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八章 徐浩宇入套

念及至此,徐浩宇面容立即变得坚定起来,攥拳对徐伯毅说道:“二哥你放心,我不会因为男女私情让整个家族陷入绝境,这件事情是三弟想的不够全面,在与卜家的纷乱解决之前我会好好呆在家里不够家族添乱。”
徐伯毅狠狠白了这个没出息的三弟一眼,笑骂道:“你看你小子这没出息的样儿,娶过一个风尘女子就能把你高兴成这样,真是丢尽了咱徐家的脸。”
见仆人离开,徐浩宇再次拿起手中玉簪反复看了几遍,确定这的确是他亲手所刻,送给瑶雅的信物后,便想也没想的朝徐家大院一处隐蔽墙边走去,越墙出门自是简单,可是徐浩宇必须要避开来往在徐家宅院内部的巡逻队伍,好在他身处徐家三百余年,对徐家巡逻队伍经历每一处地方的时间都有了大致的了解,故而这件事还难不倒他。
“是。”
因此听自家二哥说愿意帮助自己把心爱的女人娶回家,而且还是有和图书过不良作风的女人,徐浩宇心里是一阵欢悦,甚至脸上已经出现了对美好未来浓浓的期望之色。
轻松绕开内院巡逻队伍翻墙而出,一路头也不回的往秋露客栈飞奔而去。
“二哥……这……这真的可以吗?!”
“三少爷?您怎么了?”仆人发觉了徐浩宇的异状,对于徐家眼下的境况他也了解一些,自知现在走出徐家大院的门会发生什么后果。
见徐浩宇想明白了个中利弊得失,徐伯毅脸上一松,搂过徐浩宇的肩膀欣慰道:“我的好三弟,不当家不知当家的苦,你想不到这些二哥都能理解,如果这次家族危机真能在亦灵大哥的帮助下得到化解,你和那瑶雅之事我会好好和爷爷大伯他们商量商量,争取让你能把她娶进家门。”
听完徐伯毅的话,徐浩宇眼前一亮,连身体都因过于激动而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活了这么多年,徐浩宇也和不少女修发生过关系,和_图_书可要说真用心想好好一直过一辈子的就唯有瑶雅一女,只是这件事徐浩宇一直不敢和家族长辈提及,原因无他,瑶雅身为一个风尘女修,自身资质不仅很弱,还做出如此肮脏的勾当,像徐家这种几乎掌握一城势力的大家族岂会让这种女人当嫡系后辈的道侣?
“二哥,这些我都知道,可是……”
因为,他们是兄弟。
这仆人说完,徐浩宇心中的不安之情更甚了一分,一把抢过其手中的翠绿玉簪,转动一圈见到玉簪顶部刻着的“浩宇”两字后,徐浩宇脸色骤然变得煞白,脚下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双臂垂下,双眼恍惚。
修真界追求超俗,却一直无法做到真正的超俗,普通凡人之中的礼仪思想很难在修真界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摒弃,毕竟修士也是人,只不过是拥有灵脉的人罢了。
但是身为一个家族仆人,对待徐伯毅这种家族嫡系子弟,凭其身份根本没有多和图书说一句话的份儿,所以他只是试探性的关心一下徐浩宇,却并未把心里的顾忌讲出来。
这仆人完全是凡人一个,压根儿不懂什么修炼上的事,故而心中信了七八分,却仍然带着稍许疑惑移步离开,只是他走的方向却是徐伯毅这位二少爷居所的方向,这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徐家避免了莫大的灾难。
让徐伯毅这么一说,徐浩宇身体不由得倏地一颤,是啊,因为一己私利陷徐家之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此一来他徐浩宇便是徐家的罪人,永远无法洗脱罪责的祸首!
“而这些徐家人的性命仅仅是为了让你满足自己的欲望,你觉得值得么?”
最后一句话徐伯毅几乎是一字一顿的与徐浩宇讲的,可见其中夹杂的慎重程度有多么深刻。
徐浩宇老远就觉得这仆人手里的玉簪有点眼熟,一股浓烈的不安情绪骤然于其心中升起,等他快步走到那仆人面前,后者见到徐浩宇归来立即弯身http://www•hetushu•com恭敬道:“三少爷,外面有个中年人送来一支玉簪,说三少爷看了玉簪后最好马上去秋露客栈,否则后果自负。”
和徐伯毅又说了一阵话,徐浩宇便是心满意足的与前者分别,准备回房间修炼去了,哪知他刚走回自家小院门口,却是看到一名面带疑惑之色的家族仆人正拿着一根玉簪打量个不停。
说是丢徐家的脸,可徐浩宇没从他这从小就十分疼爱他们这些弟弟的二哥脸上看出半点讽刺之意,和徐伯毅一起吃、一起穿、一起玩、一起修炼、一起去怒兽峡谷猎杀凶兽享受生死搏杀,徐浩宇一直都明白,他二哥不会骗他,而且会在任何事情上都站在自己这边,哪怕这事情的过错在他。
徐伯毅一口否决自己的想法,徐浩宇神色一黯,整个人的状态都蔫了下去,看着徐浩宇满脸凄苦的模样,徐伯毅无奈摇头,上前拍了拍他这个三弟的肩膀说道:“三弟,你听二哥的话绝对不会有错,女人m.hetushu.com有的是可咱兄弟的命可就一条,现在亦灵大哥还在闭关接受老祖的传承,在他出关之前我们万万不可离开徐家大院半步,省得给亦灵大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徐浩宇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哪知话还没说完,徐伯毅脸色一正,表情无比严肃的说道:“三弟,你可要想好自己的身份,亦灵大哥对我徐家本就没有必须给予帮助的理由,如今他能不顾危险拯救我们徐家上上下下数千口人命已是不易,卜臆辰的为人你应该也清楚,阴狠毒辣的事情这些年他没少做,一旦你现在出了家门被他捉住,等亦灵大哥出来带着我们反扑卜家和魔巳宗的时候必定要因为你的缘故束手束脚,登时不知有多少徐家人会为之白白送上性命。”
耳边仆人的呼喊让徐浩宇稍稍回过了神,自知如若现在表现出外出的意愿定然会遭到阻拦,于是他强装镇定朝这仆人笑笑,摆手道:“没事,我只是最近修炼有点岔气,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