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五章 快打断他!

“魔巳宗弟子听令!结阵施法与卜家族人共同重创那厮,休要让其将法术施展出来!”
“爷爷,孙儿有过!”
“卜臆辰,今日别说你爷爷,就是天仙来了你也活不了!”
其实徐睿渊自己有些不愿意承认的是,如果徐伯毅在那之前真把事情告诉自己,那自己肯定会严厉要求族人把徐浩宇看管住,不让他因为一个风尘女子外出涉险,然而假如真那样做的话,徐睿渊也明白这会给徐浩宇带来什么,如此固然能救下他的性命,却是彻底杀死了他的心。
听完凌逸几乎是宣布死刑的话,卜臆辰脸色大变,惊恐道:“亦灵道友,卜家与你无怨无仇,你何必要死死相逼?!要非得说有什么仇恨,那也是亦灵道友你杀了我卜家不少族人,你这还不满足,难道还想灭了我卜家一族吗?!”
“徐浩宇,有关你所犯种种危害家族的举动暂且搁置一边,待今日之事过去再作评判,你先退下吧。m•hetushu.com
徐伯毅跪下后满脸严肃的磕头对徐睿渊认错道,见状随后才走回来的徐浩宇同是来到徐睿渊面前扑通一声跪地,语调中满是悔恨自责之意的说道:“爷爷,孙儿对不起二哥,对不起小妹,更对不起徐家,还请爷爷重罚孙儿,孙儿只求爷爷不要把孙儿赶出徐家。”
面对徐伯毅和徐浩宇这两个宝贝孙子的认错之言,徐睿渊先是把徐伯毅扶了起来,徐伯毅是为了保护徐玥又不让徐浩宇为难才装扮成徐玥的样子入了卜臆辰的圈套,所以严格来讲徐伯毅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唯一一点让徐睿渊不满的便是他没把这件事提前告诉自己,让自己帮忙想办法。
卜臆辰的话入耳,凌逸眉头一挑心里开始活络起来,一个人在最危险的时候想到或者说出的人一定是他最大的倚仗,既然卜臆辰不说“魔巳宗宗主不会放过你”,那就说明这一直神神秘秘不曾现过身的www.hetushu.com卜家老家主有古怪。
“快!快打断他!卜家族人听我号令,速速出手阻止那亦灵施法!王长老,司长老,快让魔巳宗众位同仁一起上,否则我等必亡!”
话音落下,凌逸右手往天空使劲一抛,其手中的陨灵重棍便是顺势直冲天际而去,待得及至距离地面千丈之高处陡然停滞竖立,静静漂浮在空中喷放着一层层漆黑魔光,犹如上古魔神的战棍遗落凡间,流露着慑人心魄的厚重气息。
陨灵重棍升空而立,站在其下方的凌逸在这朦朦漆黑魔光的映衬下显得更为突出,他这银发白袍的一身纯净打扮好似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又好似不为魔气侵蚀的至圣,在他双手掐诀的过程中,高空中的陨灵重棍开始往下徐徐输送出一道婴儿臂粗的漆黑光束,这道光束表面为魔气萦绕不散,像是在给凌逸灌输能量为其提升实力一般!
然而少顷过后人们便是看到这道光束落http://m.hetushu.com在凌逸头顶上时后者体内陡然疯狂往外升腾起魔元力光华来,这些魔元力光华一经凝现便化作一条条灵蛇般的匹练顺着凌逸与陨灵重棍连接的这道漆黑光束盘旋而上,随着凌逸释放魔元力的加持,高空上陨灵重棍绽放的魔光愈发浓郁,将这片天际都染得好似黑夜降临,伸手见不得五指!
感受到死神正在悄然临近,卜臆辰强压下凌逸施法带给他的窒息之感张口暴喝发令道,剩下的那两名魔巳宗长老闻言本能下就想拒绝,然而凌逸扩散的要命威势实在骇人,若不将这一记法术拦下,他们也知道自己这边所有人都无法活着离开此地。
可凌逸对卜臆辰的爷爷好奇归好奇,让他害怕对方显然还是没有那个资本的,别说你爷爷,就是魔郡郡王只身到此我凌逸也照杀不误!
徐伯毅归队,自然免不了以徐真这个大哥为首的几兄弟一阵寒暄,但很快徐家人便在这喜悦气氛中挣脱出来,等待http://m.hetushu•com着徐睿渊对徐浩宇的处置。
徐睿渊没有去扶徐浩宇,这一点徐家众人也都理解,徐浩宇自己也懂,自顾自起身面容愧疚的看了自己爷爷一眼,随即在其冷淡的目光下退到了家族人群的最后方站定,静默不语。
“你爷爷?”
真正的鬼谋枭雄应当处事不惊,无论面对多大的困境都不显分毫慌乱,心境保持平淡是一名修士在修真界里存活下去的必备技能,如果未战先自乱了阵脚,那下场必是失败无疑!
再说放言让徐浩宇归来不再和卜臆辰讨要瑶雅的凌逸,见卜臆辰面带疑惑之色望向自己,单手扛起陨灵重棍在肩上,轻声解释自己言语中的意思道:“亦某说你放了他们两个会让你们死的痛快点,卜臆辰,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卜臆辰见凌逸完全不像是在吓唬自己的样子,恐惧之下连忙后退两步,任由卜家几名强者将自己围在中间朝凌逸吼道:“亦灵,做人不能不留余地,你要是今日敢对我下m•hetushu.com杀手,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更何况卜臆辰面对凌逸是处于夹缝求生的境地,这种情况就更需要冷静思考,找出那万朵乌云中的一丝曙光,然而卜臆辰心性打磨的火候终究还是不够,这也注定了他难以在凌逸手下活命。
徐伯毅闻言赶紧应允一声,快步走到徐睿渊身后的徐家族人中站定,却没有马上去换衣服,毕竟现在事情还没解决完,兴许待会还有需要他出力的地方。
“无冤无仇?你危及亦某的兄弟便是仇,你侮辱亦某兄弟的女人便是怨,还需要我再给你什么理由么?”望着卜臆辰那惊慌的姿态,凌逸不禁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像他种所谓的阴谋家最多也就是在卜家和徐家这种层次称雄,放到大台面上根本连根鸡毛都算不上。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徐睿渊心中虽有不悦却也没任何责怪徐伯毅知而不报的意思,扶起徐伯毅后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小声骂道:“你小子,赶紧去换衣服,穿成这般样子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