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四章 玥儿妹妹,怕吗?

卜富皁听完卜臆辰的述说脸上没有半点愠怒或者悲痛之色,好像死的那些不是他的血脉亲人一般,这种姿态,就连凌逸也忍不住暗赞一句:果真是成大事的枭雄!
卜富皁盯着凌逸瞧了一眼,随后便把目光收了回去专注应付起雷劫来,雷柱冲击而落,卜富皁全力将自身丹田魔灵涡里的元力席卷而出加附在身,单掌撑雷,放出自身魔元力光束与那雷柱对峙在一起。
一击斩出,卜富皁也不管这一击是否得手,先一步将其宝贝孙子卜臆辰夹在胳膊里连续几番闪动退到距离此时凌逸和徐玥所处屋顶数百丈远的地方。
卜富皁释放的全力一击与雷柱于半空中产生对碰,这魔元力光弧在与雷柱相遇的瞬间便将其劈开了一条雷光沟壑,一直往雷云漩涡处斩去。
直至第九道雷柱携着毁灭大地之威疯狂冲击而下,早已被耗去七八成元力的卜富皁终是祭出了他的本命宝器,卜富皁的本命宝器外观有些特和-图-书别,通体漆黑,顶端为钩,底部握手处雕刻着一个虎头,似是镰刀,但却十分精致玲珑,凌逸目测仅有半丈大小。
面对最为狂暴的第九道雷柱,卜富皁将体内剩余的魔元力全部打入他这祭出的本命宝器内,得到魔元力的灌输,这镰刀宝器瞬间爆闪出灿然的漆黑魔光,继而卜富皁暴喝一声举镰全力朝落下的雷柱一挥,一道光弧弯曲冲天斩出直奔雷柱劈去!
不论哪个境界的修士渡劫皆会承受九雷轰顶之灾,九雷扛过,从此便会在成仙路上更进一步,同时自身实力也会随之呈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增长。
感受着体内尚未不稳定却充满毁灭力的磅礴力量,卜富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其身形突兀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站在被这一幕所惊住的徐玥身前的凌逸嘴角倏地扯起一抹莫名微笑,在徐玥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下将其一把揽入怀里同样消失在两人先前所站的地方http://m.hetushu.com,等凌逸抱着徐玥在右侧百丈远的一间卜家两层楼阁屋顶站定,卜臆辰的身前也是多出了一个人。
流光四溢,雷电萦绕。
因此从这一点来看,卜富皁,不简单!
终于,面对增加了几倍威能的雷劫,卜富皁不敢再安坐在蒲团上只让体外这层元力保护层予以抵抗,双眼徐徐睁开,卜富皁第一眼便是看到了正站在他对面的凌逸三人,见到自己孙子目光里含着的求救眼神,凌逸居然惊讶的发现卜富皁眼里没有丝毫慌乱之意,反而是出奇的平淡,似乎并不为之所动。
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轰隆隆!
提及自己修为一事,卜臆辰先是脸色一黯,而后指着远处的凌逸怨毒回应道:“爷爷,是他!就是那个叫亦灵的王八蛋把孙儿的灵涡给打散了!还有……还有卜家随孙儿一同攻打徐家的同族族人全部死光了……”
虽然凌逸没有放出神识查探这宝器的品http://www.hetushu.com质,但从其表面流露的浓郁魔雾来看,此宝的等阶绝对不会低于下品玄宝层次,而且极有可能是一件上品玄宝!
这个人便是刚刚渡劫成功的卜富皁,卜富皁一经现身便是手持那镰刀宝器于凌逸之前所站之地悍然斩下,随之一道漆黑光弧挥出,在那片地面上劈出一道深不见底的狰狞沟壑!
玄宝在凡界内本就是属于窥灵期或者渡劫期修士使用的本命宝器,也只有活了数千年的修士才有可能拿出如此珍稀的材料去淬炼,要是放在丹田温养的时间不够长,修士的本命宝器也无法承受高级炼器材料的混入。
一方竭力想要灭杀渡劫之人,一方全心想要顶回雷劫登临新的境界!
“原来如此,好了臆辰,你暂时去找个牢固的地方藏起来,等爷爷杀了他再做后事商议……”
不得不说,卜富皁的思想更加贴合修真界的生存方式,一个人活着,就算其亲人全部死光,那大不了以后多找几个女人www.hetushu.com再重建一个家族便是,可人要是死了,那可就说什么都不可能了。
自己孙子被挟持了还能安坐如山冷静渡劫,对此凌逸觉得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卜富皁的为人和卜臆辰相差不多,皆是那种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卜富皁为人真的足够稳重,他觉得只要自己可以安然把雷劫渡过,卜臆辰获救就不是问题,即便在此期间凌逸把自己的孙子杀了,大不了他为其报仇便是。
“呼——”
上品玄宝,在凌逸眼中或许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在这凡界之中,一名窥灵期圆满修士能够拥有一件上品玄宝已然算是有着莫大机缘了,这件宝器如若不是卜富皁在某处古修士遗迹里获得,凌逸认为其中也一定加入了某种珍稀的炼器材料,否则像这种品阶的宝器起码也得到了渡劫中期左右才能拥有。
卜富皁言罢,卜臆辰重重点了点头,随即快步往卜家宅院隐蔽之地狂奔而去。
魔光电弧劈hetushu•com开雷柱后直冲进高空的雷云漩涡,冲的雷云翻腾滚滚响出愤怒的轰鸣,然而这轰鸣并未持续多久便随着雷云逐渐散开徐徐消失,接着卜富皁四周陡然浮现无数肉眼可见的魔元力以雾气形态往他身体里涌去,少顷过后待得卜富皁把这些魔雾吸食干净,这渡劫之事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只不过卜富皁空有沉稳狠辣的心性,却没有足够的背景和实力供他大展拳脚。
“爷爷!”
自以为成功获救的卜臆辰脸上满是激动之色看着自己爷爷激动喊道,卜富皁将其安放在地面上,稍稍感应了一下卜臆辰的身体状况当即皱起了眉头。“臆辰,你的灵涡……”
卜臆辰离开,卜富皁重新把视线锁定在了凌逸身上,与其对视一瞬,凌逸满脸风轻云淡的表情,低头问向自己怀里的徐玥道:“玥儿妹妹,怕吗?”
相比于徐睿渊灌输给徐家族人的思想,卜富皁教给卜臆辰的处事风格完全相反,那就是一切以自己为主,家族亲人完全可以作为被利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