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一章 银发浊君,从此战起!

几人见到凌逸,心底那原本绝望的心绪顿时消失无踪,以往于紫岚州里,他们遇到过无数不可能解决问题或者致命的威胁,可只要凌逸在,这些事情往往都会得到奇迹般的解决。
砰!
“好,那一言为定!”
“不必了,你知道的,我都没心思听,报仇,便从你开始。”
瞧着凌逸这残忍的姿态,伊弘、徐玥等人已然预见了那些紫岚州里修魔者的下场,触怒了这个几乎很少发怒,但一发怒便是毁天灭地的暴君,谁能受到了他的报复?
任凭魔极门门主身体难以自制的颤抖,凌逸冷然说出这一席话,而后在前者又是一声悲惨万分的痛吼声中,凌逸将他的心脏生生掏了出来!
毫无悬念,在凌逸抽出拿着心脏的右手后,伴随着那一道血箭喷射在凌逸白袍胸口处,魔极门门主瞪大双眼,怦然倒地,已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刺眼的猩红液体顺着魔极门门主胸口破开的那个血洞流出,和图书随之浸满那上半部分依旧纯白胜雪的袖袍于凌逸臂膀上蔓延开来,往日极度不愿敌人肮脏血液沾染自身的凌逸如今竟是不顾那刺目鲜血浸染道袍,丝毫不用元力阻挡,任由这抹猩红往自己身体衣物上扩散。
凌逸仰头大喊一声,魔极门门主的心脏还在跳动,他抬起那只握着那颗心脏的手,高举过顶猛然一握,霎时血肉横飞,犹如下了一场血雨淋得他那身白袍落下点点猩红。
可问题就是他的性命,紫岚州所有浊殿弟子没有一个人性命不再凌逸手里掌握,要知道,他们的一魂一魄都还在那搜魂令里,只要凌逸念头一动将其魂魄灭掉,他们无论距离凌逸多远都必死无疑!
凌逸顺着徐玥的意思跟她手指勾在一起,定下了这个约定,尽管凌逸知道因为他的出现,徐家难免会出现什么麻烦,但他说担心却也不担心,原因便在于他会催促自己快,快到魔郡郡王还来不及完全重和图书视到他,然后站到他面前与其生死一战!
再说在场唯一一个和凌逸没有那么深厚感情的风然,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而言,他完全可以暂时按捺住自己看到凌逸些许秘密后的震惊之感,等回头再找到一个足够灭杀凌逸的靠山将这些秘密贡献出去,以此换取自己日后的辉煌前程。
伊弘等人许久没见凌逸,很想问问他这段时间的经历,也很想知道他的实力到达了哪种层次,至于有关凌逸这突然冒出来的魔属性元力,他们也是想问,却没有太过好奇,毕竟在紫岚州里他们见多了凌逸有事没事就冒出来一个新属性灵脉,对此凌逸不想说,他们自然也不会逼问,总有一天,等时机到了他们相信凌逸会把这一切告诉他们的。
“听你的!”
不管凌逸这体质是天生还是如何,被那些高层次界面的大能知晓,必定会竭尽全力来抓捕凌逸,然后好好研究一下其中奥秘,试想那些和_图_书检查凌逸身体状况的手段会温柔的了么?
和徐玥约定好,凌逸扭头朝脸上悲伤、愧疚表情未消的伊弘几人劝慰道:“你们几个不用觉得对不起雪儿什么,这件事情怪我,我没想到那魔郡郡王的动作会这般快,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我们赶紧去紫仙山,然后回到紫岚州救人!”
话音落下,魔极门门主脸上连对死亡的无限惊乱之色都来不及升起,一只雪白的手臂便是从他胸口处穿心而过!
“思柔妹妹别担心,乱舞兄弟应该不会那么冲动。”
安稳住心境的凌逸转身看向徐玥,彭雪儿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他现在必须要回紫岚州去解救其他还活着的人,一旦离开,他很怕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徐玥了,一如自己当时离开紫岚州前往仙郡一般。
徐玥从凌逸那双布满担忧的眼神里看出了他要表达的意思,竟是不顾后者身上那刺鼻尚湿的鲜血一把扑到其怀里,一字一句的坚定承诺道。和-图-书
银发浊君,从这一战起,注定要闻名天下!
来时,他们狼狈、绝望,为他人之奴,如待宰的羔羊。
“啊!”
如此一来,凌逸必定会经受千苦百难!
嘀嗒,嘀嗒。
“嗯!玥儿一定会等凌逸哥哥回来的!玥儿要听凌逸哥哥讲以前的故事给我听。”
“我要让你们的鲜血染满这身白袍,然后把这身白袍做成旗帜,见到那所谓的魔郡郡王时亲手将其插在他的眼前,并告诉他,这上面,也会有你的血。”
“一言为定,拉钩!”
受此致命一击,从胸口处传遍全身的剧痛让魔极门门主忍不住痛吼出声,可痛苦虽然痛苦,他此时却不敢动弹一步,因为他现在每动弹一下,心脏位置便会由于自己动作的牵扯产生难以忍受的痛苦。
“亦灵哥哥,你走吧,玥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而且作为真正关心凌逸安危的人之一,伊弘几人都明白假如凌逸这么多属性灵脉集于一体的消息放出去,那对hetushu.com凌逸将会面对的是怎样的后果。
“我要用你们的血,为雪儿妹妹铺出一条路,待日后我实力达至可以接她回家之时,以免她忘了回家的方向!”
“好!”
“我们快走吧,乱舞肯定很担心我,我怕……”
听完徐玥的保证,凌逸心中反而更苦涩了一丝,记得当时,彭雪儿也是信誓旦旦的对他说,会等他回来接她去仙郡游山玩水的。“玥儿妹妹,记住,哥哥叫凌逸,凌厉的凌,飘逸的逸,我知道有很多事情你想知道,但是现在凌逸哥哥真的没有时间解释了,总之你记得,你是我凌逸的妹妹,我不许你离开我,知道么?”
所以,深明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的风然从见到凌逸现身到当下,一句话也没多说过,几乎一直保持沉默,等待凌逸发号施令。
回去,他们充满站意思与希望,因为浊殿真正的主人、他们的兄弟回来了!
“等杀了魔郡郡王,我便将这旗帜烧毁,以祭雪儿妹妹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