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三章 徐家最重要的人

说到这,卜臆辰似是胸有成竹,底气足了许多,继续述说起自己的计划道:“我们把徐浩宇诱捉起来有两个好处,第一,我们可以通过徐浩宇的嘴多多了解一些有关那亦灵的修士之讯息,比如他的真实境界究竟如何,其背后有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等等,要是他仅仅是一名窥灵后期甚至于是一名窥灵期圆满散修,那么晚辈认为,凭借史长老和其他两位长老联合起来的实力,徐家必亡无疑。”
史长老到现在还不忘一个劲儿的去激怒卜臆辰,想要看看这个卜家大少爷的忍耐能力究竟有多么强大,让史长老对其称赞再添一分的是,卜臆辰此时不仅没有生气发怒,反而连嘴角因愤怒而本能下产生的那一抹轻微扯动也消失不见了,这也就是说,卜臆辰非但没有因为史长老的话而牵动负面情绪,反倒是舒心了不少。“史长老莫急,且听晚辈把话说完,晚辈虽有意借此去把徐浩宇捉来,却并不是想将其弄作人质来和*图*书要挟徐家,正如前辈所言,徐浩宇的分量在徐家的确不够重。”
徐玥在徐家的地位在卜臆辰的述说下传入史长老耳中,史长老闻言心中不免暗恼魔巳宗情报弟子回禀的消息不够全面,徐家有如此一个弱点他们居然都没能发现传回宗门,回去定要好好将魔巳宗情报弟子们整治一番。
虽然卜臆辰早就和他爷爷闲聊时提及过要对周边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多注点意,尤其是在被迫与魔巳宗结盟对付徐家后,卜臆辰更是清楚要时刻对魔巳宗保持警惕,因为魔巳宗随时都可能来个兔死狗烹将卜家一口吞食掉,即便怕一口吃撑,魔巳宗也肯定会慢慢予以蚕食之力,把卜家彻底沦为魔巳宗的势力。
卜臆辰自信一笑,双眼一眯阴阴道:“男女之情这种东西是最耽误男人成大事的一种毒药,晚辈讲让那青楼女子引诱徐浩宇出来,本意其实也全非是要捉到徐浩宇逼问一些徐家情况,隐含着还有看看和_图_书这徐浩宇对那青楼女子的感情究竟有没有深到明知城内危机四伏,却依然要出来一见的地步,如若这是这样,我们大可再用那青楼女子做文章,逼迫徐浩宇回到家族里把徐玥骗出来,待得两人到手,徐睿渊等一干徐家之人必定心境烦乱,届时我们再利用徐玥逼迫徐睿渊等人就范,或者当面先杀掉徐浩宇挫败一下他们的士气,到时候……哼哼,就不信他徐家还能蹦跶成什么样子!”
“你小子的意思是说,利用那青楼的头牌女子引徐家那个叫徐浩宇的小子离开徐家,随后将其抓捕回来作为人质逼迫徐家就范?刚说你小子没脑子你还真就没脑子到底了是么?你觉得徐家会为了整个家族的未来去管一个后生小辈?而且你说的这个小子应该不是徐家里比较重要的后人吧?要是抓来徐家那个大少爷徐真或者二少爷徐伯毅还好,抓个那什么……徐浩宇有什么用?!”
“第二,徐浩宇的分http://www.hetushu.com量是不够重,而史长老您所知的徐真、徐伯毅两人也的确是徐家新一代族人中的中流砥柱,在徐家乃是和晚辈在卜家同样重要的地位,可是史长老您所不知道的是,徐家还有一人要比徐真、徐伯毅更为重要,尤其是在徐家现任家主徐睿渊心中,这个人比他那条老命都值钱。”
这一招不可谓不体现出卜臆辰的过人头脑,相比于徐真,卜臆辰在经商方面或许没有徐真那般出众,在大局观以及家族未来的走势上,卜臆辰也有些不如徐真,可论起来玩阴谋诡计,徐真在卜臆辰面前就不得不甘拜下风了。
史长老听卜臆辰的计划说到此处,兴趣终是被后者牵引了起来,眼中精光一闪,出言主动问道:“哦?徐家还有比徐真、徐伯毅两个小子对徐睿渊那老家伙更加重要的人?是谁?徐斌?徐德义?还是……”
不过尽管卜臆辰对魔巳宗万般戒备,他也自知现在无法凭借自己家族的势力与其反抗,毕www.hetushu.com竟人家可是一个宗主为半步渡劫期强者,手下又有两万弟子,卜家算上自家嫡系族人、分支族人、随从护卫、仆人丫鬟外加以灵石招来的客卿长老也不过数千人,连魔巳宗修士一半的一半都不到。
卜臆辰没想到这往日里呆在魔巳宗倍受崇敬的史长老居然都他们这些“小家族”的人员情况了解的这般清楚,心中不由得为此稍稍产生了一丝戒备之心,史长老对徐家人员状况这般了解,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听魔巳宗弟子闲聊而知,肯定是经过了一定程度的讯息搜寻,对徐家之事这般上心,卜臆辰可不认为史长老这是全心全意为了卜家剿灭徐家一事恶补的“知识”。
所以说,面对魔巳宗的狼子野心,卜臆辰还是唯有暗自戒备,隐忍求存。“史长老您说的这些人都不是,晚辈所说之人,乃是徐睿渊嫡系一脉里,和晚辈同龄者中唯一一个女儿身,其名曰徐玥,自幼其父母便为徐家献出生命,死在争斗之中,徐玥从小就深受徐睿hetushu•com渊疼爱,而且他那几个叔伯族兄对她也是百般呵护,可以说,如果让徐家数千人选出一人令其活命,徐玥绝对是那个人徐家人都希望能够活下去的人。”
卜臆辰说完这些,史长老来到徐家后第一次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点头赞同卜臆辰的计划道:“好,这个主意勉强还算符合你这小子传言中的精明头脑,就按你说的办吧,等捉住了那两个徐家小辈再做后事商议,卜丹志,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想着这些,史长老脸上却是面色不改,依旧满脸高人一等的姿态问向卜臆辰道:“按照你的意思是,此城一青楼之中的头牌女子乃是徐浩宇的挚爱之人,我们可以借此将徐浩宇引诱出来并将其捉获,可是你口中的徐玥在徐家地位如此之高,想必徐家此时已是知晓了我等的到来,在如此风口浪尖之际,徐浩宇可能受不到徐家人太多关注偷跑出来,但徐玥肯定如今被徐家之人保护的严严实实,她怎么可能偷跑出来?又用什么理由引诱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