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六章 瑶雅

瑶雅没有告诉他答案,徐浩宇追问了几次见前者一直不予回答便放弃了,其实瑶雅的想法很简单,凭她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和徐浩宇这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孙在一起的。
然而愿望是好的,瑶雅其实比谁都明白靠着身子赚取修炼资源以求登临强者层次是多么艰难,但凡来这种地方消遣的人除了赶路疲惫的其他势力跑腿儿弟子族人,就是一些漂泊无踪的散修,他们自己都没足够的丹药灵石修炼,又哪里拿得出更多的来给她呢?
卜臆辰带着两个随从绕过老鸨,撇开身边围绕着的三名风尘女子踩着红毯径直往三楼走去,踏上三楼,周边一个个莺莺燕燕的女子围绕过来,却全被卜臆辰的两个随从用威压震慑逼退了去,继而卜臆辰直奔老鸨眼神示意的那个房间门口,推开房门后透过一席几近透明的屏风,他便是找到了此行的目标。
说着,卜臆辰扭头冲着身后一名丹融后期随从使了个眼色http://www•hetushu•com,后者会意翻手取出装有一百块上品灵石的袋子扔到老鸨手里,老鸨拿过来打开一看霎时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连连点头哈腰一副恭敬姿态。
于是,瑶雅为了生存,她只能每天坚持过着这种她极度厌恶的生活,很多时候明明很想哭,却不得不佯装十分开心的样子去笑,自己笑了还不行,还要努力去让自己的客人笑,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在客人手里拿到赏赐的灵石丹药,以供自己修炼所用,企盼有朝一日自己能出人头地,再不用做这种肮脏的勾当。
能攀上一个自己喜欢的高枝,对瑶雅而言,是一个虚无飘渺、完全看不到曙光的奢望。
这些瑶雅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与其当一名散修被旁人捉住当做双修炉鼎折磨致死还不如当一名风尘女子要安全的多。去加入某一个家族宗门?这个方法她也想过,可是她自知资质愚钝,根本不可能被哪个hetushu.com宗门家族收为弟子,她唯一的资本便是这张清纯可人的脸蛋儿。
后来知晓了徐浩宇的身份,瑶雅不仅没有半点开心的样子,反而满脸忧伤之色难以挥散,徐浩宇见状还不由得发出疑问“为什么听我是徐家少爷反而不开心呢?”
让她自强?让她凭借自己的力量在修真界里挣扎?
好不容易有了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出现,两人却注定没法结缘生子,这如何不让瑶雅黯然神伤。
卜臆辰头脑何其聪明,一见老鸨这姿态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嘴上笑笑装作赞同老鸨说法的样子点点头回应道:“您老说的这话也对,城里的生意店家若是都像您这么讲究仁义诚心也是对我们这座城发展的一大裨益,既是如此,那本少爷在春俪阁随便转转总可以吧?”
最让她近日上心的一件事就是,徐家与卜家之战!
从那以后,徐浩宇基本上一有时间就会来春俪阁看她,每次还都会带来大和*图*书量的修炼资源给她,虽然开始她企盼自己能找到一个真命天子为的就是得到足够存活下去的资本,可渐渐地,她开始发现自己已经慢慢不在乎徐浩宇来时会不会给她带些珍贵的灵石丹药了,能看到他,就是给她最好的礼物!
就在徐浩宇有一日带着自家几个嫡系族弟来春俪阁快活的时候,恰逢她受老鸨之命去陪一个在城池里小有威望的家族子弟,登时两人隔空对视一见钟情,徐浩宇当时就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推开那个老鸨都不敢得罪的公子哥傲然宣布道:“从今以后,谁再碰她一下,就等于和我徐浩宇作对!”
老鸨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她的眼神却没有放在卜臆辰身上,而是把她那张铺满厚厚脂粉的老脸“无意”间扭向了三楼东面的一个房间。
春俪阁头牌——瑶雅。
卜臆辰一句话说完,春俪阁这位妈妈顿时感觉如同瓢泼大雨淋在身上寒意十足,哆哆嗦嗦的打了个机灵,老鸨面带为难之http://m•hetushu•com色朝卜臆辰说道:“卜大少爷,您看春俪阁在城里开了也不少时日了,这般让老身为难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出现,我们做生意的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如若今日让您把小雅带走,岂不是陷我们这些弱女子于不仁不义吗?”
此时的瑶雅正坐在床榻上目光望着窗户愣愣出神,自打被徐浩宇看上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被生活所迫出去接客,以前整日在不同的修士肚皮上爬,竭力做着并非本心的魅惑动作去让客人愉悦,那种生活简直就不是一个正常女人愿意做的事情,甚至说是厌恶也毫不为过,奈何生活所迫,她为了能够在这残酷的修真界里存活下去,能走的唯有这一条路。
身为风月场所的头牌,瑶雅非但没有和其他姐妹因嫉妒而产生矛盾,反而和其他姐妹们相处的很好,由此可见,瑶雅的脾气秉性是多么出众,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虽然和徐浩宇在一起后她便再没和外人接触过,可是对于城池里面发生的新www•hetushu•com鲜事,她还是可以从其他姐妹口中得知的。
那一晚,是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第一晚,瑶雅也是从那一晚开始才是明白原来男女欢娱居然能够给自己带来这么畅快的感受,两人肌肤相贴带给彼此的温暖,仿若冬日骄阳,暖人,暖心。
但是!
每每想到这个存在几率基本为零的“美丽邂逅”,瑶雅就不由得仰头望月自嘲一笑,先别说有没有那个真命天子存在,就算有,凭她这残花败柳之身谁还愿意把一生的幸福倾注在她身上?
瑶雅一直希望自己在这里能守候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然后与他一起双宿双栖共踏仙途,即便中途夭折陨灭也顿觉值得了。
那一刻,瑶雅发愣的望着身边这个把自己小手攥得生疼的青年,手上虽疼,心里却是暖意十足,从出生到失去双亲独自走上修炼的道路,她不知有多久没有被人这么温暖过芳心了,当时她就暗自决定,如果以后自己的身体再让除了这个青年之外的男人碰及,她便自杀,一死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