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二章 紫岚州之难(七)

彭雪儿,自己爱妻的宝贝徒弟死了!
看着安朝雪憔悴的面容还有那额前因无心打理而垂下的两绺青丝,劳累过度又受了不少暗伤的墨览月躺在床上轻语一句,眼眸里满是对安朝雪的疼惜。
“一旦魂主再也无法拖延那窥灵期圆满魔修,待他休整好自身状态,凭其实力破开这护城阵法是迟早的事,登时数万训练有素,基本修为也是丹化中期以上的修魔者战士蜂拥入城,览月,你觉得我们还能活下去么?”
这窥灵期圆满魔修恢复了一半以上的实力后站在原地自顾自暗爽想象一阵,继而化作一道魔光惊虹直奔集灵城方向飞速赶去,而方才他所念叨的安朝雪,此时正在满面愁容哀伤,端着一碗冒着浓郁草药气味的汤药愣愣出神。
“不过没关系,反正那城内还有几个不错的浊殿高层美人儿……尤其是那个叫安朝雪的异殿副殿主……桀桀,想想那白嫩胜雪的皮肤,下面肯定也很白净,哈哈哈……”
但刚刚升起hetushu.com这个念头,墨览月便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思想,凭他和安朝雪的实力,打不过这些魔郡大军是事实,能在紫岚州隐匿起来不为这些魔郡大军发现也是事实,可是你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么?通过这几日的对战,他也清楚了这股势力来自于哪,其目的又是什么。
“都怪我没用!”
“可那是将来,可那得凌逸还活着!”
紫岚州之乱发生的太过突然,墨览月也曾想过,如果他和安朝雪在把览月宗彻底并入浊殿后,与凌逸坚决表明他二人要四处飘荡游山玩水,哪怕不出紫岚州,也要在这片地域上走个遍,多享受一下两人世界的话,会不会现在就不用那么愁容满布,整日提心吊胆担心外面的魔郡大军攻入城中了。
望着墨览月惨白的面容,安朝雪被他一句话从失神中挣脱出来,强颜欢笑了一下,她舀出一勺汤药送到墨览月嘴边,不知是在安慰墨览月还是在安慰自己道:“人死不能hetushu.com复生,伤悲又有什么用呢……我现在还是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然后一起守住这紫岚州最后一片净土。”
总而言之,彭雪儿在安朝雪心中,是徒弟、是妹妹、是女儿……
“雪儿之死,也是命,虽然为了那窥灵期圆满魔修的一句话就不顾性命跑出阵法之外与其拼命是有些自寻死路,但就算当时雪儿没死,我们,还能守多久?”
“何况也如你所言,即便守得住,难道我们就一辈子呆在城里不出去么?还有那魔君郡王,其自身实力暂且不谈,其手下渡劫期修士该有多少?随便下放一个带头征伐紫岚州的修士就是窥灵期圆满之境,咱们,是人家的对手么?”
就死在这一战之中!
将魂主击退,这窥灵期圆满魔修站在原地喘着粗气,望向魂主抛飞而去的方向愤愤啐了一口唾沫,嘴里阴毒道:“呸!明知道打不过本大人还非得白搭自己的性命,魂飞魄散,哼,本大人看你这次还如何再和*图*书生为人!”
墨览月偏过头没喝这用灵草宝根熬成的汤药,放在床边的手死死攥拳使劲砸了一下床板,愤怒之余似是牵扯到了伤处,接连痛咳几声。
可是!
“说是希望你好起来,一起守住这最后一片净土,其实我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些浊殿之人也不知道被那浊殿殿主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的跟疯狗一样不要命,说起上次那个小美人儿老子就一阵心疼,长得那么俊俏惹人怜爱,不知被老子灭杀前有没有被人玩过。”
“所以,这些都不怪你,也怪不得任何人,只能怪命!”
“览月,不怪你!”
“咳咳咳!”
是啊,如果可以,她愿意用性命去救回彭雪儿,可是她若死了,墨览月怎么办?
彭雪儿之死,他虽然悲痛,却自知远远不如安朝雪那几近心死的地步,彭雪儿自幼便跟在安朝雪身边,其勾火灵脉的弊病一直深为安朝雪所忧,为了彭雪儿,安朝雪可以说是尽心竭力去疼惜她,包括曾经不惜用重赏http://m.hetushu.com悬赏紫岚州修士灭杀夺宝上人抢回净火珠来稳定彭雪儿的灵脉弊病。
更何况,如果没有凌逸,那他的览月宗、他与安朝雪的重逢、昆云宗曾经追杀之仇,这一切的一切谁来助他或者替他完成?如此恩德,即便抛开他二人的忘年交之情不谈,身为一个男子汉,他怎可不知恩图报?
试想等日后魔郡郡王统一凡界,届时必将是修魔者的天下,他们这些修仙者,能立足于何处?
如果可以,安朝雪多想挽回她这个宝贝丫头,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可是安朝雪现在还能分出心思去熬药为墨览月疗伤,也注定她心中这个决定无比矛盾。
见墨览月如此激动,生怕再失去自己一个深爱之人的安朝雪连忙把汤药放在一边,将她那柔软、带着些许凉意的娇躯扑倒在墨览月胸前,眼中泪水终是忍不住开闸大放,低声啜泣道:“生在紫岚州这个曾经天地元气匮乏的地方,不知自己出生在哪,没有背景,我们能如何?实力达至你我这般层次hetushu.com,在紫岚州里已然算是极为不错的了,可是那魔郡之人……岂是我们能挡?”
“七八成的实力也够把那城外阵法破除了,妈的,陪这阴魂拼杀可是废了本大人不少灵石丹药,待会破了那城,非得好好搜刮一阵弥补回来才行!”
“浊殿,听起来规模很大,气势很足,分布的众殿前景也是一片恢弘,而凌逸,凭他那多属性灵脉以及超凡的修炼速度,将来也绝对可以登临众界巅峰!”
“朝雪,又想雪儿了?”
说完这些,这窥灵期圆满魔修翻手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掏出十几块上品灵石疯狂吞吸,少顷过后,这些原本冒着乳白色浓郁灵气的上品灵石从他手中咔嚓咔嚓一阵碎裂,最后化作灰色石粉于其指间顺风飞散,待得灵石全部吸纳完毕,这魔修也是恢复了七八成的元力。
“守住又能如何呢?”
既然身为浊殿异殿殿主,那他墨览月就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要是连他一个分殿殿主都临阵脱逃,那凌逸打下来的这片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