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二章 都来齐了么

“嗯,知道了。”徐玥答应一声,便是秀足点地腾空而起,跟着伊弘等人往山下飞去。
……
一时间,魔巳宗乱作一团,每一名魔巳宗弟子、长老在得知山顶可能出事的消息后纷纷簇拥着往山顶快步疾行,成千上万道散布着魔光的惊虹直奔山顶窜动,半个时辰过去,几乎所有魔巳宗弟子都赶到了山顶处。
“是谁?这还用问么?肯定是那个银发白袍的小子!”
“伊弘兄,你先带着他们下山等我,我要解决一些事情。”
但很快因为凌逸上山灭杀那名魔巳宗长老的事情而引发的躁动立即因伊弘等人再度爆发,原本那时凌逸杀了那名意欲对徐玥产生非分之想的魔巳宗长老后,很多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魔巳宗弟子纷纷慌乱四处奔逃,将这消息传达到除了魔巳宗宗主之外所有魔巳宗高层修士的耳朵里。
所有魔巳宗弟子、长老没有一个认为那凄厉的惨叫是从他们宗主口中叫喊出来的,m•hetushu.com毕竟魔巳宗宗主可是仅差半步就登临渡劫期的强者,这种人物,就算凌逸能灭杀窥灵中期修士,也绝对不会是那种强者的敌手。
魔巳宗不论境界高低、实力强弱,所有人都来到了这血流成河的黄土广场上,望着那横七竖八的尸体、被毁成一片的议事大殿,闻着不断往鼻子里窜的血腥味儿,越聚越多的魔巳宗修士全部呆滞在了原地,尤其是随着一个个后来者看到地上躺着的魔巳宗宗主尸身以及胸口有一臂粗血洞的那名贵客大人,一股难言的恐惧感瞬间充斥心头。
一名在魔巳宗内地位还算较高的丹融期圆满修士在中途看到这一幕后,心中霎时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双眼呆滞,望着那遍地尸体喃喃道。
“这个主意不错,国不可一日无君,咱魔巳宗也不能一天没有宗主,毕竟有些决定还是需要一个人拍板叫定的,魔巳宗若是倒了,对谁都不好。”
hetushu.com山一倒,他们除了另寻栖息之地别无他法,做散修太难成长下去,这个道理每一名在宗派家族里呆惯了的修士都明白,重要的是,假如魔巳宗这棵大树一毁,他们这些外来修士即使找到新势力安身,也肯定得不到重视。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在这半个时辰里,先到的魔巳宗修士就那么站在最前面或惊惧、或恐慌、或愤怒、或不解的发怔,后来的则是站在最外围想要往里面探头一看究竟,等他们稍稍腾空看到里面场景后,便和前面那些人一样,发呆发愣,为复杂情绪所挤满大脑。
“报仇?哼,要报你们自己报吧,没看到地上躺着的这两万名修魔者战士么?你们谁觉得论单打独斗能斗得过其中一人?这里死去的每个战士起码都是丹化中期修士,其中有几千名更是丹融期境界,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灭杀这么多人,还把宗主杀了,这般强者,岂是我们所能敌得过的m.hetushu.com?”
徐玥的出现加上伊弘等人囚徒的身份,那些心思活络的魔巳宗弟子急忙往宗内能够下达命令的长老所住之地赶去,他们得把这个讯息传达给魔巳宗高层,商量一下联合往山顶查探状况,万一真出现了什么意外,那魔巳宗可就要完蛋了!
最后一名稍有头脑的魔巳宗修士陈明事情里的要点所在,其他所有听了这话的魔巳宗之人全部沉默了,场面再度陷入死寂,这时,一声不知从何处发出的言语传入场内每一名魔巳宗修士耳中。
又过了一会儿,喧哗声瞬间在人群里爆炸开来,一句句堵在喉咙里久久没能发出的惊喝也是随之响出。
伊弘也能猜到凌逸口中要解决的事情是什么,对此他毫无异议,点头应允道:“好,那你小心。”虽然明知道凭凌逸这一身他完全看不透的境界在这山上不会出现意外,但基于两人之间深厚的感情,伊弘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有的魔巳宗弟子其实和图书也是看到了伊弘等人乃是被今日上山的那位大人禁锢在牢笼里带到宗内,可问题在于当时有两万名杀气凛然的修魔者战士于四周看护,如若不是那位大人有意为之,这些人岂会凭借自己的能力跑出来?
凌逸点头,又看向徐玥道:“玥儿妹妹,你先跟他们下山,凌逸哥哥马上到。”
“都来齐了么……”
“这……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当这些魔巳宗高层知晓此事后,在忌惮凌逸的同时,也开始小心翼翼的联合起来在山上寻找起凌逸和徐玥的行踪,然而搜山搜了那么久他们也没能找到两人的下落,直到山顶发出阵阵凄惨嘶吼,他们才是确定凌逸和徐玥必定是跑到了山顶,遇到了自家宗主与那位带领两万修魔者战士上山的大人。
确定好了接下来的行程,凌逸转头看向伊弘嘱托道。
闻得此言,还不及围堵在这山顶的一万余名魔巳宗弟子仰头寻找声源所在,一根漆黑重棍从天而降,悍然砸在了人和_图_书群中央!
如此这般,有了前面这些思虑,这些魔巳宗门徒尽皆以为凌逸已经死在了山顶,但就在伊弘等人在高空中飞过,一路往山下行去的时候,有一些见到凌逸和徐玥上山的魔巳宗弟子一眼便在人群里看到了徐玥,徐玥都还活着,那凌逸岂会死亡?
“不如这样,宗主既然已死,那我们便定个协议,谁若是杀了那小杂种为宗主报仇,我们便奉其为新的宗主如何?”
“是谁斗胆来魔巳宗撒野,有本事就速速现身!”
在伊弘几人飞往魔巳宗所处山峰底部的过程中,偶尔就那么一些魔巳宗弟子感受到他们体外散发的气息波动不属于魔属性并为此感到好奇,却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发难,毕竟伊弘他们是从山顶飞下来的,这些魔巳宗弟子可不认为凭这些修仙者能够在自家宗主眼皮底下隐藏,且如此安然无恙的惹了事逃跑。
原因无他,照目睹凌逸杀人的那些魔巳宗弟子所言,杀死宗内长老的凶手实在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