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三章 进攻徐家

“哪里不对劲呢?”
各式各样的议论声响遍整座城池,只是这些话身为当事人的徐、卜两家人却是不知,待得卜臆辰以卜家临时家主的身份带着一干修士及至徐家府门前时,徐家把门的两名护卫老远就见到街道远处这一群乌压压的人漫步走来,惊慌之下紧闭府门禀报徐睿渊所见情报而去。
“对!她太平静了!”
“呵,你们瞧着吧,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喝声遍及徐家大大小小数百个庭院之中,然而卜臆辰的喊声等了许久也没人回应,见状史长老眼神陡然一冷,心生不耐之下让卜臆辰退后,自己站在人群最前方骤然将丹田灵涡内的魔元力席卷而出,漆黑光华于史长老体外翻腾喷涌,而后他将闪着魔光的双臂撑开往背后一撤,接着又使劲往前一推,推完之后众人只见数道漆黑魔光匹练四射而飞,以无比狂烈的姿态轰打向徐家府门的这一片高墙上!
毁掉围墙,卜臆辰这边人的视线霎时变得明朗起来,m.hetushu•com空荡荡的徐家大院让卜臆辰一刹那以为徐家提前得知今日的行动故而提前迁移了族人,可随着成百上千道人影携着道道魔元力光华出现在徐家大院的地面上时,卜臆辰心中的顾虑又安定下来了。
“徐家,不一定亡。”
心中如此自问一句,想了一会儿没想出答案,卜臆辰权当徐玥是因为哀莫大于心死所以对徐浩宇彻底失望,故而才有这般表现,念及明日就可以把徐家覆灭和徐玥成亲,卜臆辰心里一阵快感翻腾,急忙招呼着那十几名随从把徐浩宇、徐玥关押起来,待明日一起前往徐家府宅。
回屋调整心境状态之前,卜臆辰还不忘招呼下人去附近的青楼里叫一些姿色极品的女修去招呼魔巳宗史长老三人,交代完毕便是压抑住自己迫不及待的情绪往自己房间走去。
……
来到徐家府门前,卜臆辰与卜丹志等几位家族长辈以及史长老三位魔巳宗长老于最前方站定,随http://m.hetushu.com即卜臆辰朝史长老三人点头示意上前两步将魔元力裹在声音里放声喝道:“徐家之人何在!”
翌日清晨,火红的朝阳于天边徐徐升起,微风轻拂,白云飘荡,肉眼难见的天地元气在空气中交杂弥漫着,徐、卜两家所处的这座城池里早早就有两三家散修租赁的店面开了门,也有些城外来往的修士入城休整连夜赶路的疲惫,又或者是其他势力的门徒来此购买一些日常修炼资源。
城里气氛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隐藏在这份平静下的暴躁意蕴没有一个人感觉出来,徐家和卜家的争斗已进行了数百年之久,人们似乎早就习惯了两家你来我往或明或暗的比拼,偶尔有人命闹出来人们也是以旁观者的姿态静而观之,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外如是。
“感概这个有什么用,修真界不就这样,有本事你就能好好活着,没本事就等着灭亡,江山代有才人出,徐家的气数也到了该尽的时候。”
这还http://www.hetushu.com不算完,有些胆大的修士见到卜家发动这么大的动作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隐藏在暗处打算继续观望一会儿,看看卜家这次的动作究竟大到什么程度,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等魔巳宗那三千弟子以及带头的史长老三人连同卜丹志、卜南闲、卜臆辰等卜家核心老少族人一起出现时,他们终于反应过来今天的事儿似乎不比往常,一股决战的气势陡然释放散开,袭上这些观望者的心头!
卜臆辰的脑子终归还是比徐浩宇好用得多,试想哪一个心性和普通凡人双十年华的姑娘相同的女修会在自己族兄欺骗、又落入对自己带有非分之想的敌人家族少爷捉住还能如此镇定的?因此徐玥的不对劲之处很快便被卜臆辰寻到,且认真开始重新打量起徐玥。
然而很快便有街道上的细心修士发现了城里面气氛的异样,离卜家宅院稍近一些的修士震惊的看到大批大批卜家修士于府门内整齐走出,气势汹汹,杀气十足!
“谁说不和*图*书是呢,想想也挺替徐家可惜的,当年徐家老祖的事迹可谓是传遍魔郡大地,可人家偏偏把自己的后人家族安置在这座小城里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后人能安定存活下去,没想到最终仍是难逃灭族的下场。”
砰!砰!砰!
“此话怎讲?”
“喂,听说了吗,卜家今日带着魔巳宗的人去找徐家麻烦了!”
因为徐睿渊在这些日子里不断告诉所有和徐家一族性命系在一起的族人客卿们。
接连不断的石块爆裂声发出,史长老这一击单纯的魔元力攻击瞬间便把徐家这围堵着的一面墙壁整个轰成了渣,阵阵尘土飘荡飞扬,碎石子溅射到地面上砰砰连响。
而且很快这些亲眼见到卜家倾巢出动的无关修士们便把这个爆炸性讯息传遍了整座城池,得知这个消息后没人敢去徐家宅院附近去观此决定城池霸主的一战,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敢。
“何人斗胆来我徐家放肆!”
“唉,魔巳宗此次带头的那位长老我见过,是魔巳宗www.hetushu.com二把手,窥灵期圆满已久,与魔巳宗宗主的实力也差不了多少,这一次徐家恐怕要难了。”
双方明知彼此的身份和意图是什么,却依旧做出这般虚伪姿态,卜家之意在于想要临终讽刺一下徐家,而徐家则是为了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徐玥此时陷入危难,又得知自己的嫡系族兄欺骗了她,可是眼下的表现却无比异常,如此让卜臆辰既是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又好像遗漏了什么,和徐浩宇先前在徐家府门前和徐玥汇合时感觉一样,总认为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万一被任何一家人盯上误杀,那自己可就真是冤死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呆在安全的地方议论此事。
“容貌、修为、气息都对,不该是别人假扮的,但问题是她为什么这么镇定呢?”
有一个人,等他出现,徐家则安矣。
“这事能不知道么,卜家和魔巳宗五六千人一起往徐家行去,除非眼瞎,不然是个有脑子的人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