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七章 卜家全灭!

“浩宇还活着……他还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贱人,被本少爷干的时候别想别的男人知道吗!乖乖侍候好我,也许我会放你一条活路,否则,本少爷回头把你扒光了放在笼子里再扔到大街上,当面让无数男人上你!”
“卜家时运不济,所以注定灭亡,而且灭在我凌逸手里你也不要觉得有多么稀奇,告诉你一件事,我来魔郡,就是为了杀魔郡郡王,我可以跟你保证,当下即便魔郡郡王亲临站在我面前与我一战,最后活下来的也绝对不是他,好了,你可以安心去找你爷爷和几千族人了。”
因此瑶雅的反抗不仅没能起到半点阻碍卜臆辰的作用,反而激起了后者的兽性,张牙舞爪的朝她扑去。
自此,曾经由落魄的卜富皁携着一家老少数百族人来到这城中寻找庇护的卜家一族,在经历一小段时间的辉煌过后,原本能够在此战中联合魔巳宗一举拿下此城过去霸主徐家,http://www•hetushu•com从而扩大自身势力的卜家因为凌逸一己之力彻底灭亡,卜家仅存的,便只有零星几个无关紧要的羸弱族人外加一些普通凡人奴仆了。
凌逸低骂一句,徐玥不明不白,也没多问什么,因为下一刻她便感觉自己身体被魔光笼罩,身体飘然闪动起来。
“卜臆辰,你,你不是人!”
卜臆辰这话说的其实一点底气也没有,他很想相信自己的爷爷只是被凌逸用计谋给暂时支走了,但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萦绕挥之不去,那就是他的爷爷,卜富皁,他从出生到现在最崇拜的人,已经死了!
“就算死,我也绝对不会对不起浩宇!”
凌逸也不着急对卜臆辰出手,先前那重重一摔也没对卜臆辰造成多大的伤害,毕竟身为一个修魔者在炼体方面或许比同阶修妖者要弱很多,可好歹卜臆辰之前也是丹融期修士,经过长年天地元气的滋养,其身体强度已然达到了和*图*书一种堪比钢铁的程度,这点撞击,他还是能够承受的住的。
“卜臆辰!你滚开!别碰我!”
“垃圾就是垃圾。”
待得眼前的景色事物恢复安定,徐玥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卜家宅院内十分普遍的楼阁前,而她也听到了房间里面传出一个女人惊叫害怕的呼喊声。
微风吹过,吹起了卜臆辰略有凌乱的头发,其身体慢慢变冷,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
“徐浩宇?哼,那小子运气好暂时还活着,等着吧,等我爷爷把那个叫亦灵的杂种杀了,我会当着徐浩宇的面好好宠幸你,现在,先让你尝尝本少爷下面的厉害,嘿嘿嘿……”
凌逸对此刻的卜臆辰已然生不出半点嘲讽之意,面无表情的看着后者,凌逸身形闪烁凑到卜臆辰身后,低声在其耳畔道出一句话。
“啊!你个畜生!滚开!”
正当他准备扭过头来,仔细再看一眼这个霸道到宣称堪可灭杀魔郡之王的白袍银发青年时,胸口一道www•hetushu.com魔光穿透冲出,伴着他自己的一道血箭射出老远,最终魔光散,血箭落,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没了支撑下去的力量,徐徐摊到在地,那双睁大的眼睛也无力慢慢合了起来,卜臆辰死。
“哼,一个藕臂千人枕的贱人还摆出如此一副贞洁烈女的姿态,真他妈恶心。”
……
可是,那还可能么?
一阵让徐玥直想作呕的对话结束,在瑶雅一声尖叫声中房间内立即响起乱物落地的响动,徐玥还未说话,凌逸已是挥手打出一道劲气将楼阁房门爆碎,身形如风飘入屋内,徐玥紧跟其后跑到楼阁里,入眼的是已经把衣物扯下大半的卜臆辰以及满脸惊恐的瑶雅。
凌逸闻言嗤笑一声,抬手朝扑在瑶雅身前的卜臆辰虚空一抓,卜臆辰周围一阵魔光凝聚,形成一个和凌逸手型完全相同,体积却是增大了数倍的巨手,这魔元力巨手一经出现便随着凌逸手上动作把卜臆辰整个身体握在其中,接着凌逸把和-图-书手朝窗户一挥,卜臆辰便是被那魔元力漆黑巨手甩出了楼阁。
“你爷爷?他有事先走了,你要是快点兴许待会还能赶得上他。”
知会徐玥一句,凌逸亦步亦趋的徐徐走出房门,来到外面,挡在迅速起身准备开逃的卜臆辰身前,冷声道:“你之前在徐家被我抓住的时候是不是在企盼你爷爷能够渡劫成功,进阶为渡劫期修士而后将这一片所有势力尽皆归于卜家之下?”
“亦灵,我不知道爷爷被你用什么诡计给支开了,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我下杀手,否则我爷爷一定让你尝遍修真界酷刑的滋味,将你抽魂炼魄,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不想绝望,还想活着,他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他还想成为仙人,永生不灭!
凌逸没多看卜臆辰一眼,转身走回房屋,看到瑶雅已经在徐玥的安慰下神色略有好转后,走到两女身前轻道一句“得罪”,转而两手一边拉着一个姑娘,魔元力运气,化作一道冲天魔光冲和_图_书破这楼阁屋顶,化作一道漆黑惊虹向徐家大院疾驰而去。
此时瑶雅一双玉手死死扯着脖领处的衣物躲在床榻角落里,随手将枕头、被褥等所有能拿到的东西朝卜臆辰身上扔,卜臆辰同样没了元力不假,但毕竟他是一个男人,在同等情况下力量就要比瑶雅大上许多。
话音落下,卜臆辰双眼瞪得滚圆,从凌逸这话里他也听出了很多讯息,他很不愿意相信凌逸说的话是真的,但潜意识里,卜臆辰还是相信了!
“哈哈,本少爷是不是人,待会你呻吟的时候就知道了。”
房门的爆响让卜臆辰和瑶雅皆是一惊,然后两人便是看到冲入房间的凌逸和徐玥二人,见到这两个人,瑶雅是陌生,但卜臆辰却是像是见了鬼一般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指着凌逸惊道:“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我爷爷呢?!”
“玥儿妹妹,你先安抚一下瑶雅姑娘的情绪,我去处理垃圾。”
卜富皁若是都杀不了凌逸反遭迫害,卜臆辰就真的要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