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二章 魔巳宗有敌袭

那几个站在一边想要看热闹的魔巳宗弟子一看自家窥灵期长老想杀别人反而直接被生生震死,心中惊惧以极,连忙四散而逃出言求救。
见此人阻拦,凌逸看向他满是温和笑意问道:“不知长老有何吩咐?”从这人窥灵中期的修为来看,凌逸不难猜出此人在魔巳宗的地位,心里把这次外出完全当成游玩散心的他一如往常,带着戏弄之情疑问道。
看着魔巳宗长老眼里流露的恶心神色,凌逸双眼一眯,挑眉问道:“长老,您是不是觉得我身边这姑娘很好看?”
“站住!”
“你这话何意?”为了摆足自己长老的样子,这窥灵中期修士装作不明白凌逸的话,皱眉问道。
被魔巳宗长老一问,凌逸先是看了看前者身上的漆黑道袍,随后笑着解释道:“回禀长老,我不是魔巳宗弟子,自然不必穿这黑不溜秋的道袍。”
这魔巳宗长老见凌逸年轻,对自己又十分恭敬,权当他只是一m.hetushu.com名丹化期晚辈了,根本连放出神识查探其修为的念头都生不出来,因为那样做他觉得就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一想凌逸境界如此之低,他在魔巳宗认识的朋友肯定地位也不高,这魔巳宗长老已然暗暗决定待会把二人骗至自己的住处,而后杀了凌逸,再玩这美人儿。
原地还站着一个人,这人嘴角含笑,似乎先前那记对碰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银发白袍,俊逸清秀,身姿挺拔如山岿然不动,不用说,飞出的那个毫无悬念,是那自寻死路的魔巳宗长老。
心里早已把徐玥干了千百遍的这名魔巳宗长老清了清嗓子,目光灼灼的盯着凌逸问道:“你是魔巳宗的弟子么?为何不穿宗门道袍?”
然而就在闷响发出的那一刻,他们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惊住了,一个个长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凌逸心中冷哼一声,上前两步走到他身前不足三尺处,轻声和图书说道:“我什么意思你很明白,你什么意思我也清楚,只不过你的意思让我觉得很不爽,所以,你要死。”
窥灵中期。
“嗯?你不是魔巳宗弟子,那是宗内何人的朋友?魔巳宗今日有贵客来访不得喧哗,这事你不知道吗?”
说这话的时候凌逸脸上还不忘装出恭敬模样,让一边的徐玥看了忍不住连翻白眼,不过她也喜欢这种耍弄人的事情,因此也没道破凌逸的举动,乖乖站在他身边静观事态发展。
“快来人,有敌袭!”
“哼,本事没有,口气倒不小,你自己找死,到了阎王那里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见状凌逸也没有灭杀这些蝼蚁的欲望,回想起开始遇到的那两名巡山弟子说的话,凌逸虚空一抓抓来一名魔巳宗弟子,笑问道:“这位兄弟,你们宗主在哪?乖乖带路,亦某保你不死。”
“杀人了!”
这被抓的魔巳宗弟子修为不过灵基中期,哪里敢违背凌逸m.hetushu.com的命令,结结巴巴的求饶道:“前辈别杀我,宗主在议事大殿待客,晚辈这就带您去。”说完,这魔巳宗弟子便是颤抖着双腿在前面带起路来。
让这魔巳宗长老绝望的是,凌逸在说完“你要死”三个字后似乎并未有出手的意思,反而像是猜到自己会攻击他一样就那么静静立于原地不躲不闪,嘴角温和的笑意亦是不减分毫。
凌逸朝徐玥眨了眨眼,后者会意跟上,三人一路往山顶之处疾行而去。
一记碰撞结束,一具身体在惨叫中倒飞而出,半空中划过一道血线洒落在地,继而又是一声闷响发出,无他,那倒飞之人落地了。
砰!
刚刚那一招对碰,看似凌逸身体一动没动,但就在那魔巳宗长老一掌拍到凌逸胸前时,还未触及后者白袍,凌逸便是于体内陡然喷涌出一道凌厉霸道的魔元力光华,这一道反击他只用了不到一成力,却是足以将这窥灵中期修士反震致死和图书
“快跑,再不跑就死定了!”
这种层次的修士在凌逸眼里和聚灵期、灵基期的修士差不了多少,无非就是命硬一些罢了。
那魔巳宗长老上前两步来到凌逸和徐玥面前,先是细细打量了一番凌逸这个含着妖异洒然气质的青年,随后瞧向徐玥的时候,却是精光一闪,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淫秽之色。
眼看着自己足够秒杀一切窥灵期境界以下修士的悍然一掌爆闪着漆黑魔光即将打在凌逸胸膛,这魔巳宗长老心中冷哼一声,接着便是毫无顾忌的拍打在凌逸身前。
“长老死了!”
一声闷响发出,周遭有那么几名魔巳宗弟子途径此地看到宗内这名长老正在攻击先前那对追逐嬉闹的俊男靓女,心生疑惑的同时,皆是不禁停住脚步看起热闹来,眼看着魔巳宗长老的残暴一掌印在那银发白袍的青年胸上,几乎所有观战之人都认为凌逸会死,这一结果没有任何人怀疑。
没想到凌逸居然开门见山和自己和*图*书说这事,这魔巳宗长老还以为凌逸是瞧出了自己的身份,故而想要拉近和他的关系献出徐玥,念及此处,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到临头的这位魔巳宗长老还暗道一句:算你小子识相,要不是你自主献出这小美人儿侍候老夫,老夫定然把你人不知鬼不觉的灭杀了。
话音落下,这魔巳宗长老反应也算快,脸色大变之下一掌推向凌逸胸口,由于事出仓皇,这魔巳宗长老也来不及释放太过强悍的魔元力,但饶是如此,他这闪着魔光的一掌也足以将一名丹融期修士当场轰爆!
终于,一位面容阴厉的中年男子突然朝追逐嬉闹的凌逸和徐玥沉喝一声阻拦道,闻言凌逸拉着徐玥停下脚步看向此人,神识隐秘扫探一遭凌逸便是查探出了此人的境界。
……
看到这一幕的魔巳宗弟子还傻愣在一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他们回过神来,看向那躺在地上口鼻喷血、一动不动的宗门长老时,每个人都为此诡异的碰撞感到骇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