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四章 紫岚州之难(九)

他,身姿挺拔,傲然如山。
眼下为了不让那弥漫着沉重气息的浊殿高层们彻底绝望,墨览月理了理衣着,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浊殿一众高层近前,站在其身后的安朝雪亦是紧随而上,在墨览月先前思考那抉择之时,她何尝不也是把自己放在林晓彤的位置上思绪一番……
墨览月得不到答案,其实不是得不到,而是他不愿意去面对那种情境,因为他明白,到了那个时候,为了所爱之人,他,根本顾不得其他,包括什么狗屁大局。
殿主都没了那超乎同龄人的理智,那他们的决策还会正确么?
那个让他们看到自己未来辉煌成就的人。
他,在面对越令他厌恶的敌人时,他的笑容则越甚!
凭借两人的巨大潜力加上凌逸的大力推荐,木殿与火殿殿徒中无论职位高低,没有人不对这两名殿主暗暗叫一声青年翘楚!不光是这两殿,包裹伊弘主掌的金殿,秦博的水殿,刘策的土殿,思柔http://m.hetushu.com的魔殿,陈枫的妖殿等,皆是如此!
他们在等,他!
“俞傲前辈,放开我!”
这样的人,是一个传说,起码在紫岚州里,他已经成为了传说,那个青年,是他们记忆中永远抹不去的人!
他,嘴角总挂温和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他,是他们的君王!
经此一战,许多他们曾经宗门内的弟子长老全部做了叛徒,进了魔郡修魔者大军的阵营里当奴才,对此这些紫岚州曾经的风云人物即便能阻拦也没动手,一方面这些背叛者与他们这些宗主、门主、阁主曾经都有过美好的回忆和交情,他们下不去手,另一外面,他们在等。
在这种紧要关头,一个细微的错误,便可能导致整个浊殿瞬间葬送,这些保持忠心的浊殿殿徒不怕死,但却怕完全没有意义的死……
其实墨览月不知道的是,浊殿大多数殿徒或许是因为他们各自的年轻殿主足http://m.hetushu.com够让他们崇拜而留下,可这些当初紫岚州各个宗门的掌事人却是因为另一个原因才留下的。
安朝雪的答案,和墨览月一样。
此时城墙高处距离墨览月不远的地方站着几乎是浊殿剩下所有的高层修士,其四周还簇拥着浊殿如今剩下的一些实力较高者殿徒,而那男女呼喝之声正是从木殿殿主玉乱舞以及火殿殿主林晓彤口中喊出来的。
那个他们一直在等待的人。
这些东西,身为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他们自然懂,但他们更加清楚的却是,此时死,尚且有一痛快可言,日后若因今日背叛而死,则必经万般折磨。
于是,这些有着这种独特感觉的浊殿高层们全部留下了,他们也知道,如果这次等不到那个人回来,他们很有可能就会被当前的这些魔郡大军碾压灭杀,背叛,尚有一条活路可求。
不过墨览月却也能够理解,一来二人的心性毕竟还是太过稚嫩hetushu•com,二来试想若是自己的朝雪被敌人捉去,自己难道能安然处之,号令浊殿殿徒予以敌人理智且致命的打击么?
远远看到玉乱舞和林晓彤两人体外绽放各自元力光华,却又被俞傲两只没有杀伤力的烈焰巨手束缚在城墙上的墨览月重重叹息一声,对两人的表现也是颇为失望。
那个让他们忌惮而不敢背叛的人。
所以他们选择了臣服,因为不臣服就是死!
他,叫凌逸。
可是,当他们见到如今金、木、水、火、土、魔六殿殿主中仅剩的两名殿主因为感情之事完全丧失往日平静后,他们心寒了,绝望了。
他,是紫岚州的巅峰,是紫岚州的传奇!
他们没见过他太多的铁血手段,可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预感,那就是一旦成了他的下属,那一辈子都不要去想着背叛,假若背叛,等待他们的将是不死不休的追杀,以及万世痛苦叠加且不可及的噩梦!
浊殿每一名殿徒都坚信,跟着他们各自hetushu.com这些年轻有为的殿主,将来必定可以扬名天下,驰骋众界!
他,一袭白袍,俊逸清秀,洒脱不羁。
玉乱舞和林晓彤历经凌逸离开这几年后的刻苦修炼,两人已是登临丹融前期巅峰之境,这般修为在浊殿之中或许只能算作较强却算不得巅峰,可二人对下属往日的关心以及那份刻苦坚毅的心思早已征服了其殿中所有殿徒的心。
要知道,林晓彤和玉乱舞两个人前者才刚过两百岁,而玉乱舞也只是三百岁出头。
这般年岁同是修炼到了丹融前期之境,其天赋与修道之心的坚定由此可见是多么强大!
这个原因就是,凌逸!
那个人。
那个人说起来,修道时间或许连他们某一次小闭关的时间都不如,但他却以一个后起之秀的姿态横扫整个紫岚州,将仙、魔、妖三脉所有宗门势力统一,并建立浊殿!
起初他在征服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曾想过反抗,想过维护自己前辈留下或者自己辛苦打下的这片江山,但无http://www.hetushu.com奈,那人实在太强了,就像他们现在面对魔郡大军里面那名窥灵期圆满修士一样,实在是有心无力。
等这些背叛者自食恶果,他们下不去手,可不代表那个人下不去手!
但面对敌人的强大以及眼下两人歇斯底里完全失去理智的呐喊,这些浊殿殿徒有些心寒了,如今城墙上所剩修士,每一个都是因为对各自殿主的崇拜以及狂热才选择留下共存亡!
即便伊弘等人被捉,这些浊殿殿徒们依旧不忘他们这几个誓死维护自己荣誉的年轻殿主那无畏的目光,和那为了保护自己殿徒不白白送死,甘愿以身犯险的作为!
来到人群里,墨览月先是分别与得凌逸之恩突破桎梏成功进阶窥灵期的前伏妖宗宗主伏轻以及曾经紫岚州里各大宗门宗主长老点头示意,如今的这些人要么成为浊殿副殿主,要么成了浊殿的长老,面对如今浊殿艰难困境,他们能坚定留下,是墨览月少数欣慰的事情之一。
“别拦着我,我要把刘师兄抢回来!”