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二章 居然不躲

没想到凌逸会如此决绝的史长老面容一怔,继而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你对于权势靠山这些都没兴趣吗?你可知我魔巳宗宗主是何境界,弟子又有几何?这个靠山若是靠上,日后在这附近的地界你便可以横着走!多少附近的散修修魔者想要成为我魔巳宗弟子都要接受重重考验,而我直接承诺给你一个长老的职务,你居然说不怎么样?!”
“魔鸦吞术!”
“你说呢?”
对此卜臆辰心里虽然十分不爽却也知道凭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与史长老对抗,故而唯有暗自把这一份仇恨记在心里,想着日后待他辉煌之时再找史长老讨要回来。
“我觉得不怎么样。”
卜臆辰近乎白痴的问话让凌逸大感好笑,反问一声算是予以回应,悠然自得道。
得到回应,卜臆辰紧紧攥拳,转而扭头看向魔巳宗此行带头者史长老道:“史长老,亦灵这厮实力太强,我卜家之人着实没有能够与之一战的人,还请史长老和图书出手将其拿下,然后再联合你我双方之人把徐家灭掉!”
“去!”
“窥灵期亦或是渡劫期的神通法术?极品灵石?珍稀丹药?”凌逸先是接连数出数种寻常情况下能够收买修士之心的东西,接着不等史长老回应又接着道:“你所说的靠山就是半步渡劫期之境的宗主外加两万弟子?”
见卜臆辰终是把前戏做足,而且不仅没能实现挟持人质达成不战而屈人之兵效果的史长老此时表现十分不耐,冲着卜臆辰冷哼一声,拂了拂袖袍转向凌逸,只留下一个背影给卜臆辰。
凌逸还在急冲过程中,史长老待得魔鸦凝形立即举指朝凌逸一点,神识锁定之下,天空上飞翔的数百只元力魔鸦顿时狂叫不停,裹着魔气铺天盖地的朝凌逸笼罩而去!
沉喝从凌逸口中发出,他似是不想再和史长老继续啰嗦下去,身体离开倚着的陨灵重棍,随即右手一揽将这百万斤重的重棍握在手里,右脚朝地和-图-书面一蹬如同一直离弦之箭冲向史长老,速度之快,肉眼难辨!
卜臆辰心头种种复杂心绪闪过,随即面色沉重的放声让卜家之人安静,接着眉头一皱问向凌逸道:“亦灵,你真的要与我卜家为敌?”
凌逸之所以这么问,卜臆辰自然清楚他是在调笑自己,是在摆明了告诉他,今天你当着我“亦灵”的面带人来找徐家麻烦,所得一切恶果皆是尔等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况且史长老自诩迈入窥灵期圆满之境这么多年也没少遇到过同级对手,而且哪个能修炼到这个境界的修士没有点特殊的强大手段,可彼时遇到的那些还不是一一败在了他的手里?!
史长老与凌逸的目光隔空相对,昂头傲然劝降道:“亦灵是吧?看你年纪轻轻又有如此作为想是天资卓越,虽然老夫不认为自己能够杀了你,但将你击败打成重伤还是不成问题的,现在你若是肯降服于我,我可以事后把你引进入魔巳宗并提升为长和-图-书老之位,届时数之不尽的修真资源供你使用,魔巳宗收集的神通法术也任你修习,你这个提议觉得如何?”
凌逸在史长老言罢的瞬间便是想也不想的回应一声,根本不给史长老留一点缓和的余地,好像史长老提出的种种诱人条件他一个都看不上眼。
见凌逸不躲,史长老权当他这是年轻狂妄无知,不懂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然而有一点要说的是,史长老虽然在凌逸攻来之前完成了法术施展,但这也导致他没有剩下的时间去移动身形进行闪躲,也就是说,假如凌逸不因他的攻击而选择后撤,而是打算与他以伤换伤的话,他肯定也得吃亏。
法令声落,史长老全身魔元力光华升腾四溢直冲云霄,而这些魔元力光华升空后便是迅速分散成数百个小堆凝集在了一处,继而这一团团魔元力漆黑光华又开始扭曲幻化,最终形成一只只与真实乌鸦大小外貌完全相同的魔鸦于天上交错窜飞,且每一只元力魔鸦和*图*书身上都弥漫着阵阵漆黑气雾。
这魔鸦吞术气势凶厉,光是那刺耳的魔鸦狂叫声就忍不住让人一阵惊惧颤栗,然而这等“小法术”对于见惯了真仙仙法的凌逸完全没有生出半点情绪波动,这漫天魔鸦袭来,他直接选择无视,仍旧单手持着陨灵重棍杀向史长老本人。
基于以上种种,见凌逸给脸不要脸,史长老面色一狠也不再多说废话,趁着凌逸冲来的这个空当双手掐诀施起法来。
其实在史长老的想法里,在他施法后凌逸必定会因自己的法术所惧抽身闪躲,这样一来他便不用担心凌逸的攻击打在自己身上,而在神识的锁定下,凌逸也定然难逃他的法术袭杀!
可让史长老没想到的是,凌逸居然不躲!
“给你机会你不要,那便死吧!”
“卜大少爷,现在你觉得要不要把伯毅兄弟和浩宇兄弟给亦某放回来?”
“不够!”
看完卜南闲和卜欣两人的暴毙一幕,史长老要说对凌逸这个劲敌心里没有忌惮之意绝对和*图*书是骗人的,但这也不代表他就怕了凌逸,从凌逸流露出的气息来看他肯定是一名窥灵后期修士无疑,因此哪怕他在宝器、法术方面再怎么强悍也不可能凭此轻易抹平两人一个小境界的差距。
卜欣被自己一击轰成肉沫后,凌逸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是面带微笑的瞧向卜臆辰,似是刚才辣手摧花之人根本就不是他,像一个没事人一样问道。
卜臆辰闻言脸色变了又变,凭凌逸方才灭杀卜南闲时爆发的速度想要把徐伯毅和徐浩宇两人救回去还需要问他的意见?
史长老“井底之蛙”的言论让凌逸非常想笑,史长老怎会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强大靠山在凌逸过去的修道岁月中,别说见识过,灭都不知道灭过多少了!
不过,你送不送回来,命都得留在这里……
趁着我不在就暗中对徐家小辈使毒计玩阴谋,好,你不是喜欢抓人么,我让你怎么抓的就怎么给我老老实实把人送回来!
凌逸言罢,史长老皱眉道:“怎么,这些还不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