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七章 悲痛的徐睿渊

“大少爷小心,他要自爆!”
“家主,恕侄儿今生最后一次给徐家惹祸!”
徐琦也是活了千余年的老人,此时颜似中年的他却是像一个孩童跟大人认错一般头也不回的跟徐睿渊认错一声,终而一滴老泪顺着眼角滑过坠地,浑身魔元力的翻腾程度愈发剧烈,无数漆黑光华如同洪荒古兽将其吞噬,接着他便是化作一团黑芒朝卜臆辰厉然攻近!
见到徐琦这般做法很快便被卜家强者认了出来,待得卜家族人中一人道出徐琦的意图,卜臆辰之父卜丹志迅速上前,双腿为窥灵期强者拥有的浑厚魔元力所附着,待得徐琦以身凝结的黑芒光团靠近后陡然一腿鞭出,将这致命的自爆光团直接踢上了高空。
没有想到徐睿渊真会答应自己要求的卜臆辰眼中精光一闪,在前者话语落地的瞬间马上趁热打铁道:“徐老爷子您放心,小子再怎么卑鄙无耻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作假。”
“家主,让我们一战吧!”http://m.hetushu.com
“我们徐家人不能落了老祖的威名!家主,您一旦自废修为,徐家日后的生活可就惨无前景了!”
“爷爷,你要是答应了卜臆辰咱们徐家可就完了啊!”
结果那卜家人出价比徐琦要高,而两家在该城里的势力又半斤八两,故而最后那名散修唯有冒着得罪徐家的风险把石材卖给了那名卜家人,毕竟得罪哪家以后都会有麻烦,还不如一次卖个够本,大不了以后再也不进这座城池便是。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距离此时不远,只是那时两家的关系已是僵化到难以和解的地步,所以卜家得知此事以后也只是把这份仇恨暗暗记在心里,并未上门找徐家掌事者讨要什么说法。
关于徐琦的事例有一件最为典型,那就是有一次徐琦经过一段长时间修炼后外出想要在城里散散心,用家族下发的灵石购买一些修炼用品,哪知在他在一处散修摆设的小摊上看中一hetushu.com块魔属性石材想要购下为其本命宝器增添威能却恰巧和另一名同样看上这块石材的卜家人争执上了。
那卜家人也是有恃无恐,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没想着被徐琦听到会怎么样,反正卜家有了魔巳宗给卜家撑腰,即便他听到了又能怎样?!
可这卜家人千算万算还是算低了徐琦对徐家宗族荣誉的看重程度,彼时一听他道出这番言论,徐琦当即将魔元力覆在拳面之上于那卜家人背后陡然一拳轰出!由于攻击突兀,那卜家人听到徐琦在背后的喝声还没作出反应就被一拳打飞,化作一道弧线于半空中划过最后坠落,而他的结果自然也是难免口中鲜血狂喷,重伤昏迷。
“卜臆辰,希望你不会骗我这个将死的老头子,不然我徐睿渊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然而就在那名卜家人神情得意的把魔元力石材揽入怀中后,临走前自己嘀咕了一句“什么狗屁徐家人,早晚要被我卜家灭亡的和图书家族,还敢和我竞争石材,等日后灭了你徐家的时候一定要把今日多出的灵石讨回来,哼。”
徐琦用生命换来的自爆一击在卜丹志这个窥灵期强者的反击下没能产生半点作用便被踢开,于半空中似绚烂烟花爆炸弥散,变成缕缕漆黑光华升空消逝,看着这悲壮的一幕,徐睿渊以及所有徐家族人的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痛入骨髓。
轰!
“亦灵,我徐琦虽然没见过你,但是最近听家里人都说你很强,希望你能早些接受完老祖的传承救徐家于水火之中,那样,我死而瞑目。”
其实那名摆摊出售魔属性石材的散修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徐琦当时让人家凭高价占了先机没能买到石材心里虽然有些憋屈,但也没想着报复什么,卜家和徐家的关系本就够乱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再给徐家添麻烦。
从这件事来看,徐琦对自己家族的感情有多么深厚可见一斑,眼下卜臆辰要以徐伯毅、徐浩宇兄弟hetushu.com二人威胁徐睿渊自废修为,其最后的结果如何是个有脑子的徐家人就能猜想的到,而徐睿渊说的也对,假如是其他徐家人落在卜臆辰手里,肯定也不想就这么被当场灭杀掉。
“徐家人宁做刀下鬼,不做苟活人,卜臆辰,你想灭我徐家就先杀了我徐琦!”
这徐家分支族人乃是徐睿渊一名死去族弟的儿子之一,境界在丹融中期,其实力在徐家族人中也算中上层次,在家族里不常现身,一直努力修炼祈求达到更加高深的修炼境界,不过他的性格却和那种能够闷头刻苦修炼的人大相径庭,因为徐家人都知道徐琦是一个脾气非常火爆直接的人,往日在城池偶尔游逛一次也得惹出点事端来,常常让徐伯毅这个后辈帮忙擦屁股。
“琦小子!”
徐琦自知凭他的实力想要在卜家、魔巳宗众多强者里把卜臆辰灭杀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他选择了以命换命!如果卜臆辰死了,卜家或许不会放弃这次的攻战,但起http://m.hetushu•com码可以为徐家争取一分缓解压力的时间!
徐家众人心中悲愤绝望的劝阻着徐睿渊,言及最后不等徐睿渊有所回应人群中一名徐家分支族人已是不顾他的号令自主暴掠而出,携着阵阵威势狂躁的魔元力光华直奔卜臆辰攻去!
没有想到徐琦反应如此激烈的徐睿渊在徐琦奔出去的那一刻正在纠结着自废修为一事,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拦住他,当下徐琦自爆陨灭,徐睿渊悲痛欲绝。
徐琦心中喃喃一声,埋在整团自散魔元力中的一双眼眸闪烁着毅然之色。
因此,徐琦没有说什么劝阻徐睿渊的话,尽管身为徐伯毅兄弟二人族叔的他对这两位家族后辈同样甚是喜爱,但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自己擅自出手会不会对二人造成毁灭性的后果了,他不愿徐家这个自己深爱的家族就这么憋屈的被灭亡!
“卜臆辰,受死!”
……
无视掉卜南闲的叫嚷徐睿渊沉声回应卜臆辰一句,言外之意已是表明他同意了卜臆辰的要求。
“家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