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中年修士,五名囚徒

“这不可能,这绝对绝对不可能!算算那凌逸才修道多长时间?!一百多年而已,怎么可能成长至此?!而且凌逸不是魔属性灵脉,他怎么可能来魔郡,那不是找死么?”
即便不能让面前这个渡劫期圆满青年屈服,也必须让他离开,不能与其强来!
“不对,在魔郡之中我肯定没见过他,可我也没去过别的州郡啊!”
他,是凌逸!紫岚州那个出道不久便凭借多属性灵脉统一了仙、魔、妖三脉势力的凌逸!
然而想着想着,这中年修士竟是自顾自得出了一个震惊的答案!
“怎么了?这人我们认识?”
“到底从哪里见过呢?”
凌逸心中低沉嘶吼一声,继而周身气势忍不住的狂烈爆发,堪比玄灵后期的凶悍威压以他为中心陡然扩散,凡是被这股威压笼罩的在场修士无一不感到呼吸困难,那种状态就好似有一只巨手卡住了他们的脖颈,并且不断用力!
其中一位容貌俊美、身穿hetushu.com破烂土黄色道袍的青年自语疑问一声,话毕,其周边其他四个人也是有些不理解的摇摇头,转而五人把头转向四周打量一番,半空中如今只剩下凌逸和徐玥两人,他们自然很容易就吸引了这五人的视线。
完全不属于凡界修炼层次的威压一放,魔巳宗宗主与那中年修士在感受到这股无形威压的瞬间便是丧失了御空能力砰砰两声砸落在地,而那朝凌逸冲来的魔元力光球也在半路上被反弹而回,径直落向魔巳宗那座恢弘的议事大殿。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魔巳宗宗主这一手状似水晶,其中蕴含着恐怖破坏力的魔元力光球就那么直直朝凌逸极速冲来,凌逸越想自己心中猜测的那般可能,身上散发的威势与杀意就越浓,他真的很久都没有这么想发怒了,即便之前遇到过那么多强敌,他也没像现在这样那么想杀人!
“其实……我也觉得那银发白袍hetushu•com的青年有点熟悉。”
在这中年修士起身强自站直身体的时候还不等凌逸有所言,其心中已是闪过万般念头,于渡劫期圆满强者之手,他自问就算加上此时山上所有能动用的修士联合在一起也绝对打不过,既然打不过,他便只能动脑子想办法来个不战而屈人之兵。
魔巳宗宗主与那中年修士被凌逸释放的威压强压落地,好在他二人站得不高,而且修炼了那么多年身体强度也不是很弱,故而为了防止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两人才一落地便挣扎站起,只是从他二人颤抖的双腿不难看出,他们光是站着都无比艰难。
可是一想到自己在紫岚州时收敛的有关凌逸灵脉属性的讯息,这中年修士又忍不住一阵心惊胆战。
场面因凌逸无可匹敌的威压安静下来,被围困在两万修魔者战士中央牢笼里的那几名落魄修士也是感觉出了气氛的异样,他们先是环顾四周一眼,发现这和-图-书些杀了他们无数手下的修魔者战士完全没了那股霸道之意,反而一个个脸色痛苦,双手掐着自己脖子咕隆咕隆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谁都不许有事!”
中年修士不敢对凌逸进行查探,所以只认为光凭威压就能让他这个窥灵中期巅峰修士站都站不稳的后者毅然是一位渡劫期圆满强者,至于凌逸的真实实力已经脱离凡界层次这一点,他根本猜想不到,也不敢往那方面猜想。
两人竭力对抗上从四周无形挤压而来的威压,随即同是面带惊恐之意望向凌逸,那中年修士这才第一次重视起来眼前的这名银发青年,待他看清了凌逸的容貌,越是仔细看就越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们从他身上见过不可能的事情还少么?”
中年修士生怕自己放出神识扫探凌逸气息波动会引来对方不快,所以唯有借助自己“聪明”的头脑去推测,想来想去,他也无法相信凌逸会和_图_书以修仙者亦或者他修妖者的身份来魔郡游荡。
轰!
“那是……”
“也不对,当初我在紫岚州的时候境界最高者也就是集灵城俞家老祖俞傲,那种天地元气匮乏之地怎么可能孕育出一名渡劫期圆满强者!”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去紫岚州,那里的天地元气居然浓郁了那么多,据说好像是那个叫凌逸的小子所……等等!凌逸!”
“魔郡何时出了这么一个惊才艳艳的妖孽,怎么从来没听过,既然连听都没听过,为何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没有被这股蛮横威压影响的只有两个地方,一就是站在凌逸身后的徐玥,另一个便是那两万修魔者战士队伍中央处的那个牢笼!由此可见,凌逸心中虽怒,但却还没干扰到他思考的能力,在战斗中丧失理智几乎和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一半没什么两样,凌逸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自然是不会自乱阵脚。
魔元力光球落在那大殿顶部轰然爆炸,一座大殿在这半http://m.hetushu.com步渡劫期修士的一招法术下碎裂开来,瓦片翻飞,碎石乱溅,这一刹那,原本还充满气势的大殿便成了一片废墟,而且在那大殿门口守卫的两名魔巳宗弟子也在这爆炸下被炸的连渣都不剩,其本命宝器、储物袋一并消失不见。
“好像……好像是……”
“凌逸那厮仙、妖同体,修仙者体质有同时拥有多种属性灵脉,如此说来,其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定是远超一般修士,那他能够修炼到渡劫期圆满也不是不可能!”
“别的州郡……紫岚州……莫非是,紫……岚州?!”
“以前……好像见过他……不可能啊,郡王上次召开高层会议,其麾下的渡劫期圆满强者我都有幸当场见得一面,不记得有过这么一名银发白袍的青年啊……”
五人中一名身材壮硕,浓眉大眼的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心中猜测的吐出两个字来,他的声音似乎天生就无比浑厚,即便只是这么一句低喃,也让其他人听在了耳中。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