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八章 徐家胜了,因为他

而陨灵重棍闪着漆黑色泽的棍身上竟是一滴鲜血也无,好像这些肮脏的鲜血不值得它以沾染作为杀敌的印证,反而杀了这些蝼蚁若是让旁人知晓还会落了它的名声。
眼下虽说三人全部被废去了修为,但魔巳宗长老好歹也是两个人,卜臆辰玩肉搏战也不一定能打过他们,因此面对司长老的呼喝,卜臆辰唯有暗暗将此恨记在心里,堆笑解释道:“两位前辈误会了,晚辈的意思是假若您二老外出时和宗主讲明何时回宗,那么咱们还可以静候宗主带人来救,但若是没有咱们就得想点其他的办法脱身了。”
单手持棍扛在肩膀上,凌逸的身姿没有被这百万斤的重量压弯半分,战斗于电光火石之间解决,待得高空中徐家众人反应过来,徐睿渊一声令下携族人安然落地,随后上前两步走到凌逸面前抱拳微微躬身道:“亦灵小友的大恩大德我徐睿渊无以为报,日后……”
“卜臆辰,你害得我兄弟二人成为废http://www.hetushu•com人,还想在这里与我们两个谋划什么?!难道非得把我二人害死才甘心么!”司长老显然是被凌逸完完全全的打怕了,如今一见卜臆辰露出阴狠的表情,从中看出些许阴谋味道的司长老忙大声喝骂道。
卜臆辰以及两名魔巳宗长老这三个面若死灰的人在徐家人的押持下被关入了徐家一处空房里,徐睿渊还不忘留下八名徐家丹融期分支族人把守,虽然这三人已经被凌逸废了修为,但为了防止有人潜入救人,谨慎起见这一举动倒也算是明智之举。
凌逸留下卜臆辰和那两名魔巳宗长老自有他自己的想法,神识一动于地面上那六千余个尸体里召回魔针,而天空中没有找到目标的大量魔针也随之返回在凌逸身前一阵幻化组合,重新变成了陨灵重棍的光滑铁棍模样。
这个办法必须既能让卜家与魔巳宗依旧以往常的姿态在这片地域发展,又不能暴露二者已成为徐家和_图_书附属势力的身份……
想了想徐家的现状,魔巳宗不灭,卜家老家主又一直未曾现身,所以从实际意义来讲徐家还不算完全安定,不过凌逸也不想出手将这两方势力灭掉,这是他后来考虑到的问题,毕竟这片地域除了徐家、卜家、魔巳宗还有其他数方势力存在,一旦徐家在他的帮助下连灭卜家、魔巳宗两方势力,那必然就会引起其他势力的忌惮和敌视,而他又不能长久在此地呆下去,故而凌逸必须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凌逸把视线放在一动也不敢动的卜臆辰和那两名魔巳宗长老身上,后者三人感应到凌逸的目光皆是不由得打了个机灵,不敢与其对视,生怕下一刻就遭到凌逸的秒杀。
被卜臆辰这么一说,司长老也是考量起众人此时的处境,正如卜臆辰所说,现在若是没有外力来救,他们三人只能任人家宰割,根本没有半点逃生的机会。
原本这次商定事宜徐浩宇是不必参与的,但www.hetushu.com他还是跟着走了进来,原因无他,他要因自己先前的罪过向徐睿渊领罚。
“先把这三个人拿下,然后我们好好商议一下处置卜家与魔巳宗的计划。”凌逸抬手指了指卜臆辰三人,三道魔元力光束接连于其手指中喷出打在三人身上丹田之处,三人闪躲不及原以为自己性命就此陨灭,哪知事后才发现凌逸只是把他们的魔灵涡给打散了。
卜家人死光,卜臆辰心中此刻唯有对凌逸手段狠辣霸道的惊惧之情,他现在只想让凌逸饶他一命,甚至连半点报复的心思都提不起来,这就好比一头大象踩死了一群蚂蚁,最后只剩下两三只蚂蚁侥幸从大象脚趾缝中苟活了下来,而大象脾气似乎不好,随时都可能再次抬脚猛然落下!
可话又说回来,即便魔巳宗宗主带人来救他们又有几分成功的可能呢?史长老的本事有多强司长老两人是清楚的,而且他们的宗主实力也就比史长老强上几分有限,史长老在凌逸和-图-书手中都被秒杀,那宗主来了又能如何呢?
卜臆辰在被连同那两名魔巳宗长老被关入房间后,随着时间流逝其心境也渐渐平静下来,小声问向司长老道:“司长老,您老离开魔巳宗时可否与宗主前辈他讲明何时归宗?”
进入大厅众人落座安定,凌逸身处客座第一个位置上欣然品茶,而陨灵重棍也被他收入了宸苍界里,由于事出紧急,他还没来得及把陨灵重棍以《融宝之术》融进宸苍界本体里。
三人的气氛一下子因为找不到求生的方法而沉闷下来,卜臆辰见二者不搭理自己心里虽怒却也无可奈何,唯有自顾自坐在一边企盼着他的爷爷来救他。
念及这一点,司长老看向卜臆辰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正是因为卜臆辰挑唆他们的宗主要联合对付徐家才致使当下这个情境,如今别说徐家没灭成好处没得到,就连他们自身修炼了两年余年的修为也被人家废掉,以后除了找个凡人城池里苟活下去,他们已是注定无法再度踏上仙和*图*书途。
对卜臆辰恨归恨,司长老二人却并未联合起来把卜臆辰暴揍一顿或是如何,一来他们要动卜臆辰外面那些徐家看守者绝对不会任由他们将其打死,二来三人乃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再说卜臆辰脑子好用,兴许最后有用得到他的地方也说不定。
再说凌逸那边,徐睿渊让人把卜臆辰三人押下去以后便分工让其他族人、客卿该调整的调整,该轮班守卫的轮班守卫,而他则是带着凌逸、徐斌、徐德义等一干徐家主干进入待客大厅落座,商定起后面要进行的事宜。
虽成为一个从此无法修炼的废人对一名修士而言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但像卜臆辰三人这种已然吓破了胆的修士,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徐睿渊闻言脸色一怔,随即朗笑道:“哈哈,是老头子我迂腐了,不知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
“徐爷爷,怎么我闭了一次关您老这对小子的称呼都变了?”徐睿渊感激的话语还没说完,凌逸一边单手虚扶起前者的身体一边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