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八章 堪破轮回?掌握命运?

凌逸心中苦笑一阵,抱拳向徐家众人道:“来时没想这么多,没有经过府门便直接落入宅院,让各位受惊了,亦灵惭愧。”
“小雅!”
相比于徐真的镇定,这两名仆从一感到身后一阵还带着些许瘆人杀气的轻风吹到脖颈,二人脖子上的根根汗毛顿时因惊悚而立,心慌惊惧之际其中一人忍不住本能下大喊出声。“来人啊!卜家人又来了!”
然而不管是以上哪种情况都不是凌逸需要烦忧的问题,经此一番猜测,他只知道自己将来会对自己的那些女人更好,让她们永远留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即便遇到“寿元将尽”这一最无奈的情况,他也誓要堪破轮回之道,拿捏命运咽喉,让自己所爱之人,无论妻子、爹娘还是兄弟姐妹全部永生不灭!
徐睿渊说完,凌逸刚要回应,却听这几百个赶来护着徐真的徐家强者人群里突然发出一声惊喜呼喊。
有一点是凌逸一直不明白的问题,那就是徐家和-图-书和卜家这些当家人为什么都是只身一人,他们的家眷怎么从未见过?如果说类似于徐睿渊、徐斌、徐德义等这些做爹的,他们要是没有道侣,那其孩子是哪里来的?难道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众人气势汹汹于徐真四周保护站定,这时徐真才是定睛看清来人,如此一眨眼的功夫根本来不及凌逸说半个字,半个字没说出口徐家阵仗就摆成了这样,足以见得徐家这些年来被卜家搞得有多么人心惶惶。
这些凡人活得时间短是不错,可没有哪个成年凡人还会像一个白痴一样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因此这奴仆不知道卜家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从而大喊出“卜家有人来犯”的话也无可厚非。
不用说,见到瑶雅能如此惊喜若狂的人自然是徐家三少爷徐浩宇无疑,原本就稍显清瘦的他在那时卜臆辰告诉他瑶雅被卜家人糟蹋后就更加憔悴了一分,这让徐浩宇看起来有些脆弱hetushu.com不堪,神采全无。
至于这另一方面,就是这奴仆在这危急时刻本能下惊喊出声的话语也是徐真此时想要喊出来的,只不过他身为徐家大少爷,本来历经这么多年磨砺心性就已然到了一个相当稳重的程度,况且也正是因为他是徐家大少爷,所以临危之时他更不能乱,他乱了,徐家也就乱了。
今日一如往常,徐真回身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条因为抢食而撑死的大鱼,其身侧站着两名凡人奴仆,脸色皆是恭敬无比,一人手持鱼瓮准备装那死鱼,另一人手拿一块洁白干净的毛巾,等着徐真擦手,徐真体无灵脉,说起来除了头脑和寿元方面比他这两名奴仆稍有特别外,其实也是一个凡人无异,他能感应出凌逸携两女落足徐家大院之中,其他两名奴仆自然也是感应到了。
这几百道闻声赶来的徐家修炼强者们包括很多凌逸熟悉的人,有徐家现任老家主徐睿渊,还有他目前仅存的m•hetushu.com几个儿子,徐斌、徐德义等,再剩下的也就是徐伯毅几兄弟以及一些徐家分支族人强者与徐家客卿长老。
看清来者居然是他们徐家最大的恩人,徐睿渊当即上前捋了捋下颚白须摆手朗笑道:“哈哈,无妨无妨,你小子别说飞进徐家,就是把徐家拆了我们也不会怪你啊!”
但,堪破轮回,掌握命运,真的做得到吗?
第二,在两家争战之中,为了最大程度上打击彼此家族强者的修道之心,两家皆是很默契的把主意放在了他们各自道侣身上,设计害死。
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凌逸担心问出来可能会因为自己这一时好奇之心引起徐家众人的伤心事,后来他仔细思虑了一番,终于给自己找出几个相对说得过去的答案。
徐家奴仆的惊喊声刚落,徐家宅院霎时热闹了起来,几百道魔光惊虹于徐家楼阁建筑群各处冲天而起,而后又迅猛而落,降临在徐真所处之地各个方向,徐真在徐家的地和图书位不可谓不重要,他死了,徐家日后的商业经营利益也就等于损失了一大半。
这奴仆喊完徐真皱眉瞪了他一眼,这话喊得一点儿水准也没有,卜家之前联合那魔巳宗三千弟子来犯徐家,已是在凌逸手里全部死光,卜臆辰又被废灵涡,一身修为全部消失,眼下卜家除了卜家老家主外哪里还有什么卜家人?
凌逸很快便带着瑶雅和徐玥回到了徐家宅院中,他这一道漆黑魔光惊虹刚一在徐家大院中落下,正在那水池边上喂鱼的徐真立即感应到身后的动静,随即身体紧绷的回过身来,他还以为这是敌人驾临,心惊之余就欲招呼族人来迎敌,毕竟没有朋友来徐家不走正门,而是从天上直接飞入宅院,这样做终究还是太不礼貌了些。
第一,他们的道侣在过去的岁月里由于在境界上难以突破,所以寿元耗尽坐化而终。
只是徐浩宇不知道,如果今天没有凌逸及时阻止了卜臆辰的兽行,恐怕救回来的瑶雅就真要像他之hetushu.com前想象的那样面若死灰了……
不过当下看到瑶雅完整无缺,眼神也没有他想象中那种死寂之色,徐浩宇终是反应过来,当时卜臆辰所言种种完全是为了摧垮他的内心而编造的谎话,念及至此,徐浩宇笑容更甚,心情更加舒畅了几分。
现在的凌逸,还不懂……
第三,这些人对于夫妻感情一事并不是很重视,生孩子只为了延续家族血脉,所以在孩子出生以后便分道扬镳,或者说,是这些他们自己因为对那些女人没有感情,故而遣散这些女人离开了各自家族。
不过瞪归瞪,徐真却没有责怪这两人的意思,一方面徐家所有类似这两名奴仆的普通凡人在之前那一战中全部被下令呆在徐家宅院中躲好,没有命令不准外出一步,故而外面闹得动静再大,这些人也没有一个敢出来看看热闹的,热闹是好看,法术在这些普通凡人眼里也的确很神奇、很是吸引人,但为了满足这一时的好奇心丢了性命,那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