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九章 该如何?

因为在他于仙郡中进阶至渡劫期之境时,凡界之皇的位置他已是牢牢坐实了,区区卜家、魔巳宗,在他眼里和一群蝼蚁无异!
不过任卜臆辰如何言语反击,都未能让凌逸那满脸淡然之色产生半点异动,轻轻扭了扭脖子,凌逸像是刚睡醒一般长长伸了个懒腰,而后也不多言抬起右手朝那立在徐伯毅、徐浩宇两人身后的陨灵重棍一招,陨灵重棍便是受召翻滚旋转而回被凌逸凌空一把抓在手里横于胸前!
因为他们是兄妹,虽不是同胞,却胜似同胞,这种感情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卜臆辰刚要对凌逸这个自己方才因急于实行自己计划而忽略掉了的青年说些什么,但凌逸根本不容他打断自己的话再道:“我受了徐家莫大恩惠,而你们今日又欲剿灭徐家,该如何?”
“噗嗤——”
这等实力,卜家和魔巳宗的人再多、再强,又有何用?
“亦灵大哥!”
然而就在前一刻,他满怀不甘的以为自己就要带和图书着种种遗憾离开人世,可好在于这千钧一发之际,自己寄托着全部希望的亦灵大哥修炼出关了!而且人未至,仅凭这么一个散发着古朴强悍气息的重棍宝器便是秒杀了两名丹融期修士!
然而这也不能怪凌逸,卜家什么时候对徐家出手凌逸无法预知,且徐琦的自主出手也不是凌逸能够左右的事情,总之发生的一切都是冥冥中命运注定了的,谁也没法改变。
幸运的是凌逸在徐伯毅兄弟二人遭受灭杀之前赶到,否则即便他事后自知无法扭转时间也定会心生悔恨,毕竟接不接受徐家老祖的传承和能否覆灭卜家、魔巳宗两方势力其实并无太大的关系。
一个接一个的“该如何”仿佛钟声敲响遍及每一名来犯徐家修士的耳中,震得卜家、魔巳宗众人脑中轰鸣不已,一股冷意瞬间弥漫心头,甚至他们觉得此时若是谁敢道出半句“小子狂妄”之类的话必将眨眼间消失于世,而且渣都不剩!
http://m.hetushu.com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做却还没做,他不想在死前留下遗憾,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徐伯毅要活着!
“陨灵重棍重现于世,迎接它的鲜血却不够浓不够腥,该如何?”
“亦灵哥哥,快救救二哥、三哥!”
徐玥喊出此话时,凌逸那一具雪白的身影已是来到了前者面前,抬手爱怜的帮徐玥擦去脸颊泪水,凌逸予以徐玥一个柔和温馨的微笑,轻轻安慰道:“傻丫头别总哭,哭的难看了没人要,那以后可就真得亦灵哥哥养你了。”
凌逸闻言错愕了一下,随即无奈摇摇头抚了抚徐玥的头发佯装叹息道:“唉,让你这么一个丫头缠上,诚然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呢。”
见此一幕的所有人皆是不免为这漆黑棍状宝器的重量所惊,明眼人都能看出方才这重棍砸飞卜家两名丹融前期客卿的时候有多么凶悍,那样子就像一只奔出牢笼的洪荒古兽残暴蛮横!
一见凌逸漫步临至,早m.hetushu.com已满脸泪痕凄苦痛伤的徐玥如同见了黑夜中的明月娇呼出声,通过前面徐伯毅和徐浩宇两兄弟的自述,徐玥听出了她这二哥、三哥落入卜臆辰手里的缘由,除了对徐伯毅代她受罪的感动外,其实并无对徐浩宇这个三哥的半点怨恨之意,因为她知道从小就无比疼爱她的徐浩宇绝对不会轻易出卖自己,做出此事,完全是为了救他心爱的女人。
再说凌逸,其实他早已把陨灵重诀的功法印决烂熟于心,只不过生来不喜留下隐患的他在徐家家主闭关石屋里多加熟悉了几遍该神通的运用,如若他不耽搁,别说徐伯毅和徐浩宇不用面对方才的性命之危,就连徐琦也不用自爆陨灭了。
“我亦灵生平最恨忘恩负义之人,你卜家当初不过如一只丧家之犬受到徐家收留安能在此城中繁衍生息直至今日,但尔等不仅不知恩图报反而恩将仇报,又该如何?”
“好久没舒展筋骨了,可我一想到你们根本不够我杀的,我不高兴,hetushu.com该如何?”
凌逸轻轻、轻轻地把横在胸前的陨灵重棍竖在身前,虽然凌逸十分小心的把持着陨灵重棍砸地的力度,但这百万斤的重量仍是砰的一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小坑,若不是凌逸以自身力量把着,估计陨灵重棍就直接沉入地下了。
砰!
尽管徐玥心里对徐浩宇把瑶雅看的比自己重有些稍稍吃味,但同样的,她也为自己三哥能找到生命力最珍贵的女人而感到开心,要是时光可以倒流,徐浩宇亲口请求她用她的人去换瑶雅,徐玥坚信自己绝对会满口答应下来!
话毕,凌逸顿了顿,又道:“你们抓了我的兄弟,还想斩杀他们,该如何?”
让凌逸这么一调笑安下心神的徐玥顿时破涕为笑,撅着小嘴不满道:“干嘛,难道亦灵哥哥你忘了前些时日答应玥儿的话了?”
将陨灵重棍立于身前后,凌逸看向以徐玥之容示人的徐伯毅和徐浩宇两人,虽然他不知道眼下这情境是如何形成的,但有一点凌逸十分清楚,那就是http://m.hetushu•com先把二人弄回来,省得待会杀人的时候误伤他们。
终于,卜臆辰身为此次争战的触发者强压下内心对凌逸的惊惧放声回应道:“亦灵!你区区一位窥灵后期修士面对卜家和魔巳宗数位强者居然还敢口出妄言,休要猖狂,马上就送你上路!”说这话时卜臆辰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大吼,好像是想把凌逸那赋予自己的无形压力顶回去,又好像是想把凌逸带给他的窒息之感驱散开。
说完,不等徐玥回应凌逸转身看向卜臆辰为首的卜家、魔巳宗等数千修士淡然问道:“你们惹我这妹妹哭,该如何?”
当徐伯毅亲眼确定了来人后便是忍不住激动的大喊出声,如果能活着的话谁也不想死,况且徐伯毅还答应了徐玥要把她亲手送上花轿,他还有疼爱自己的爷爷、爹、各位叔伯等着他去孝敬,他还要和自己的大哥共同把徐家推上巅峰!
“卜臆辰,给你三息时间把他们放过来,若是等我自己去救,那你们这些人待会死的时候可就不会那么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