不在城里妄图和卜家来个鱼死网破,怕是卜家的胜算要http://www.hetushu.com低许多啊。“史长老,晚辈知道徐家和晚辈同龄嫡系族人之中,有一名叫徐浩宇的小子,似乎对城内一家青楼里的头牌喜爱非常,只是因为担心娶回家会遭到徐家长辈责骂,故而一直隐瞒此事,我们可以……”
魔巳宗之所以放任眼皮底下的卜家和徐家两个家族同时安然处于一个城池里不作半点动作,一方面是因为卜家和徐家现任家主都是窥灵期圆满修士,说不定哪天就突然变成了半步渡劫期甚至于渡劫期大能,如若在这种意外情况下盲目对两家出手,魔巳宗极有可能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轻则也要门派整体势力元气大伤,登时周边其他势力再来个落井下石,魔巳宗依旧难逃灭亡下场。
史长老倚在木椅上双眼微阖,装作对卜家和徐家之战毫无半点关心之意的样子回应卜臆辰道。
再往后嘛,人在他手里,他好好折磨一番出了气再将其灭杀,届时就说史长老是在和徐家争战中遭到暗和*图*书杀,如此来个死无对证,魔巳宗宗主毅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死了的长老怪罪于卜家。
不过卜臆辰也没想过要想办法让史长老等人死在这里,毕竟除非有十分周密的计划,否则一旦露馅,那卜家必然会在魔巳宗的怒火下烧的连根毛儿都不剩,何况卜家现在还要仰仗史长老等人帮助家族覆灭敌人呢。
“史长老,晚辈年幼无知,您老千万别生气,晚辈有一计,还请史长老听听看是否可行。”卜臆辰心里犹如禁锢着数万支冷箭往外窜动,想要灭杀史长老的念头疯狂升腾,只是脸上还是一副恭敬畏惧之色,他知道,凭他或者卜家的能力远不足以将此时身处卜家宅院里的魔巳宗门徒灭掉,即便他爷爷出关也毫无可能。
逐一击破,便是魔巳宗宗主传达给史长老这位魔巳宗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心腹的意思,当下试探卜臆辰的为人性格,也是为了魔巳宗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蚕食卜家做准备,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魔巳宗宗主可http://m•hetushu•com谓是深谙其理。
卜臆辰的回答显然让史长老十分不满意,他自己前后说的话都那么矛盾,若是指着前者的消息去设定计划对付徐家,恐怕不光卜家要在阴沟里翻船,连带着魔巳宗都得遭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总而言之,卜臆辰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个瞧不起卜家、辱骂自己的史长老不得好死!而魔巳宗,也休想把他卜家当做狗来使唤,一旦徐家覆灭,他卜家之前既然能在徐家默默发展至能和其分庭抗礼的地步,那自然也有方法能够在魔巳宗眼皮下发展到和魔巳宗力敌不败的势力,还有,他卜家如今可以借助魔巳宗覆灭徐家,将来又如何不可借助其他势力来覆灭魔巳宗?
一连串的问题将卜臆辰这位往日里深受长辈宠溺的卜家大少爷脸色是红了发紫,紫了发黑,不知不觉间,他已是偷偷把攥出血痕的双手引入了袖袍中,脸上仍然一副讨好笑意,不得不说,卜家这隐忍的功夫不仅练到了一定火候,竟是还融在血脉之中和_图_书传给了卜家后人。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老夫都没见过那小子,你问我他是何来历?我们此行前来到底是为了我魔巳宗而剿灭徐家,还是为了帮助你卜家出头?难道这件事你还没搞明白么?类似有关敌手的消息不应该你们卜家提前做好准备,待得叫我魔巳宗之人前来助战时告知我等?既然你们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莫非今日让我魔巳宗三千门徒前来是给你卜家探徐家底的?”
另一方面,卜家和徐家两家同时呆在这座城池里,那么魔巳宗宗主就会无比放心,两只老虎相互牵制的局面是魔巳宗宗主乐于见到的,眼下卜家找魔巳宗帮助他们覆灭徐家,是魔巳宗宗主等了许久的机会,因为这样做他可以先和卜家瓜分掉徐家,然后再慢慢把卜家侵蚀掉,如此一来便防止了两家因担心唇亡齿寒之理而联合到一处和魔巳宗对抗了。
“史长老,那您老人家觉得徐家这个突然冒出来名叫亦灵的小子是何来历?”卜臆辰满脸讨好之色,像是看待天下间最为睿智的人www•hetushu.com那般流露着崇拜姿态问向史长老道,哪知史长老闻言又是一怒。
魔巳宗宗主下令帮助卜家对付徐家的时候,或许已然考虑到自己收留的这条狗以后会不会发疯咬到自己的问题,也有可能魔巳宗宗主有了应对这种问题的计划,只是卜家这条疯狗究竟日后会疯到什么地步,是魔巳宗宗主想预料都难以预料到的,毕竟卜家隐忍发展能力有多么强大并未有人知晓。
所谓叛人者,人恒叛之,可还有一句话就是,叛人者,恒叛人之。
面对史长老的训斥,卜臆辰憋得满脸通红却不敢反驳一句,只顾着在下座连连应是,招呼着下人为史长老添茶,让史长老别和自己这么个后生晚辈多作计较气坏了身子。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史长老这个老不死的回头和徐家老家住徐睿渊大战时二者两败俱伤,而后他再派人偷偷把史长老救回来。
“既然你有想法,但说无妨,可是假若再不能让老夫满意,老夫便要带着魔巳宗弟子暂时返回宗门,待你卜家有了足够细致的准备再做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