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居然敢杀郡王之人?

那是一种蔑视,一种根本不屑与之为敌的神色。
少顷过后,一轮攻击结束,场内两万名修魔者战士再无一人具有生机,俨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而作为这惨烈杀戮的“罪魁祸首”,凌逸仿若帝皇驾临俯瞰着这一切,脸上满是淡然之色,好像当下发生的这一切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二人脸色惶恐惊惧,尤其是魔巳宗宗主,他一张老脸本就皱纹满布,此时因为惊慌的缘故更是满脸皮肉挤到了一起,偶尔还颤动几下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吐。
“陨灵诀,陨灵刺!”
因为这个重棍宝器分解了,分解成一根根流动着森然魔光的魔针,魔针一出,场内杀气也是随之暴涨到了极致!
死神之声入耳,中年修士终是忍不住心中的恐惧一屁股摊到在地,他已无力去反抗什么,也没心思去关心少了的那个人去了哪里,他只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的性命已经不在他自己手里。
这些战和图书士也是够狠,如果不是本能下因为疼痛而发出惨叫,估计他们连这一声“啊”都不会叫出来,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些战士的心性,好像刻意被凌逸照顾的中年修士并无任何魔针袭杀于他,他也是由此有了时间去思虑现在的这一幕。
原来中年修士带领的这些修魔者战士其实都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而是被某种手段打造成了只知道听令杀戮的“傀儡”,望着那漫天魔针钻入在场修魔者眉心后,那些战士便一个个两眼翻白身体倒地暴死,中年修士是真的怕了。
中年修士出乎凌逸所料的是,他并没有说一些“我宁死也不会背叛郡王”“想从我口中得知有关郡王大业的计划,休想!”这种话语,而是仿佛认命般向凌逸低下了头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凌逸见状把体外威压一收,冷声问道:“说吧,方才听我说出身份,你为何一脸认识我的样子?”
中年修士还不想放弃hetushu.com自己活命的可能,依旧摆出魔郡郡王的名号来压凌逸,孰不知他越是提魔郡郡王,他能活下来的希望就越小。
得到凌逸魔元力加持,重棍迅速膨胀变大,在这闪烁着漆黑光泽的重棍表面突兀出现了一丝丝微小缝隙,随后在凌逸神识的操控下这重棍形态又陡然扩大一分,这下在场众人才是真正看出陨灵重棍变“大”的原因!
又或者,瞬杀那么多修士,在凌逸而言与碾死一群蚂蚁毫无差别!
中年修士实在是想不到,当初在紫岚州里小有盛名,却已然不够入他法眼的一个毛头小子如今竟是成长到光是威压就让他生不出反抗之意的巅峰强者!
凌逸没有回答中年修士的惊问,脚下一朵绚丽昙花灿然绽放,而后眨眼间又归于湮灭,凋谢败落,下一刻,中年修士只见在那由偏向于木属性元力凝聚而成的昙花凋谢后,自己身边少了一个人,又多了一个人。
www.hetushu.com次施展陨灵诀,凌逸显然在手法上更加得心应手了一些,瞬息之间法术印决打完,一声法令声落,那漂浮在半空上下争鸣调动不已的魔针便是犹如漫天春雨滴洒而坠,又如一条条长了眼睛的袖珍毒蛇朝地面上每一名活人袭杀而去!
凌逸就那么站在中年修士身侧俯瞰着这个已经被吓趴下的“蝼蚁”,而中年修士也在凌逸眼神中看出后者对他表达的意思。
一百多年修炼成渡劫期圆满境界,中年修士不由得生出一个对他来说十分好笑的想法。
原本中年修士还想着这次啃下紫岚州这块突然硬起来却明显还不够硬的骨头,自己回去定会受到郡王厚赐,虽然事情还没做完,可既然他回到了魔郡,紫岚州留下的那些小尾巴自有他手下去解决,等他到了郡王所在之地,估计紫岚州该死的也都死光了。
“这法术究竟能给人带来多大痛苦?怎么连这些被洗了脑的战士都忍不住痛和-图-书苦嘶吼?”
再有一个猜想就是,这中年修士在紫岚州里得到了有关自己的讯息,凭他在紫岚州打出的威望,眼下危难之际肯定浊殿里大多弟子都会整日把他挂在嘴边,企盼他回去拯救大局,如此这般,这中年修士多次听说他的名字,自然会擒获俘虏后追问有关自己的事情。
“想要我做什么就说吧。”
如此这般,待得无数魔针飞回重新组成陨灵重棍落于凌逸手中,场内唯一还有口气的,便只剩下魔巳宗宗主与那名中年修士了。
凌逸这疑问的答案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有几种猜测,一是仙郡赵家比斗大会一役后那几个逃生返回魔郡的修魔者把自己的事情以及相关讯息告诉了魔郡郡王,而魔郡郡王为了防止自己手下在他手里吃亏,故而将这些讯息告知了这些手下。
“疾!”
然而一切计划,一切美好的愿望都在凌逸手中遭到破坏,完全彻底的破坏!
不给任何人解释求饶的机会,凌逸hetushu•com收回陨灵重棍的瞬间便再度将其抛上头顶高空,陨灵重棍升空后竖在凌逸头顶绽放出冲天魔光,一道漆黑光柱于其底端直通凌逸头顶,与此同时,凌逸体外也散发出无数道魔元力光华,这些魔元力光华一经显现便一股脑顺着那连接凌逸和陨灵重棍的光柱盘旋缠绕而上,一时间陨灵重棍周遭充斥的威能更甚!
“啊!”
好在凌逸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所以很幸运,他暂时死不了,但魔巳宗宗主那老头儿却是要倒霉了。
可这中年修士给出的答案,却是让凌逸有些意想不到。
“你暂时不会死,别怕。”
场中魔巳宗弟子并无许多,因为在那中年修士驾临魔巳宗后,魔巳宗宗主便命令所有宗内弟子自行呆在房间里修炼,不得喧哗聒噪扰乱贵客心情,所以这发出惨叫声的,自然是那些由中年修士带来的魔郡郡王麾下战士!
“我这也算是见证了一个妖孽的诞生吧?!”
“你……你居然敢杀郡王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