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九章 莫非他是渡劫期修士?

莫非,这个生机气息如此年轻的亦灵会是一位隐藏了自身境界的渡劫期大能?!
望着徐睿渊等一众徐浩宇的长辈脸色浅露僵硬,显然还没能完全认可这么一个风尘女子即将成为徐家三少奶奶的事实,凌逸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不道破,深知徐浩宇和瑶雅二人能在一起不容易的他索性帮忙帮到底,凭自己如今在徐家超然的地位“无意”出言道。
不过话说瑶雅岂是凌逸的对手?凌逸想让他们抱,他们就必须抱,而且抱的时间长短也得听凌逸的话,挣扎一通没能挣扎开,瑶雅索性放弃了抵抗,恰逢此刻徐浩宇也在瑶雅熟悉的体香与温度里坚定了信念,大大方方的把后者拦在怀里,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热量全部灌输给这个从生来到现在吃尽苦头的心上人。
比如……
“徐爷爷哪里的话,晚辈也只是尽自己所能罢了,如今卜家家主以及少家主已然全被晚辈灭杀,卜家亡,徐家今后如不太过张扬,定可安然处于此城之中,坐稳霸主地和-图-书位,为了不让这事情闹得太过宣扬,还请徐爷爷尽快处理一些此城中有关卜家的琐事,晚辈立即动身前往魔巳宗,待将魔巳宗解决完毕我等再叙。”
似是感应到了徐浩宇的感情,瑶雅终是忍不住流露出自己的脆弱一面,把头埋在徐浩宇怀里无声落泪,自打出生到现在,她从未感受过一分一刻的真正关切,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曾经为什么丢了自己,也不愿意回想自己过去的凄惨生活,她只想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能看到他,哪怕不能时常感受他带给她的温度,哪怕他以后很有可能会厌恶她、离弃她……
听得凌逸已经把卜富皁和卜臆辰这一对爷孙俩灭杀,饶是已经猜想到这个结果的徐睿渊以及徐斌等人也是不由得惊了一惊,从凌逸离开徐家到此刻回到这里前后不过过去那么一会儿,卜家家主那可是和徐睿渊一样同为窥灵期圆满的强者,这种厉害人物徐睿渊本人自知都奈何不得,在凌逸手里,竟和-图-书是这么短时间内就给杀了?!
“此事说来还是多亏了你,不然我这个老头子可真成了徐家的罪人喽,哈哈……”徐睿渊又是一阵朗笑,显然卜家数千族人的灭亡让他十分解恨,这么多年来,卜家实在太猖狂了,试问有哪只老虎愿意让一只猫在自己头上撒尿?要不是被拔了牙,徐家早就把卜家这只胆大妄为的猫给一口吞下了!
很简单的想法,却不容置疑,不会改变。
他弃,她死。
听得徐浩宇的惊喜呼喊,站在凌逸身后的瑶雅一双美眸更是异彩涟涟,绕过凌逸那挺拔的身姿看向徐家那一张张她平日里十分想见,却又因自己身份不得而见的徐家长辈,瑶雅既紧张又有些激动,好不容易从人群里找到了正在往外挤的徐浩宇,瑶雅本能下就想扑到她心爱的这个男人怀里大哭一通,可一想到周围还有接下来不好面对的徐家长辈在场,便又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看这一对小情人想抱又不敢抱的模样,凌逸心里把徐浩宇和_图_书鄙视了个十足,丫的,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风尘女子怎么了?既然你敢爱,凭什么不敢把她领进徐家门?你又凭什么不给人家一个名分?
被无形之手强行把徐浩宇、瑶雅二人身体紧贴在一起,身为女儿身的瑶雅当即羞呼一声,双手按在徐浩宇胸膛上就要推开他,瑶雅境界虽低却是不傻,她怎会不明白徐浩宇眼中那无奈的眼神,所以为了不让徐浩宇为难,她不能就这么当着徐家一干长辈的面窝在这个温暖的胸膛里。
是自家老祖的传承所致还是说凌逸先前那句“起码渡劫中期修士出手,我还是能带着玥儿妹妹安然而退的话”不假?!
况且徐睿渊的本意就没打算阻挠徐浩宇和瑶雅的情事,之前脸色不太好看说白了还是有点心结打不开,面子上抹不过去而已,如今有了凌逸这个台阶下,徐睿渊自然就没了芥蒂。
徐浩宇又朝瑶雅喊了一声,不过他此时高兴归高兴,却也没忘记如今的场合,虽然徐睿渊已经答应自己可以带着瑶雅入住和图书徐家,换句话说,就是他可以把瑶雅娶进徐家门,但不管怎么说瑶雅的身份实在是有辱徐家一族威望,这也是他没有当面叫瑶雅“雅儿”,而是叫“小雅”的原因。
“有情人终成眷属,徐爷爷,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次徐家度过危难,又添这么一桩喜事,小子是真心为徐家高兴,这以后徐家定会日益壮大!”
“呀!”
瑶雅和徐浩宇两人正含情脉脉的相望着,身份的顾忌让他们一个很想给予拥抱、一个渴望被拥抱的愿望无法得以实现,正在这时,徐浩宇和瑶雅两人突然感觉自己身后好似生出了一双手,这双手没对他们造成半点伤害,却以一种难以抵抗的力量把二人距离拉近,十几丈的距离很快便被相向拉近到了不足一尺,然而这还不算完,因为那两只“手”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搞定了卜家,凌逸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表明意图,要不是为了让徐浩宇安心,他大可带着瑶雅和徐玥一同火速前往魔巳宗将其解决再归返徐家,如今和*图*书安置好了瑶雅,向来处事不愿意拖拖拉拉的他当即准备动身道。
当下瑶雅刚被从那炼狱般的地方救回来,心神虽得到了徐玥稍许慰藉,但一个女人在最害怕的时候最想得到的是什么?是她所爱男人的拥抱!人家的愿望就只有这一个,你徐浩宇身为一个男人居然都不敢满足?
果不其然,凌逸这话一说完徐睿渊等人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别说凌逸还有徐家老祖的传承法术没传给他们,单是之前凌逸凭一己之力挽救徐家一族命运的举动,便足够他们感激涕零,唯其马首是瞻了,凌逸这一开口,他们还能多说什么?
瑶雅只愿,在徐浩宇还爱她的瞬间里,拼凑出一个属于她的永恒,然后或让这个永恒伴随她和他一直相爱下去,或让这份永恒伴随着她的灵魂离开人世。
凌逸现在很想、非常想过去给徐浩宇屁股上狠狠踹上一脚,转而又一想到自己和徐浩宇身份及实力的差异,因此也就稍稍释然了一些,可这并不影响他可以在暗中做一些小动作。
“小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